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温娴霍止寒 > 第730章 需要看病的人是他
京都大学和江州医科大合作学术交流,每几年都会交换一批教师,今年季白也在其中,当然,这肯定是他自己申请的,申请的原因么……
“季老师说他是为了温氏新品牌,但谁知知道呢?”
温娴朝着蒋楠楠眨了眨眼,“你觉得呢?”
蒋楠楠嘴角抽搐,“我真是不明白,季老师真的会看上楚湘那个小魔女。”
“阿湘挺好的啊。”
“不是针对她这个人,是她的身份,跟她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
温娴倒是不怎么担心,“放心吧,要真在一起了,阿湘的性格不会让季老师有什么事的,总有解决的办法。”
“但愿哦。”
“嘘,”温娴忽然压低了声音,“北北睡着了。”
聊着天,小北北便窝在温娴温暖的怀里呼呼大睡了。
蒋楠楠想去逗一下她,被温娴不留情的拍开了手,“别闹。”
蒋楠楠揉揉手,还委屈起来了,“我不是你的宝贝了么?”
温娴嫌弃不已,“快一百斤的宝贝,赶紧收拾一下换身衣服,跟我出门了。”
“去哪儿啊?”
“江州大学。”
时至下午。
温娴把车停在了学校路边,林荫遮蔽。
“楠楠姐。”
一道男声从远处传来。
温娴一抬头,便看到上次在国展中心遇到的那个医学生,手里拿着两件白大褂,正朝着她们俩热情的挥手。
男生叫王瑞,是江州大学医学院的学生。
“待会儿你们穿上白大褂,夹上我们学院的院徽就行了,我试过了,进门不看别的,这么就能进去。”
“谢谢你啊同学。”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我还有点事。”
“嗯,你去忙吧,回头我们再联系你把衣服还给你。”
温娴和蒋楠楠套上了白大褂。
温娴不解,“他这么急着要去办什么事啊?待会儿讲座他不来了么?”
“不来,人家要去看美女。”
“什么美女?”
“听说是他们学校的女神级老师,今天公开课,好多人都去了。”
“是吗?女神?”
“待会儿我们要是结束的早,也去看看吧。”
蒋楠楠一副好奇不已的样子,“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大学里面的女神究竟有多神。”
这次塞琳在江州大学开的座谈会是针对医学院的学生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女神也在开公开课的缘故,来这场座谈会的学生并没有温娴预料的那么多。
温娴和蒋楠楠进来的时候,座谈会已经开始了一个小时了,就快结束。
“我们直接去后台。”
“嗯。”
听着台上雷鸣般的掌声,温娴知道应该是结束了。
远远的看到塞琳医生被身边的工作人员簇拥着朝着后台走来,温娴忙迎着上前,
“塞琳医生。”
塞琳医生扶了一下眼镜,“你是……”
“我们见过。”
温娴立马解释,“在江州的西郊。”
塞琳立马想了起来,“哦,你是楚先生的朋友。”
说完这话,塞琳不解的打量着她的穿着,“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穿成这样?”
温娴无奈的笑了笑,“想见您一面确实不容易,只能这样了。”
“塞琳老师,我们下午还有行程。”
身后的助理提醒道。
温娴心里一紧,“塞琳医生,我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你。”
塞琳温和的笑着,“没关系,喝杯咖啡的时间还是有的。”
说着,她便主动邀请温娴跟她一块儿去喝一杯咖啡。
江州大学学校里就有咖啡馆。
“我叫温娴,这是我的名片。”
温娴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
塞琳却笑了笑,“做生意的才互换名片,温小姐是要跟我谈生意么?”
温娴微微一怔,忙收回了名片,“抱歉。”
“塞琳医生,其实这次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西郊那次也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四年前,在M国,当时你也是在开座谈会,当时我跟我一位当医生的朋友一起去的。”
“是嘛?异国他乡。”
“是,不过您应该不记得了。”
温娴看着时间,知道不好打扰对方太久,“我找您是想问您一件事,那天在西郊,您是去做什么的。”
“是楚先生邀请我,去参观他的庄园。”
“那座庄园好多年都荒废着没人打理,现在看起来也是荒芜一片,勉强住着人,实在是没什么可参观的,塞琳医生,这个理由很难让我相信。”
“那温小姐觉得我是去做什么的?”
“您是医生,医生出现的地方,除了她私人生活之外,那就应该是病人在的地方。”
温娴说的直接,她并不想和塞琳兜圈子。
塞琳扶了一下眼镜,面不改色,“既然温小姐都知道了,还来询问我什么?”
“你只是想跟你确认,你的意思是……”
“我那天确实是去做一个小手术的,既然你知道了,那我觉得也没什么可瞒着的,你跟楚先生是朋友,我想你知道也能帮我劝劝他。”
温娴微微一愣,直觉告诉她塞琳说的事情可自己认为的似乎不是一件事。
塞琳说,“楚先生的身体需要好好静养,否则的话,再好的医生也没办法一直跟在他身边给他治疗。”
“您是……去给楚睿看病的?”
“温小姐问的不是这个?”
面对塞琳疑惑的神色,温娴心里五味杂陈,“楚睿他怎么了?”
“他的身上有严重的烧伤,虽然面积不大,但是皮肤组织损伤严重,必须要进行植皮手术才能恢复,这一年里也断断续续的做了几次手术了,效果都还可以,但是他休息不够所以……”
“温小姐,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还请你帮我劝劝他。”
“温小姐?”
塞琳医生叫了好几遍,温娴才回过神,“我劝劝他的。”
赛琳看了一眼时间,“我还要赶飞机,得先走了。”
“嗯,好,耽误您这么久,不好意思。”
“没关系。”
目送塞琳走了以后,温娴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
塞琳居然是去给楚睿看病的,所以那天在西郊真的没有别的人了么?
还是说,私下帮自己的那个神秘人,其实就是楚睿,是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