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叔的鲜嫩小娇妻 > 第1739章:一起治疗的方案
因为宗政御与慕安安之间小甜蜜的互动,原本凝重的餐桌气氛,倒是缓了不少。
慕安安敬完杰佛尔教授,放下空杯的那一刻,抬头看着杰佛尔教授的眼神,都是坚定的。
“教授,其实今天一起来吃饭,一来是为了感谢教授,其次也是想跟教授谈谈,我第一次治疗的情况。
” 该来的还是来了。
杰佛尔教授放下酒杯时,心里这么想了一句。
虽然预料到了,慕安安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可是慕安安真的说起来的时候,杰佛尔教授还是感觉到了心情的沉重。
他原本放下的酒杯还有半杯红酒,杰佛尔教授是又拿起来,一饮而尽。
慕安安是个聪明很细节的人,自然是观察到杰佛尔教授的状态。
她礼貌的等杰佛尔教授把半杯酒喝完,才开口。
“对于第一次催眠,我到底想起了什么,而教授又从我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我记不起来,唯一有的感受就是我整个人很难过,说不出的情绪低潮。
” 那种低落的情绪,很强烈。
夹带着很深的绝望感。
如果不是宗政御一直在迁就她的情绪,今天一整天都在陪着她,治愈她,慕安安很容易会被这种情绪带进去,很难治愈。
思及此,慕安安目光紧盯着杰佛尔教授。
“教授,可否告诉我,您催眠的时候在我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杰佛尔教授面对这个问题,先是看了宗政御,随后又朝顾书卿看了一眼。
都从两个人的眼神里看到了默认。
他叹息一声,也就没打算隐瞒什么。
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住了。
“安安小姐的意志力很强,即便我在催眠的时候,你依旧在抗拒去回忆,所以我获取到的东西,少之又少。
” “杰佛尔教授,您请细说。
”慕安安说。
“通过您的讲述,只有零碎的片段,均是跟安安小姐的一个兄长的记忆。
” 替! 慕安安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
心里被刺痛了下。
整个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替一听到慕安安生病,情绪就开始爆发,不可控制的场景。
替甚至一句句强调,阿西不能生病,阿西的病都是他来承担的。
那种维护,那种疯狂的保护,都很刺激慕安安。
只要想起来一次,都在提醒慕安安,她这么多年的平安,都是靠替在被人监禁里换来的。
甚至说,这些年,替所遭遇的远不止于此,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慕安安心里很紧张,也带着很多情绪,难过的,急切的。
而在这个时候,宗政御不动声色的将手覆在慕安安攥紧拳头的手上,轻轻的抓紧,给了她一个很大的安抚作用。
慕安安抬头看了一眼宗政御。
宗政御冲着她微笑,眼神里带着安抚,让慕安安躁动的情绪平静下来不少。
她重新鼓起勇气,调整好情绪,面对杰佛尔教授。
杰佛尔教授继续说,“你和这位哥哥之间有秘密,你们说好要保护那个孩子,说两个人都可以死,但那个生命不能死。
” “所以,我初步猜测……” 话此,杰佛尔教授停顿了一步,还是将钥匙的事情隐瞒下来。
他觉得,钥匙的事情,还是不要过早的让慕安安知道,还是很影响后面的治疗。
钥匙,要成为慕安安整个记忆治疗的一个重要刺激点。
他说,“你和你的哥哥之间,有一个生命,这个生命可能是你的孩子,也可能是你们救下来的其他物种,但对你们很珍贵,你们甘愿付出生命都要保护下来,并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 “这条生命,只有你和你的哥哥知道。
” 话此,杰佛尔教授算是将第一次对慕安安的催眠治疗,所获取的信息,都告知慕安安。
而在他说完这些之后,慕安安很长时间内都没有给出回应。
她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坐着在那边,连睫毛都没有颤一下。
宗政御的手不断的抓紧慕安安的手。
可不管宗政御怎么抓,慕安安手上的温度都在一点点冰凉下来,让宗政御越抓越紧。
心里很担心她。
可是他还是沉住气,没吭声,只是这样抓着慕安安的手,也没有打搅到慕安安。
大概过了有小十几分钟,慕安安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样的反应,让在场三个人表情都有些微妙了。
杰佛尔教授更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盯着慕安安的表情观察。
“那生命,肯定不是我的孩子,我当时那么笑,即便是运用科技,我也生不了。
” 慕安安有点玩笑一样说,摇摇头,“应该是我跟哥哥之间救下来的某个物种。
” “但是过去这么多年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个生命的存在,这个生命,还活着吗?” 最后三个字,慕安安问的挺小心翼翼的。
即便她已经在隐藏自己的情绪,可是仍旧控制不住,问出‘还活着吗’这几个字的时候,尾调在颤抖。
“这个无从得知。
”杰佛尔教授如实说道,“我曾试图多探究,但你的情绪和身体都不容许继续追问下去,所以第一次治疗只能就此放弃。
” “不过我相信,第二次治疗,应该会有所收获,如果说……” 话此,杰佛尔教授又是一个停顿。
“杰佛尔教授但说无妨。
” “我跟顾医生了解过,安安小姐那位哥哥精神方便有些障碍,如果说他能够和安安小姐一起治疗,我相信会有很大的收获。
” 杰佛尔教授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又补充道,“从第一次治疗来看,治疗安安小姐关于顾夕的记忆,跟这段故事和这个生命息息相关。
” “如果说,能够和你的哥哥一起治疗,将这个生命解密,那么相信,关于安安小姐的记忆治疗,差不多会完成的。
” 在杰佛尔教授说这些的时候,宗政御明显感觉到,慕安安有些坐不稳。
即便她在努力伪装,可是额头还是不断冒出冷汗。
被宗政御抓紧的收心里,也是冷汗直冒。
另一只手垂在桌子下面,拳头攥的不断在颤。
宗政御想开口,慕安安给了他一个眼神阻止! —————— 晚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