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覃芩周景言 > 第342章 想不想让我拐?
覃芩红着眼睛伸,双手捧住他的脸,哽着声音说道,“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双手触及他的脸庞,冰冷的触感瞬间从指尖传递过来,让覃芩更加心疼。这时候的汽车,暖气是不行的,根本抵抗不了严寒,想他是浑身都冻透了。

这两天,天气一直都不好,早就说可能有雪。

工地已经停工,可她明知天气不好,还要固执地等着阳历年开会。若不是她坚持要开完会再走,哪里用得着他冒着大雪回来?

说着眼泪又流下来,她抿了抿唇接着说道,“我突然不想异地了,想马上过去和你团聚。”

“媳妇儿,你太可爱了。”周景言指腹在她脸上蹭了蹭,擦掉她脸上的泪痕,眼底都是笑意道,“任性的时候,也很可爱。”

不过是凌晨出发,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她就心疼成这样?周景言心底暗暗高兴,这次回来真是太值了!

“芩子!”覃老太没进她房间,在客厅喊了一声,“别光顾着说话了,景言肯定没吃饭呢!问问他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覃芩抽了抽鼻子,喊道,“不用了,他想吃我做的饭!我去吧!”

周景言深深吸了口气,一把将女人扯进怀里,抱得紧紧的,“媳妇儿,你真好!”

“快松开,我给你做饭去。”覃芩推开周景言,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伸手去脱他的外套,“穿这个太冷了,快脱下来,我给你拿羽绒服。”

周景言很顺从地让她帮自己脱外套,笑着问道,“哪儿来的羽绒服?”

“托人从外面买的,本想这次过去的时候带给你的!现在派上用场了!”覃芩麻利地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灰色的羽绒服,伸手往他身上套,“别嫌羽绒服不好看,京城的天气比咱们这儿还冷,穿的太少根本不行!”

他就是不喜欢穿厚衣服,她的记忆里大冬天的也就是毛呢大衣。

不过,她往他身上套羽绒服,他倒也没说什么,相反对她这种霸道作风很享受,“嗯,很暖和,很舒服。”

覃芩看着男人微红的脸颊,像是泛起了暖意,忍不住伸手搓了搓,“嗯,现在不冷了。你躺着休息会儿也行,出去看会电视也行,等着我给你做饭去!”

“我陪你做饭去。”男人笑笑,一本正经地说。

“好!”覃芩眉眼弯着,也不跟他客气,吃完饭没什么事儿他也可以休息。

捅开炉子,火苗很快就蹿起来,覃芩也没问他想吃什么,起锅上烧上水,便麻利地和面、揉面,没一会儿便做了些手擀面,切成细细的面条。

水开了,覃芩往锅里打了几个荷包蛋,又加了蔬菜和炖好的肉。

怕他冻着,她特意还切了许多细细碎碎的姜末和葱末用油爆香,吃了好发发汗防止感冒。

喷香的手擀面,看着就很有食欲。

覃芩往外盛了三碗面,周景言拿了个托盘,刚往上面放了两碗,覃老太从外面进来,“别给我端了,我就在这儿吃,他们都等着我打牌呢!”

覃老太的话半真半假,有人等着打牌是真,她并不急着去,可眼下她要是不去,只能留在家里当电灯泡,还是去吧……

覃芩对老娘的心思心知肚明,却也没说什么,让周景言端着托盘去了客厅。

覃芩往脸盆里倒了大半盆温水,朝男人招招手,“过来,洗手了!”

周景言走过来,弯腰把双手浸在水盆里,覃芩也把手浸在水里。

她一只手从一旁拿过香皂,一只手握住周景言的大手,认真在他手上打着香皂。

女人柔滑细白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轻轻揉搓,温度适宜的水一下下撩到他手上,都是温热细腻的触感,让他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轻松愉悦起来。

男人看她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勾起唇角,整个心都跟着暖起来,“媳妇儿,你真好!”

覃芩抬眼看着男人,娇嗔道,“你怎么傻乎乎的?”

不就是帮他洗个手吗?至于美成这样?

“好了,擦擦手吃饭了!”覃芩抓过毛巾,盖在他手上,示意他自己擦。

男人勾着唇角看她,手却一动不动,似是渴求地看着她。

“嘶!”覃芩佯装不耐,“还给你惯出毛病了!”

女人笑着嗔怪,还是帮他把手擦了。

覃芩做的饭,周景言向来很买账。

一大碗用料很足的手擀面被他吃的干干净净,男人心满意足地夸赞,“媳妇儿手艺真好!”

吃完饭不用覃芩说,周景言很自觉地收拾碗筷,覃芩也没拦着。

有些习惯可以惯着,有些习惯还就不能惯着他。

“连着开车累不累?你睡一会儿吧!”覃芩把他自己房间,给他铺好床。

“不累。”周景言坐到床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再说,现在也不是睡觉的时间。”

“那就躺一会儿!”覃芩拍了拍松软厚实的被褥,“躺一会儿解解乏。”

周景言看着覃芩,绕有深意地笑笑,转身脱了外衣和鞋袜躺到床上,随后往里侧挪了挪身子,朝覃芩勾了勾手又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干嘛?”覃芩抿嘴笑着坐到床边,明知故问道,“想让我陪你躺着?”

周景言手臂交叠站在脑后,看着覃芩笑得很开,戏谑道,“怎么倒打一耙?明明是你想让我陪你躺着。”

覃芩“嘶”了一声,朝他胳膊上拍了一下,“怎么不识好人心?我分明是看你累了,想让你休息一会儿!”

周景言突然伸出一直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扯过来。

“唔!”

覃芩没有防备,直直砸过去,一下趴到他胸口。

“还不明显吗?”男人的大手将她摁在自己胸口,在她耳边低语,“一进门就抱着不撒手,刚吃完饭就把我往床上拐……还想跑?”

“谁拐……”

覃芩挣扎着抬眼看向男人,突然说不下去了。

只见男人嘴角绷着,眼底都是笑意,一张禁欲系的脸此刻却欲得明显,像是传播极快的病毒,分分钟将她也感染了。

覃芩咬了咬唇瓣,盯着男人上下滚动的喉结,双手撑着床往上挪了挪身子,突然恶作剧似的舌尖轻轻添了下男人的喉结,娇声道,“那,你想不想让我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