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爷放肆宠:通房丫头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1266章 吓唬
“你是不是和老祖宗说,这大木马是老祖宗的,小木马是你的,只能你们一起玩儿?”叶珍珍柔声问道。
“是。
”齐芸姿扯了扯手里的帕子,轻轻颔首。
“那你知道老祖宗生了重病,有些神志不清,今日发生的事,明日就忘了吗?”叶珍珍低声问道。
齐芸姿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
这个她当然是知道的。
老祖宗根本分不清她们姐妹二人,准确的说,老祖宗根本记不得她是谁。
“这件事儿并不怪太后,因为她老人家根本记不得事儿。
”叶珍珍说到此,伸手揉了揉齐芸姿的头:“下次你和太后若再有这样的约定,一定要提醒太后身边的人,让他们也记着一些,就不会闹出今日这样的误会了。
” 齐芸姿听了之后愣愣的点了点头。
她还以为五婶婶会打她或者骂她,没想到……她居然和自己讲理。
“芸姿,就算你是因为这小木马生气,你把两个弟弟从木马上推下去,也是不对的,幸亏他们二人并没有受伤,如果他们因此磕破了头,你会受到重罚,知道吗?”叶珍珍看着她,脸色凝重起来。
齐芸姿闻言扯着手里的帕子,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你是皇家的郡主,有些道理不用我说,想必你也清楚,这天下的人,只要做错了事,都会受罚,不管他是谁,包括你的皇祖父,都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叶珍珍说完之后,皱了皱眉:“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按照宫里的规矩,我会罚你闭门思过一日,不许任何人陪着你。
” 齐云姿闻言,身子一颤,下意识抓住了叶珍珍的衣袖,颤声道:“五……五舅母,我不想被关起来。
” 两年前,她因为犯错,皇祖父派人将她关了一日,虽然没有不许她吃喝,却不许任何人陪着她,白日里还好,到了夜里,从未一个人待过的她,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困了一夜,哭的眼泪都干了。
她最怕黑,最怕一个人待着了。
“五婶婶,我知错了,不要把我关起来。
”齐云姿一边掉眼泪,一边哀求道。
她宁愿被打手心,也不想被关禁闭。
“你错在何处?”叶珍珍神色严肃道。
齐云姿闻言一怔,片刻之后才咬了咬牙道:“不该嫉妒谦儿他们,不该出手伤人。
” “我这些日子仔细思量了一番,你们只是和教养嬷嬷们学是不够的,宫里如今没有适龄的孩子进学,宫中原本给皇子们准备的南书房一直关着,你们虽是女子,在我看来也是能进学的,我会和你五叔说一声,让翰林院那边尽快安排师傅进南书房,以后你们姐妹几个就去那边跟着师傅们好好学。
”叶珍珍蹲下身看着齐云姿,柔声说道。
她从来不认为女子比不上男儿。
只是教养嬷嬷们教这些贵女,远远不够,因为女子和男子的见解是不一样的,皇家的贵女们,没必要局限在那些女红、管家、管账上,可以让她们和翰林院的师傅们学一学,长长见识,如此一来,她们就不会局限在后院,总为那点儿鸡毛蒜皮的事儿起争执,嫉妒别人了。
事实上,皇家的公主们,也是有师傅教导的,当然了……她们大多数时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不会像皇子们一样认真学。
加之皇帝太宠爱女儿们,公主们更学的马虎,所以六公主最后才会被养歪了。
不过,六公主受荣嫔的影响也很大。
叶珍珍可不想宫里这几个女孩子也被养歪了。
免得麻烦不断! “五婶婶……”齐云姿闻言小脸皱成一团。
她虽然害怕被关禁闭,但她也怕读书啊,更何况是跟着翰林院那些老学究们读书。
她和姐姐进宫的时候,因为宫里没有适龄的皇子皇孙在南书房读书,南书房便关闭了,她们也不用跟着读书了,加之皇祖父也怕她们辛苦,便让教养嬷嬷们教她们姐妹几个,没有强迫她们读书。
毕竟教养嬷嬷们也会教她们读书写字的。
叶珍珍见齐云姿苦着一张脸,就觉得自己这个主意甚好。
这些小丫头若和翰林院的师傅们多学一些,了解这天下诸事,大概不会再那么目光狭隘,容易嫉妒,不会那么小心眼了吧。
“就这么定了,你们姐妹几个先进南书房读书。
”叶珍珍笑道。
“要不……您还是把我关起来吧。
”齐云姿拽着叶珍珍的衣袖不放。
“有师傅教,你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叶珍珍说着,揉了揉齐云姿的头:“你与我说说,荣嫔最近都和你说了什么?你若是老老实实告诉我,我可以让你们下个月再进南书房,不然明日就得去了。
” 齐云姿闻言呆住了。
她一直觉得自家五婶婶和旁人不一样,没想到她也会威胁小孩子。
“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可以问你身边的人,还有……你今日犯了错,我虽然可以不惩罚你,但你的乳母张嬷嬷,必须要罚。
”叶珍珍沉声说道。
齐芸姿听了叶珍珍的话后呆住了 她家张嬷嬷不久前才因为和杨嬷嬷打架,挨了板子,那次也是五婶婶派人打的。
这才过了多久啊,张嬷嬷屁股上的伤还没有好呢,若是再挨打,恐怕性命不保。
“五婶婶,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心生嫉妒,不该把谦儿和诚儿从小木马上推下来,我真的知错了,求五婶神不要惩罚张嬷嬷,她老人家若是再挨打,肯定会死的,我不想没有张嬷嬷。
”齐芸姿立即跪了下来,大声祈求道。
叶珍珍闻言一语不发。
“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五婶婶饶了张嬷嬷吧。
”齐芸姿连忙说道。
她虽然答应荣嫔,不把那些话告诉任何人,可现在为了张嬷嬷,她只好说了。
“好,起来吧。
”叶珍珍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其实荣嫔娘娘也没说什么。
”齐芸姿说着,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她之前只说,我父亲母亲都是极好的人,父亲并没有造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不得已而为之,还说……如果没有五叔和我父亲抢太子之位,我父亲也不用铤而走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