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佬的冲喜新娘 > 第672章 一脱成名
等喝完汤后,夏安心跟他谈起夙苓阁的事情,毕竟这个时候,唯一能帮助米洛的也只有慕北宸了。
“放心吧,我会让云项城着手处理这件事,五大长老一定能平安度过这一劫。”
“老公,你真好!”
夏安心抱着他的脖子撒娇,转头在他脸上啄了口。
“就这样?”慕北宸显然不满足,狭眸微眯时,俊脸更靠近几分。
夏安心的身体下意识后仰,咬了咬唇看他,“要不然你...你你你...你想怎样?”
慕北宸继续靠近,夏安心继续后退,就这样双手支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好久没亲密了,我想....”
“不可以!”
不等他说完,夏安心双手抱胸,赶紧打断他接下来的话。
“为什么不可以,今天一过,你就三个月了!”男人抓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滚烫的心口上,眼底闪烁着炙热的火光。
刚他在办公室处理事情,肖炎突然给他发了一段视频,他虽然及时删除,却还是不经意间看到了画面。
本就禁欲了三个月,这一瞟浑身泻火乱窜,他压抑不住,这才放下手头的工作赶来找夏安心。
此番看到她双颊泛红,咬唇胆怯的样子,他满身更是难受。
夏安心感觉手心都要烧起来了,她挣扎着就要收回来,却不想被男人按得更用力。
“我吃饱了,要回实验室继续做实验。”紧张得太狠了,连声音都在发抖。
可她挣脱不开男人的手,他此刻发狠的用力,像是要将她揉入骨子里。
“已经太晚了,洗洗该睡觉了,明天在忙。”
男人说完,一把将她扯入了怀里,声音低沉又撩,“等会一起洗...鸳鸯浴。”
“不,不要,我不要!”
夏安心果断拒绝。
这个男人现在很危险,她必须远离他,否则今晚别想睡好觉。
“心儿...”
或许是她抗拒得狠了,慕北宸的声音又哑又委屈。
夏安心看他这般可怜的样子,有些心软。
其实仔细想想,从自己怀孕至今,都是慕北宸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自己,因为她身体缘故,他从不舍得让她受累分毫。
慕北宸正值年轻气壮,加上又是个正常的男人,让他隐忍了这么久,也确实难为了他。
可..她现在怀孕在身,就怕两人在一起时会伤到孩子。
毕竟,慕北宸的体力很好,那不是一次两次就能结束的。
看她这般不情愿,男人眼底涌过一缕黯淡,幽幽叹了一口气后将她放开,“罢了罢了,我去冲个冷水澡!”
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夏安心看他失落的样子,微弓的脊背,心里有丝丝不忍。
她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忙声喊住了他,“老公,你过来抱抱我嘛!”
一声老公,让男人的心彻底沦陷了,原本满心的失落顷刻消失不见,迅猛转身朝她走来,一把就将她扯入怀里。
“心儿,这是你心甘情愿的,我没逼你。”
夏安心整个人趴在他肩头上,小脸陀红大片。
她抿了抿唇,娇羞的扬头看他,最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夜已经很深了。
医院里。
寂静无声的走廊,传来阵阵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
米洛捧着一大束白菊,脸色清冷的出现在病房门口。
两位警官上前拦住了她,“这里住着特殊犯人,闲杂人不得靠近。”
米洛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捞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们,警官一看,立马便放行让她进去。
蒋秀珍虽然在那场手术中捡回一条命,但因为是癌症晚期,病情反反复复不停,便没有送回监狱,而是留在医院休养。
米洛进去时,护工正在为她擦身体,而蒋秀珍正和护工有说有笑。
看到米洛那瞬间,她脸上的笑意逐渐僵凝,忙示意护工先离开。
等人走了后,蒋秀珍才问道,“你来做什么?”
米洛将手里的白菊插到床头的花瓶里,这才开了口,“来给你送份大礼。”说完,捞出手机打开视频播放给她看。
蒋秀珍只看了眼,立马就转过头去,眼神微冷道,“你这是做什么,我都一个将死之人,对于男欢女爱早就看淡,你这么做居心何在?”
米洛挑眉笑笑,“你就认不出来,视频女主角是谁么?”
听言,蒋秀珍神情微怔,她转头又瞟了一眼,隐隐觉得熟悉,又认不出是谁。
米洛看她样子,是真的没认出来,这便说给她听,“哦,忘了跟你说了,夏妍溪已经整了容换了张脸,你不认识也正常。”
“你说什么,这是妍溪?”
蒋秀珍有些震惊了下,甚至不敢相信视频里衣衫不整的女人,便是她那消失了十几年的女儿。
“没错,这是她最近刚拍的电影,昨天才上映的好像。”米洛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看看,你女儿不愧是流量女王,这才刚露脸,直接被推上了热搜,还真是一脱成名!
轰!
蒋秀珍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过了似的,她看着视频里的画面,浑身都在发抖。
不,这怎么会?
妍溪不是出国深造了么?
就算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消息,可她一直都认为妍溪过上了好日子,这才把他们给忘了。
可视频里的女人摆弄骚姿,流连在男人之间,这分明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女郎,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妍溪。
“这绝对是假的,我的妍溪那么高傲清冷,怎么可能会拍这种电影。”
蒋秀珍不愿意承认,入狱之前,她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夏妍溪身上。
即便知道这个女儿有可能已经死了,还有可能是因为不想被夏家牵连,这才迟迟不肯回国看她。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跑去拍这种电影。
“信不信由你,视频我已经带到了,等夏妍溪再出新作品,我一定还会带来和你一起分享。”米洛收回了手机,冷笑着离去。
身后,传来蒋秀珍痛苦的叫声,“一定是夏安心让你这么做的对不对?夏安心...这个贱人,我死都不会放过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