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浩朱允熥 > 第93章 疯了(2)
疯了这个词,用的很恰当,真是疯了。

李景隆远远观望,种植满洪薯的坡田上,皇上扶着太上皇的手臂站在田里。周围的武百官,此刻都好似喝醉酒一般,在田里疯狂的下锄。

这场面就像是

“这是喝了假酒了还是灌了砒霜了?”李景隆心暗道。

平日走路都要人搀扶的宋国公冯胜,此刻抡着锄头,就跟打仗时候刨人家脑壳似的,咬牙切齿的猛烈挥舞。

他旁边的景川侯曹震,好似刨坑的野狗一般,蹲在地里手脚并用泥土飞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给他爹挖坟呢。

官们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有过之。

老头凌汉跟傻子一样,抱着一堆洪薯坐在地拢上傻笑。

穿着银甲的大汉将军金吾卫御林军,挑着担子把成框的洪薯运到秤上,然后负责记录的农官,瞪大眼睛计数,算盘珠子打得劈里啪啦作响。

老爷子的大嗓门带着无比的欢愉,“给咱挖,都挖出来,咱要看看,到底能有多少?”

是的,无论君臣都疯了。

他们都在为,天下多一份粮少一份饥荒而疯。

~~~

“算算,一亩地到底能产多少?”

老爷子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农官手里的算盘,看的几个小官的手抽得跟鸡爪子似的,算盘珠子都打不利索。

“回太上皇的话!”一个农官紧张的说道,“方才那亩地送过来的洪薯,共九百三斤,合不到石。若是这些地全算上,平均差不多一千斤一亩,合石多一点儿。这个数臣算了三遍,而且都是磕掉泥土之后的数。”

一石也是一百二十斤,就是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

“这么少?”朱允熥倒是微微有些意外,这和他意料之的数字,似乎有很大的出入。

不过再想想也就释然,后世红薯的高产是经过多少年的改良,且在现代化的农业耕作之下。

“石?”老爷子的胡子猛的一翘,大声道,“不少了!”

说着,在堆积如山的洪薯抽出一个,放在鼻尖猛的嗅了几下,叹息道,“一亩上等水田,出的稻米也不过一石啊。这些坡田山地,就有石,若是全天下都推广,那还了得!”

“况且这还是咱爷们第一回种,不知道这东西的习性,也没有储存良种。若是多种上几年,知道这东西怎么伺候,定能长得更好,产的更多。”

“咱们大明,看着大实则能种的地不多呀?陕甘西北,云贵川等地,要么是常年下沙子要么都是山沟沟,老百姓的日子的苦哇。”

“多这么一份吃食,能活多少人?”

“什么他娘的狗屁赫赫武功,去他娘的,哪有吃饱肚子实在!”

说到此处,老爷子大手用力,啪的一声手洪薯断成两截,给了朱允熥半截,“大孙,吃!”

随后他擦也不擦,还带着些许泥土的洪薯就送进口,跟吃鲜果一样,大嚼起来。

朱允熥也狠狠的咬了一口,不是很甜微微带着些涩,但是能吃且不难吃。

同时,他的心里也涌起一阵自豪。

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做出超出这个时代承受能力,以至于本末倒置好心变坏事的事。而现在,他终于也为这个时代,做了些什么。

不能说有了洪薯,就天下无饥。但起码,天下人多了另一种选择。国家的强大,就是为了让百姓有更多的选择。

“亩产石多,一千斤?”景川侯曹震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朱允熥手的半截洪薯,咽口唾沫,掰着满是泥土的手指头开始算,“一亩地一千斤,一年三百十五天。一人种一亩,一天就有差不多三斤可吃。”

“若是一人种两亩,一人一天就是斤的口粮。”

“这么多?”他神色有些呆滞,“咋也饿不死咧!”

“你他娘的曹傻子是真傻!”老爷子笑骂,“哪有这么算账的?再说了,这玩意毕竟不是粮食,不能当饭。”

“那也是粮食啊!”曹震呆呆的说道,“粮啊!救命的粮啊!咋地,也比人肉强吧!”

“你狗日的扫兴!”老爷子大骂一声,直接把吃剩下的洪薯,塞进曹震的嘴里。

曹震鼓着腮帮子大嚼,含糊不清的大喊,“皇爷,是比人肉强!”

“天赐大明祥瑞!”

武官员之,不知是谁带头,紧接着漫山遍野都是万岁之声。

把洪薯带回大明的谢晋忠跟着大喊,然后手舞足蹈的对身边人喊道,“这位大人,是我把洪薯带回来的,是我带回来的!唉哟!”

他正喊着,却直接被人推了一个跟头,倒在泥土之。

“你一边去!”老臣凌汉骂骂咧咧,从他身上迈过去,对着农官急赤白脸的喊道,“所有的栽种之法,可有记录?”

几个农官被他吓得不敢说话,因这位老大人的表情好似要吃人一样。

“此物的栽种之法,适合何等气节施肥多少,如何栽种如何育苗,都给老夫交到户部去,少一个字,老夫让你们吃不了兜着。”

凌汉瞪着眼,突然又脸色一变,对朱允熥和老爷子开口道,“太上皇,皇上大喜啊。石石啊,这可是石啊。老臣是经过乱世,亲眼见过百姓易子而食的呀。”

“有了这东西您二位,就是救民于水火的活菩萨呀!”

老头一辈子头铁,嘴里几乎没对君王说过什么好话。这句活菩萨,直接让老爷子眉开眼笑。

“栽种之法朕已命人详细记录,回头多多抄写印刻交予各省。且令各省挑选农夫,尽心培育。因各地四季不同,是以各地的栽种也都要详细记录!”

朱允熥笑道,“回头这差事还要落在户部和工部的肩膀上,朕把话撂在这,这洪薯就是这几年,国朝的第一大事!”

“老臣请缨督办!”凌汉大声道,“皇上,臣老了,说不定哪天就闭眼过去了。求皇上给老臣个恩典,让老臣来督办。老臣是知晓农事的,老臣定然能办好!”

他这话,顿时惹得户部和工部的官员们暗不悦。

若不是这老头实在惹不起,他们只怕当场就要跳出来。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爷子开口,看看周围,“谢晋忠呢?”

“小人在!”谢晋忠连滚带爬的过来。

“这洪薯是你带回来的,位列首功!”老爷子大声道,“咱以前说过要赏你一个侯爵,今日”说着,老爷子看看朱允熥,“大孙,你说赏他个啥侯好?”

朱允熥想想,看着谢晋忠,“你是福建长乐人,朕便赐你长乐县侯,允子孙世袭代。另,着地方官修注县志,撰述你的功劳,建牌坊彰的功绩!”

“臣,叩谢天恩!”谢晋忠已是状若疯癫。

突然间,山下乒乓乱响烟尘火光弥漫,漫山遍野都是震耳欲聋的鞭炮之声回荡,震耳欲聋。

只见李景隆笑呵呵的拎着一挂鞭鞭炮,快步跑到朱允熥和老爷子面前,“太上皇,皇上,这大喜的日子,不放一挂?”

“咱来!”老爷子哈哈大笑,“弄一个一万响的,听个够!”

~~

岁月神偷你个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