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紫若展令轩 > 第160章:她意外死亡了!
所以说,谁说暗道一哥只能舞刀弄枪,或者像电影里那样行侠仗义、儿女情长,游应天就不是这样。

打开那巨大的冰箱,里面的食材几乎够开一个大型的party,游应天熟练的从里面挑出了几样食材,然后又把那个食材宝库的门关上了。

不看别的,就看这个冰箱,如果不打开的话,你说里面放的是酒是饮料什么的,别人一定会信。你要是说里面放的是枪,也有人会信,虽然这不是个放枪的地方。但是你要是说里面放满了新鲜的蔬菜,那估计没人会信,也没人感信。因为无论是从身份地位,还是性格行为来说,游应天都不像是能下厨的人!

请大厨?其实这也是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游应天本来就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人,无论男女,进过他这个房子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大厨什么的,纯粹是想太多!

拿出食材,游应天就开始摆弄那些锅碗瓢盆,一招一式意外地熟练。话说他之所以会做饭,其实也没什么太让人意外的原意。

像他们这种家庭,大都不像普通人家那样,有一个严厉的父亲,外加一个慈爱的母亲!庭院里还养着一只狗什么的!

他的父亲是严厉,可是是那种没有感情的严厉,在他的眼里游应天这个儿子远没有他的事业重要,他只是个继承人而已。要是不需要继承人的话,估计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游应天这个人。

再者,游应天根本就没见到过自己的母亲,只是知道她是个出来混的,然后意外的有了他。所以没什么意外的,生下他之后就拿了不少钱走了,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

游应天小的时候还会问母亲的事,不出意外的都会得到父亲的一顿呵斥!然后他就再也不问这些事!

然后等他长到有能力去自己调查这些事的时候,那个所谓的母亲,其实已经在他心里引不起任何波澜了!包括后来查到的他母亲的身份,以及生死!

是的,她已经死了!在她生下他过后的几年,她意外死亡了!早的时候想知道的一切,现在都知道了,然而此时的心境早已不是从前那样,所以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的,他就接下了这些所谓的事实!

其实算起来,父亲总归对他还是爱护的,要不也不会不告诉他实话!但这少的可怜的爱护,实在是不能弥补一个孩子孤单的心灵和对温暖家庭的向往!

不过总归会习惯的不是么,小孩子的适应能力都是很强的,游应天也不例外!只是每次吃饭都是自己一个人,虽然请的大厨做出的饭菜很美味,可看到空荡荡的房子就失了胃口!

他就这样长到能够自己独立,当然这不是一般人所谓的成年独立,他当时也只是刚过十岁而已。

搬到只属于自己的地方,开始学着自己做饭,特意买了小小的餐桌,虽然那个餐厅看起来那么大!

本来想着学着玩玩也就算了,没想到一做就是这么多年!从最开始的状况百出,做出来的东西自己都看不出本来面目,到勉强能吃却没有味道,一直到现在的色香味俱全,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对于吃饭这个事有这么深的执念!

话说这时在卧房里的柳荷娜,在快被闷死的那一刻,终于是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了一圈,把整个房间扫视了一遍,然后就觉得自己真是想一把火把这个房间给烧了!

看到这儿的一切就恨得牙根痒痒,可是自己还听话的在人家床上躺着是怎么回事?柳荷娜一张小脸皱在一起,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很是无语。纠结了许久,再一次泄气一般的又把自己全部埋进了被子里。

不一会,又探出头来,找到能用的东西把自己全身上下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跟做贼似的溜出了卧室。

跑到客厅,找到自己的手包,然后就再次跟做贼似的原路返回。本来她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响声,只是想着快去快回也没在意。

没想到这回去的时候,就碰到了端着饭菜的游应天。这场面,着实有些搞笑!游应天一顿饭做下来,心情不错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想着叫人吃饭呢,没想到出来就叫见着了柳荷娜跟个粽子似的正想往卧房的方向去。

“看来你休息的不错,换好衣服,出来吃饭!”游应天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来,说完就向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你个混蛋,你在笑我是吧,别想否认,我看到你嘴角都弯了!

的确,游应天是笑了,不过人家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在转身的一刹那,游应天的嘴角终于忍不住勾了起来!

这真的很好笑好不好,不仅是好笑,简直就是刷新了游应天对柳荷娜这个女人的认识!原来觉得这个女的愚蠢没脑子,认为她就是个花瓶,现在才知道这个女人不仅是个花瓶还有点脱线!

不过,他也不是很讨厌就是了!高贵冷艳装什么的他见得多了,这些隐藏在人的表面的光华之后的真实表现,才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柳荷娜在心里把游应天又是骂了个无数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回了卧房,然后利落的锁上了门。

做完这一切之后,柳荷娜才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完全喘匀,她就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什么大错误?她的衣服,她昨天下班直接过来的,没有带换的衣服。昨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就把身上的衣服叠好放在一边打算穿回去再换呢!

这下好了,要再这样出去一次么?这样的话,不就还得让那个家伙再看一次笑话,她才不要!

可是要是不出去的话,那穿什么呀!就在柳荷娜纠结不已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

“干嘛!”柳荷娜问道。这个家伙又想干嘛?

“我是想告诉你,屋子里的桌子上有个盒子你看到没!那里面有干净的衣服!”游应天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柳荷娜走到桌子前面,发现果然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有一套运动装,跟自己家里的一模一样。不过他说是干净的,难道这个就是从自己家拿来的?这个家伙,难道昨晚去她家溜门撬锁去了么!

事实其实跟她想的也差不多,只是这溜门撬锁的人不是游应天,而是他信得过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