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莫薇季霖骁 > 第两百四十五章 神经病打人
咖啡厅。
风弱弱愤恨盯着贺鼎,咬牙切齿道:“你能把自己的手脚收拾干净,为什么没有把我摘出来?我被发现了,你知道吗?”
“慌什么。”
贺鼎喝了口咖啡,轻描淡写道:“你现在怀着孕,陆衍洲不可能容许别人伤害你,你没什么损失……”
“我没损失?”
风弱弱重重拍了下桌子,气急道:“陆衍洲知道我做了那些事,要不是我怀着孕,他肯定就要跟我离婚了,我有多难才过上现在的生活,你知道吗?”
贺鼎眼里闪过狠辣,他放下杯子,语气阴冷道:“当初要不是我们给陆衍洲换了记忆,你觉得自己能当上陆太太吗?做人要知恩图报,你懂吗?”
风弱弱脸色一僵,愤恼上头,她气急败坏道:“我为你们做了多少事情!我告诉你,设计莫薇和陆衍洲,就是最后一件!你不许再联系我了!否则我就把张淑华还活着的事情说出来,你信不信……”
“不要那么焦躁,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再说了,陆衍洲要跟你离婚,可能也不只是因为这个……”
贺鼎顿了顿,绕有深意笑道:“陆衍洲被设计那晚,没有跟莫薇发生关系,那么强的药力,你就不好奇是谁帮他卸了火?”
风弱弱一愣,直勾勾盯着对方,“什么意思?”
贺鼎冷笑一声,不紧不慢道:“陆衍洲睡了个刚毕业半年的大学生,名字叫张薇,昨天刚从陆氏辞职。这个消息,算是补偿你。”
风弱弱紧紧攥拳,脸上写满了愤怒,她一直防着莫薇,想不到却被别人占了好处!她千辛万苦才坐上了陆太太的位置,别人,凭什么?
她拿起包,愤愤离开。
十分钟后,张淑华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贺鼎重新叫了杯咖啡递给对方,语气恭敬道:“张阿姨,你说的没错,风弱弱现在仗着怀孕,根本就不想配合我们了。”
“我说话糙,你别不爱听。风弱弱那样的人,就得让她随时活在不安稳里,只有她害怕了,才会听我们的话,否则啊,她就要借着陆衍洲的势,来灭了我们。”张淑华喝了口咖啡,眉头皱了下,嫌弃的把咖啡推远,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递给贺鼎。
“放在水里,一会儿就化了,而且没色没味,吃了这颗,风弱弱肚子里的孩子,绝对活不过八个月!”
贺鼎接过药丸,笑的冷酷,“张阿姨说得对。”
出了咖啡厅,风弱弱叫上保镖,堵在了张薇小区门口。
一见人出来,她挥了挥手,咬牙道:“给我狠狠打!”
三个保镖冲上去。
张薇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挨了一下,她惊呆了,一个孕妇无缘无故让人打她!他喵的神经病吗?
她一边跑,一边吼道:“孕妇阿姨,你跟你无冤无仇,你是不是打错人了?”
风弱弱气的血压直往上飙,阿姨?
她挺着孕肚,咬牙切齿道:“刚毕业就这么没脸没皮?抢了我的老公,还敢叫我阿姨?我看你是活腻了!”
保镖听闻,下手越发厉害了。
张薇背上挨了一下,惊慌之下,大声喊道:“警cha叔叔,快救我啊!这里有神经病打人了!”
三个保镖一愣,说到底,他们做的事情,要是被陆总知道也不好……
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张薇不要命的撒欢往前跑。
风弱弱越发气了,恼羞成怒吼道:“别骗了!你们都是猪吗?还不快追!”
听见吼声,张薇跑的越发快!
慌不择路之下,她一时没看见,脚上绊了个石头,像颗球一样……滚远了。
滚着滚着,她遇到了阻碍。
张薇抬头看一眼眼前的姑娘,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美女,就是养眼啊!
她慌忙爬起来,甜甜笑道:“美女姐姐,不好意思撞到你了,要不是后面有神经病追我,我今天一定请你吃肯德基!”
笑容甜甜的女孩子,莫薇情不自禁笑了起来,她掏出纸巾递给对方,温声道:“脸上有泥,擦擦吧。”
话音刚落,便传来风弱弱的吼声。
“莫薇!果然是你!这个张薇,就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你就是想离间我跟陆衍洲的关系!”
莫薇拧眉,语气不耐烦道:“大街上就追着人打,风弱弱,你有一点孕妇的样子吗?我看你跟疯子差不多了。”
张薇躲在保镖后边,低声道:“美女姐姐,她就是个疯子,我好好的走着路,她突然就让人打我,一点解释都不听。”
风弱弱面色狰狞,气急败坏道:“你跟陆衍洲被关在一起的那晚上,你们没发生关系,所以就找了这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对不对?莫薇,你就是想让她取代我,是吗?”
莫薇皱眉,那晚上……那么强的药性……
她看一眼身旁的小姑娘,试探着开口道:“前天晚上,你……有没有奇怪的事情?”
张薇这下明白了,她脸色铁青,用力忍着,才没有当场哭出来,看一眼美女姐姐,她低下头,如实道:“那晚上,我被……强了,我刚拒绝上司的规则被辞退,我好好的走在路上,没想到就被强拽……”
“我知道了,不关你的事。”莫薇抱抱对方以示安慰,她视线看向风弱弱,眸子里染上戾气,“始作俑者是你!要不是你下了那么强的药,陆衍洲不会失态,她花一样的年纪,也不会遭受那样的事情!风弱弱,别以为你怀孕,就能为所欲为!”
被对方的气势一吓,风弱弱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愤怒退去,她逐渐理智,归根究底,还是她惹的祸,要是闹大了,只会让陆衍洲更生气,但要是放任,张薇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她咬咬牙,一字一顿道:“莫薇,你以为你能护住她一辈子吗?用了我的男人,她就得付出代价!”
莫薇眸子里戾气越发重,她语气冰冷道:“我敢保证,只要你今天对她动手,到晚上陆衍洲一定知道!”
风弱弱气的仰倒,她把视线放在张薇身上,咬牙切齿道:“你可千万躲好了!”
说完,她带着人愤愤离开。
人走远了。
莫薇心情复杂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语气里忍不住的心疼,“你叫什么名字?那晚上的事情,你是被牵连的,你想要什么补偿?我可以联系陆衍洲,他不会……”
“美女姐姐,今天谢谢你,我先走啦!”
匆匆说完,张薇大步跑开。
她心乱如麻,原来那晚的男人,是她曾经的大老板,原来是有妇之夫……
看着小姑娘慌乱的步伐,莫薇叹口气。
刀子没割到自己,不会知道疼,怎么选,还得让她自己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