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晋婉莹轩辕曜 > 第559章 大少爷就这打
“不要啊!我的脸……啊!”小妾哭喊声响彻天际,环儿的每一个巴掌却还是稳稳当当的落下。
听着那清脆的耳光声,夏家上上下下都觉得头皮发麻,无人敢说情。
姨母都震惊了一瞬,下一刻就见晋婉莹上前来,亲昵地挽住了她的手臂。
“姨母别怕,这都是轩辕曜定下的规矩,就是不想让人多骂我一句。
”晋婉莹亲昵地说着,声音又大了几分,“轩辕曜待您亦是如此,谁若多骂你一句,我马上就要让人上前惩治,绝不说二话。
” 晋婉莹口口声声叫着越王的名讳,足让人明白她和越王的关系亲近不分彼此。
而姨母自然也知道,晋婉莹这番话是给她撑场子,当即挺直了脊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知道你们孝顺,可你还未叫你姨夫起身呢。
” “都怪我被气糊涂了……多谢姨母提醒。
”晋婉莹嫣然一笑,顶着那清脆的耳光声开口道:“各位起身。
” 夏老爷颤颤巍巍地扶着老夫人站起身来,恭敬说道:“多谢越王妃宽宏大量。
” 晋婉莹眼底却还是寒凉一片:“姨夫有时间多谢本王妃,不若多多管教府中的妾室,今日幸好来的是本王妃,若是王爷来了,你们整个夏家的脑袋可不知留不留得住。
” 话音一落,夏老爷差点儿又一次给晋婉莹跪了。
那可是敢跟皇帝呛声的越王!谁敢招惹啊! 姨母则是和晋婉莹交换了个眼神,道:“这府中上下也是该好好料理,不叫人再冲撞了王妃。
来人,将东苑清扫出来供王妃暂住,再设宴宴请,必不叫人说我们夏家招待皇亲不周!” “夫人说的是!”夏老爷赶紧踩着台阶下,忙道,“还不按照夫人所说的去做!” 晋婉莹和姨母相视一笑,对付这家人就要步步紧逼,半分不让! 夏子萱眼见父亲和祖母都如此匆忙的模样,悄悄对晋婉莹竖起大拇指,上前几步拉着她:“王妃嫂嫂去院子里坐坐吧,这一路你也辛苦了。
” “走。
” 晋婉莹嫣然一笑,拉着夏子萱的手朝里走,有说有笑,好像方才命人掌嘴责罚的不是她一样。
整个夏家都战战兢兢不敢招惹这尊大佛,夏老爷赶紧来到姨母身边:“你带着王妃怎么不命人通禀一声,陡然来这么一出,我都不敢劝,白白叫她打了敏儿的一张脸!” 敏儿!一个妾室倒是叫得亲昵! 姨母的脸色更寒,不紧不慢地从夏老爷的身边擦肩而过,吩咐:“老爷还是多多自省吧,如今京城之中多是尊敬嫡妻的官员,王妃身在其中,最是看不得宠妾灭妻的把戏。
” “究竟是王妃看不惯,还是你看不惯!”夏老爷猛地回头,指着姨母的鼻子,“若非你生不出儿子,老子哪里要买那么多小妾回来。
” 姨母脊背一僵,眼眸低垂片刻,便又挺直了腰背,回首直视:“唯有正妻与你结发,此生白首不相离,还请老爷勿要再说这薄情的话,妾身先去整理后院,不叫人冲撞了王妃才好。
” 姨母说得不卑不亢,更是婉转言说夫妻情谊,反叫夏老爷一腔怒火无处可撒,只紧紧盯着姨母的脊背,满目赤红:“我怎么就娶了这么个狠辣的婆娘!” “相敬如宾即可。
”夏老夫人迎上前来,“天大地大,比不过繁衍子嗣,延续香火,你只管着那些个有男娃的妾室,其余的且让她打发了去,也不好在王妃面前落个宠妾灭妻的名头。
” 听着母亲这么说,夏老爷这才愤愤一甩手,不再插手遣散后院的事。
没了最大的阻碍,姨母料理整个后院来自是得心应手,晋婉莹只陪着夏子萱四处在府中闲逛,都能听到闲言碎语。
“夫人真是回来得好,那两个妾室的脸都被打破了相,一查竟查出私吞了家中两千两银子呢!” “可不是,还有那陪着老爷的通房丫鬟,才扒出来是楼子里出来的,方才就给发卖了出去。
” “还有那些个小姐们,平日趾高气扬,今日不还是得去佛堂抄经。
” “看来府中上下总能安稳几日了。
” 下人们议论纷纷,叫晋婉莹惊愕,本以为姨母吃斋念佛,是个和周娴雨一般软和性子的人,可没想到做起事情来竟然如此雷厉风行。
夏子萱也听见,却拉着晋婉莹的手笑道:“定然是嫂嫂震慑住了爹爹和奶奶,他们才肯放手让娘亲料理后院的……姐姐们都要去佛堂抄经,这后院就都是我的了!” “正好你再带我逛逛。
”晋婉莹顺势点头。
倒是身后的环儿见一群人跟着晋婉莹,她也不用跟前伺候,于是浅笑道:“王妃,奴婢方才进隆乡的时候,瞧见路边有些没见过的糕点果子。
” “去买些回来,我们尝尝。
” 晋婉莹心道还是环儿懂自己,到一个新地方,总得吃点不同的尝尝鲜才好。
环儿浅笑出门,却未听见下人们的话:“王妃身边的丫鬟都穿的这么好,走在隆乡的地界里,怕是都会被错认成谁家小姐,真是不得了。
” “那可不是……不过都这个时辰了,大少爷也该下学回来,可警醒着点。
” 下人们推推搡搡的朝里走去。
环儿逆着人群来到了夏家门前,甫一抬眼,便见一翩翩公子正盯着自己,当即扬眉,听着几人唤他大少爷,当即微微躬身行礼:“大少爷好。
” “从未见过的面孔,你是……”大少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环儿。
“奴婢名叫环儿,是跟着王妃一并到府中小住的。
奴婢还要去给王妃买东西,先行一步,还请少爷勿要见怪。
”环儿礼数周全,抬眸之际便已然踏出步子去,并不纠缠。
大少爷却恋恋不舍地看着她,一甩开手里的折扇:“京城里的丫鬟竟都生的娇花一般,十指纤纤,真不知尝起来是何滋味呀。
” 环儿没听到大少爷的话,却莫名脊背发凉,回首看去,却只看见大少爷的一片衣角,她折返回长街上去买了糕饼果子,回到府中正赶上午膳,她便将今日看见大少爷的事情告诉了晋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