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林烟江慕 > 第424章 他不肯见她
简曼吟,“……”
她想让林烟撤回也不行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齐宁就打来了电话。
“你凶晴蓝了呀?”
齐宁说话软软糯糯的,可简曼吟身上每一根筋都绷紧了,“没有,姐,我跟她闹着玩呢。”
“嗯,注意态度哦。”
“明白……”
简曼吟也不敢先挂电话,等齐宁挂断电话后,她才收起手机,皮笑肉不笑地看向林烟。
“告状好玩吗,陆院士?”
简曼吟声音懒散,每个字都像是带着威胁的意味。
林烟却突然觉得没那么可怕了,她点点头,“挺好玩的。你想再试一下吗?”
她打开跟齐宁的聊天界面,又要发消息。
简曼吟眼皮跳了跳,把手机夺过去关了机,“飞机马上起飞了,还是关机吧。”
“起飞稳定了,可以连WiFi。”林烟道。
闻言,简曼吟睨着她,翻了个白眼。
感情是个白切黑。
她还以为是一朵白莲花呢。
……
第二天到的时候,本该是晚上,但因为有时差,落地时还是白天。
林烟下机后,跟着简曼吟往外走时,总觉得后面有人盯着她。可她连续往后看了好几次,也没见到可疑的人。
“你脖子抽筋了?”
简曼吟打了个哈欠,瞥着她道。
林烟如实道:“不知道是不是在飞机上没睡好,下机后,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
但是她带着两个贴身保镖,他们都没说什么,应该只是她的错觉吧?
简曼吟有些诧异地望着她,“人那么傻,感知还挺敏锐。”
她记得之前新闻报道,陆晴蓝在机场弄出的笑话,错把便衣当做变-tai跟踪狂。
现在,她竟然又发现了有人跟着。
林烟,“……”
一时分不清这是夸她,还是在骂她。
“华夏安排了人暗中保护你,不过他们在华夏无往不利,在这里难免吃瘪。像他们这种特殊身份,在国外都要申报,未申报被发现是要被抓的。”
“不过矛盾点是,他们防备的除了各地方势力,也包括其他国家势力,又怎么可能主动申报呢?”
简曼吟说到这儿,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林烟等着她继续往下说,结果却没有下面了。
“你这就说完了?”林烟疑惑道。
闻言,简曼吟停下,同样疑惑,“你不会傻到这还没听懂吧?”
见她人身攻击,林烟拿出手机,开机就要去找齐宁。
“不至于。”
简曼吟手覆盖在她手机上,在她抬头看过来时,她憋屈为她解释道:“在华夏,他们虽是暗中保护你,可就算跟紧点也无所谓。”
“但在这里,他们要隐瞒身份,没办法再跟得那么紧。再加上你身份特殊,各方势力一早就盯着你。”
“华夏那些人离得远一些,而各方势力则趁此机会,近身跟踪观察。所以你这次才会有强烈的被偷窥感。”
听简曼吟说完,林烟一阵头皮发麻,“这次?”
那也就说,平时也有各方势力盯着她?
林烟潜台词没说出来,不过简曼吟明白。
“嗯哼。”简曼吟故意吓唬她,“所以跟紧我,要是被人带走,我可不管。”
“你不管我,我就找我嫂子。”
“……没意思。”
简曼吟通知了人过来接,林烟跟她上车,一路坐车到了一个私人庄园。
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的老管家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优雅的老绅士。
“简小姐,陆小姐,请,已经为您二位准备好房间和食物了。”
简曼吟懒散地点点头,抬腿准备进去,走了几步,发现后面没人跟上。
她停下脚步,迟疑地看向林烟。
林烟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摸了摸头发。
“池栾那么洁癖,我都没换洗,就这么见他不合适。”
以前觉得无所谓,可一旦发现对他的感情,这些小细节便不由得在意起来。
简曼吟上下打量着她,走到她跟前道:“就算你换洗干净了,也没用。”
“什么意思?”
“池栾平时待在这儿,但他不想见你,有意躲着你,你现在在这儿可见不到他。”
林烟听到这话,心中有些失落。
她犹豫了下,拿出手机给池栾打电话。
她已经过来了,他应该不至于不被见她吧?
这次池栾倒是接了,声音略有些低沉,“不是说了别打电话了?”
“我刚下飞机没多久,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算上他“出差”的几天,再加上他们分开这几天,只有一个多星期。
可这已经是林烟跟池栾这一年多以来,分开时间最久的一次了。
她很想他,说话时也有些迫切。
池栾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过了一会儿才道:“你来找我也没用,我想过了,我们不合适。我不会见你的,你回去吧。”
“你觉得我们不合适,我可以改……嘟嘟嘟。”
林烟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她再给他打过去电话,他没接,只是发过来一条消息。
池栾:觉得江慕烦吗?我希望你不要变得跟他一样。分手了就不要再纠缠。
“江慕?你跟他还谈过吗?怎么没听说过?”
林烟看到池栾发过来的消息,正有些难过和不知所措,旁边突然伸过来一个脑袋,吓了她一跳。
“你胆子未免太小了些,这都能被吓到。”简曼吟嫌弃道。
“我跟江慕没谈过,池栾说的是他纠缠林烟很烦,不是纠缠我。”林烟不想再跟江慕扯上任何关系,闷闷地解释了一句。
简曼吟倒是不在意这些,只随意嗯了一声。
林烟拿着手机,看着池栾发的消息,蔫头耷脑,有些不知所措。
她没追过人。
池栾不肯见她,她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她以为他不会拒绝见她的。
“你倒是进行下一步啊。”
简曼吟特意跟她过来可不是好心,只是为了看池栾的热闹。见林烟半天没动静,她有些不耐烦了。
林烟憋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下一步该干什么?他不见我。”
她来的时候雄心壮志,这会儿还没开始,就已经是茫然无措的状态。
简曼吟就没见过这么愚钝的人,都不想管她。
可不管她,又看不成池栾的热闹。
简曼吟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跟我过来。”
“嗯。”
片刻后,林烟看着镜子里眼睛红肿面色苍白的自己,有些懵。
不过她都没来得及问,这是在干什么,就被简曼吟拉到了庄园门口。
老管家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简曼吟让林烟蹲在地上,准备给她拍照。但拍照前,她又特意回头看了眼老管家。
“刘伯,想让你的小主人高兴,你就不要多管闲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