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蛇嫁 > 第225章 不速之客
我差点被活脱脱的给吓死。

背后都出了一身冷汗,哪怕冥渊就在身边,这种现实里的恐怖才是最要命的。

幸好现在是白天,屋子里也很光亮,家里还有黄仙和鬼仙。

“要我去开门吗?”冥渊似乎察觉到我的犹疑,帮我抚了抚背,安抚我问。

我定了定心神,淡定下来之后,“没事,我去开门就行。”

当我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向外面到底是谁按门铃后,愣了一下。

站在外面的并不是什么妖也不是什么仙,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

家里很久没有来过普通人了,我愣了半瞬之后,朝冥渊悄悄地说外面是个人。

可我家里现在也不是立即能让人进来的状态,客厅里还有昨天付佳打回来的动物,就丢在地上。

要是让外面的人进来,估计会立即报警。

我压低声音:“冥渊,你帮帮我把那些动物给暂时隐藏起来。”

“为什么?”他没有立即动手。

还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普通人看到别人家里有动物的尸体,肯定会报警啊!”

我还不想年纪轻轻就进警察局呢!

冥渊:“……”

他倒是没有继续追问,勾了勾手指,地上那些动物尸体就不见了。

我松了口气,凑到他的身边:“别让他看见你。”

冥渊深深地瞥了我一眼,“你让他进来吧,他没有缘,看不到我。”

“童音啊,真是好久不见,还记不记得爷爷了?”打开门后,门外的老大爷朝我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人,门口的老大爷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是我一时想不出来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老爷爷手里还拎着礼物,自来熟地走了进来。

他环视了一圈,并未发现家里有什么异样,将礼物放到桌上:“童音,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忘记了?”

“张爷爷?”我试探性地问。

张爷爷喜笑颜开:“哈哈,小丫头记忆力不错啊,还记得呢。”

我朝冥渊微微颔首,这是我认识的熟人,他不用太担心。

帮张爷爷倒了一杯茶,我也坐了下来:“张爷爷,今天是刮了什么风,把您也给刮来了。”

正如他说的那样,我小的时候张爷爷确实抱过我。

我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快乐的与亲人有关的记忆,都和眼前的老爷爷有关。

但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听说是搬走了,各种说法都有。

张爷爷叹了口气,刚才脸上的笑容消失。

我皱起眉头:“张爷爷,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如果我可以帮上忙的话,我会尽量帮的。”

话音刚落,我就瞧见冥渊别开脸,冷嗤了一声。

“……”如果我没猜测的话,他现在心中肯定在腹诽我。

冥渊以前就说我没有防人之心,我无话可以反驳,但是后来想了想,我确实对人提防心轻了一些。

突然,手上传来了瘙痒的感觉,我呆了几秒,他修长的手指正在挠我的手心。

我抬起头朝他瞪了一眼。

仗着张爷爷看不到他,就趁着这个时候调戏!

冥渊神色如常,并不觉得现在做得有什么不对。

张爷爷:“童音,那边有什么吗?”

我立即意识到自己朝冥渊的方向看的时间有点多,在普通人眼里就像是往空气那边看了很久。

冥渊英眉挑起:“你再朝我这边看,你的这位爷爷就该怀疑你了。”

这怪谁啊?还不是怪他吗?我有些无语,又不能和他吵,不然在张爷爷的视角里便是我在和空气吵架。

怕不是会立即怀疑我得了臆想症。

我连忙换上一幅笑脸:“刚才那边有个飞蛾。”

张爷爷努力朝冥渊那边看过去,但是怎么努力也看不到东西。

肯定,那边在普通人眼里都是空气。

我又急忙解释:“但是刚才已经飞走了!”

冥渊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似乎在问谁是飞蛾。

我心虚地露出一抹讪讪的笑容,幸好张爷爷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童音,我这次来是有件事要麻烦你来着。”

说到这里,张爷爷沉沉地叹了口气,露出一幅为难的神色。

“张爷爷,您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上忙的,不妨直说。”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周边的气息有些冷了下来,果不其然,余光朝冥渊扫了一眼,他脸色又冷了几分。

“我年纪也大了,身边也没什么小辈,说不定哪天就要离开……”

“瞧您说的,我看您现在容光焕发,绝对长命百岁。”我这话可不是溜须拍马,张爷爷气色确实不错。

至少能活个百岁不成问题。

谁知,张爷爷听到这话也没有太过喜悦:“我有个小辈,她爸妈去世的早。我现在有点老年痴呆,以前照顾她还行,现在经常忘事,照顾她就有些吃力了。从血缘上来说,她还算得上是你的表妹,所以我想……”

我立即明白了张爷爷今天来的用意。

无事不登三宝殿,原来是让我照顾人的。

不过,我一直以为我自己没有亲戚了,却没想到还有个表妹。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亲人,纵使是远房亲人也好。

只可惜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人上门。

现在突然凭空出现一个表妹,要说不开心那是假的,但多少还是有点复杂。

冥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淡淡地开口:“如果你不想照顾她,直接拒接就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来看过你,现在凭空让你照顾,如此寡淡的亲情,不要也罢。”

我抿着唇,没有回答。

我是人,而冥渊不是。

所以他不能理解人类对亲情的渴望,也能理解。

见我许久没有回应,张爷爷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苦笑了一声:“我也知道,廖萌雨这几年都没有来探望过你,你也不知道自己有个这样的表妹。要不童音,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每个月固定从我的养老金里给你一部分钱,你就当做是帮帮爷爷,照顾照顾她?”

长辈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哪里还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