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阮时笙穆远霆 > 第585章 我要去找穆远霆
穆少笙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抱着膝盖蜷缩在花园亭子旁边的身影,眼睛都已经哭的红肿了,看起来委屈的很。
她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
阮时笙的身体情况虽然一直都在进补,穆少笙也用了很多方子让她保持身体和生理上的健康,避免副作用加快。
可……
阮时笙的身体还是跟蔫儿了的皮球一样。
逐渐败坏。
在她留在这里的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阮时笙的肚子已经明显出现了隆起,可身边却还是没有穆远霆。
她也留意过他。
但是穆远霆在网上的消息很少很少。
直到月底的时候,她原本是在房间里休息,可佣人不知道碰到了那块的遥控器开关,电视机就这么打开了。
屏幕上面播放的,竟然是穆远霆的婚讯。
穆远霆的婚讯。
婚讯。
他之前不是都已经和厉司凝举行了婚礼,为什么现在又传出来了婚讯。
他要干什么?
阮时笙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穆远霆为什么要重新举办婚礼,于是就主动拿出手机搜索了关于他和厉司凝的词条。
里面赫然出现的,就是穆远霆和厉司凝的结婚照。
她的瞳孔瞬间紧缩。
穆少笙推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眼前播放着的新闻,直接就把电视的线路拔了,“谁让打开电视机的?!”
顿了顿,“笙笙,你别看这些有的没的。”
说完,直接凑了过去。
“今天阮斐斐回来,她特地送了礼物给你,说是晚点过来,你要不要收拾打扮一下,好迎接她?”
迎接?
阮时笙抬眸,好半晌之后还是没问出来。
关于穆远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三个字已经消失在了她的生活里,周围的人也都不再提起。
他有自己的生活,可她却还是一直沉浸在过去。
呵。
“我有点累,想休息了。”
她放下手机后,直接就躺回到了床上,也不说话。
穆少笙很担心。
可……
阮时笙却看起来跟个没事人一样,但是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用被子挡着自己的脸,无声的颤动了肩膀。
彻夜难眠。
这天晚上,阮时笙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看到了十分华丽的城堡,她穿着公主裙从推开门进去,司徒瑾安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面前,笑着抱她,“笙笙,到妈妈这里来。”
“妈妈!”
阮时笙激动不已,直接就跑了过去。
可……
在司徒瑾安的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礼服。
手里的刀子,直接捅在了司徒瑾安的身上。
“妈!”
阮时笙的瞳孔紧缩,直接把司徒瑾安抱到了自己的怀里,一直很努力想看清楚眼前这个穿黑色礼服的男人是谁。
可,还是看不清楚。
等到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她浑身都是冷汗。
“不要!”
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变得模糊了起来,她好想回到了司徒家,回到了之前一直生活的远洲城,
“我……”
她的呼吸紧绷,本能俯身下床。
可推开门看到的门口,却时之前她去过的司徒家后面的荒山。
“你来了。”
女人的声音绵长而悠远,阮时笙瞬间就看清楚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好久不见的美杜莎,她进了她的梦!
“你……”
阮时笙放在身侧的指节都紧握成拳了,“你害我!”
“没有啊。”
美杜莎笑了笑,抬起手就抵在了她的额头,“我只是出现在你的梦里,想让你看一些东西而已,应该是你想要看到的。”
阮时笙躲闪不及,额头就闪过了一道光。
然后……
眼前的视线风云变幻,直接出现在了穆远霆的城堡里。
周围都是白色的花朵。
穆远霆和厉司凝一起走过红毯,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而下面人群中出现的,除了平常看到的人之外,还有顾司晟。
她的瞳孔瞬间紧缩,踉跄后退。
“这是什么?”
“计中计。”
美杜莎的声音平缓的很,“穆远霆之所以要和厉司凝重新举办婚礼,是因为这场婚礼下,是穆远霆最后的赌注。”
赌注。
阮时笙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眸,“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看到了吗?”
美杜莎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话都没说完,眼前的婚礼突然就被鲜血沾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慌乱了起来。
人们到处逃窜。
而穆远霆却只是站在人群中央,朝着顾司晟看了过去。
之后……
巨大的爆炸声,带着热浪撞到了阮时笙的脸上。
“不要!”
她的瞳孔瞬间紧缩,抱着自己的脑袋想要冲过去,可周围的一切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她的呼吸紧促,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啧。”
美杜莎笑了,“你看起来好像很害怕。”
“我……”
阮时笙愕然抬起眼眸看着眼前的美杜莎,“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发生爆炸?是不是顾司晟的人找到他了?”
“呵。”
美杜莎摇了摇头,“果然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彻头彻尾的傻子啊。”
“那是炸药。”
“炸药……”
阮时笙摇头,“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炸药……”
“当然是为了你。”
美杜莎的声音都认真了不少,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他已经知道了你的另有苦衷,所以他为了你,专门设计了这次的婚礼,顾司晟也收到了请帖,穆远霆做了最坏的打算,在城堡埋了一百三十六处炸药,如果不能当场弄死顾司晟,他就会和顾司晟的人一起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阮时笙的瞳孔瞬间紧缩,“不是这样的……”
“是不是,你都已经看到了。”
美杜莎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语调四平八稳,“阮时笙,我在世的时候,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讨厌我吗?”
“因为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一个人的弱点。”
她笑了笑,脸庞的笑容都多了几分妖冶,“贪婪的渴望是人的本性,就算你是我遇到过的渴望最低的人,可还是有你在意的东西。”
阮时笙瞬间跌坐在原地。
“不是这样的……”
她主动皱了皱眉,说话的声音都是明显慌乱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以为你让我看到这些,我就会难受了吗?”
“不。”
美杜莎摇摇头,俯身凑到了她的身边,“这是你的能力,我只是提前告诉你,至于怎么做,如何做,这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
“毕竟啊……”
她的声音都婉转了两个调,“穆远霆一直在为你牺牲,一次又一次,可每次你都是选择了逃避,而这一次,所有的一切也就应该结束了。”
应该结束了。
阮时笙的瞳孔紧缩,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部都消失。
直到……
周围陷入了虚无。
“不要!”
她几乎是在噩梦中惊醒,惊醒的瞬间她本能的抓住了身侧人的手,可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脸紧张的阮斐斐,“笙笙,你做噩梦了?”
梦。
阮时笙下意识看了眼周围,是穆少笙的别墅。
只是梦吗?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掐了掐自己的手臂。
很疼。
“是梦……”
阮时笙有些庆幸自己看到的只是梦,可美杜莎的声音却还是那样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耳朵里,还有她早上看到的穆远霆说要结婚的消息。
结婚。
“斐斐。”
阮时笙的呼吸瞬间就紧促了起来,“我要去找穆远霆。”
那一瞬间,阮斐斐愣住了。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