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妈咪你马甲掉了 > 第509章 包扎
乔诗蔓不知道的是,秦煜城已经爱上她了。
他们相知相爱那么多年,感情已经不仅仅只存在于记忆里。
还存在身体里,存在灵魂中,存在两人见面后周围弥漫的磁场里…… 哪怕失忆,也只需要一个回眸,就能重新被彼此吸引! 另一边,经过五个小时的手术,左彦明成功将人造骨髓移植到了秦渊被打穿的手腕中。
手术成功了。
不过麻药的效果还没消失,秦渊还在昏迷中。
左彦明连续做了五个小时的手术,整个人都很疲惫,他把车钥匙给了秦白夜:“你来开车吧,我在副驾上眯会儿,困死我了。
” 秦白夜静默了片刻:“……我没有驾驶证。
” 秦白夜会开车,但他没有驾驶证——实际上,他连身份证都没有,更不要提驾驶证了。
伊甸园的孩子,都没有身份证,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没有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证件,在法律上,他们等同于“不存在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左彦明显然也知道这些,他表情稍稍有些尴尬了。
秦白夜倒是无所谓,他耸了耸肩:“郊外我可以开,市区还是算了吧,容易被交警查,不然打车吧?” 左彦明点了点头,他正要拿出手机打车,余光突然瞥到秦白夜的手上有一个很深的口子。
左彦明皱了下眉:“手怎么回事儿?” 秦白夜把手别到了后面:“没什么。
” 这伤口,其实是秦白夜故意弄出来的,毕竟他可是从戒备森严的香山府“逃”出来了,要是一点儿伤也没受,那台不真实了,所以秦白夜故意给自己搞出了些伤口,好彻底欺骗秦渊。
“啧。
”左彦明露出一脸不耐烦的模样,他一把抓住秦白夜的手,冷着脸道:“跟我来。
” 秦白夜皱眉,面露不悦之色,他不喜欢跟别人有近距离接触。
尤其是和左彦明这样的人…… 然而左彦明却把秦白夜拉进了病房里,他熟练的从放药的橱柜里取出了酒精,纱布和棉签等基础医学用品,他将这些东西放进一个托盘里,然后端着托盘靠近了秦白夜。
“把手伸出来。
”左彦明命令道。
秦白夜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给你疗伤呗。
”左彦明不耐烦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赶紧把手伸出来!” 秦白夜盯着左彦明手里的酒精和镊子看了一会儿,然后沉声道:“你不用给我疗伤,我们不是朋友。
” 他们不是朋友,他也不想受他恩情。
他甚至都不想跟左彦明扯上关系。
“谁要跟你当朋友了?别自作多情。
”左彦明小幅度的翻了个白眼:“我只是职业病,看见有人受了伤不医治就浑身难受。
” 说着,他也不管秦白夜愿不愿意,直接粗鲁的扯过秦白夜的手,给他消毒上药。
不管左彦明人品如何,他的医术确实没得挑。
包扎的动作行云流水,没一会儿,左彦明就在秦白夜的手上,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秦白夜:“……” “哈哈哈哈哈。
”左彦明看着蝴蝶结大笑:“这样可爱多了嘛。
” 秦白夜满脸黑脸:“我是男人!” “男人怎么了?”左彦明不以为然道:“男人就不能喜欢蝴蝶结了吗?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裙子越粉,打人越狠,男人和粉红色蝴蝶结最配了!” 秦白夜气得脸都黑了,差点儿没忍住对着左彦明的脸骂一句:妈的变态。
但他还是忍住了,毕竟对方刚帮他包扎了伤口。
“谢谢。
”短暂的沉默后,秦白夜轻声向左彦明答了谢。
换成别人,听到少年真挚的谢意后,一定会欣慰的笑出来,可左彦明却摆出一副很嫌弃的模样:“噫!” “你可别谢我,我承受不起。
”左彦明道:“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给你治伤,单纯只是因为职业病发作,见不得有人有伤不医而已,完全没有帮你的意思。
” “我知道。
”秦白夜道:“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你替我包扎了伤口,我就该谢谢你。
” 左彦明一愣,然后终于笑了:“你这小鬼,还挺较真。
” 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既然你要谢我,那就你付打车钱吧,付完钱,咱俩就互不相欠了。
” 秦白夜再一次静默了片刻,然后略微尴尬道:“……我没钱。
” 左彦明:“?” 秦白夜摊手:“我为秦渊做事,又不领工资。
” “可你们不是天才吗?”左彦明惊道:“不是有那个什么黑客技术,电脑随便敲几下,就能从银行里盗好几个亿吗?” “你说什么瞎话呢?”秦白夜皱眉:“金融盗窃可是犯罪。
” 左彦明:“???” 重点是这个吗? 而且你们伊甸园的孩子,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早就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了吧?搁这儿装什么良民呢?! 左彦明正在心里吐着槽,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赫然显出“小师妹”三个大字。
左彦明猛地一僵,似是有些心虚般,他瞥了秦白夜一眼。
从秦白夜的角度,根本看不到来显是谁,见左彦明看他,他还有些困惑。
“咳咳。
”左彦明轻咳了一声,他指了指自己正在响着的手机,轻声道:“我去外面接个电话,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 说着,不待秦白夜回话,左彦明便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大概是因为心虚,他走了很远才停下,停下后又四处观察了一番,确认周围没人,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小师妹,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急事吗?” “恩。
”乔诗蔓轻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我遇到了一个难题,需要你的帮助。
” “你居然也会遇到难题?”左彦明笑了:“真难得呀,说来听听吧。
”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秒,然后左彦明才听到乔诗蔓沉声跟他说:“是催眠方面的问题……我今天尝试催眠秦煜城,却一时大意,触发了一个机关。
” 听到这里,左彦明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了。
终于还是来了…… 神明,要来审判他的罪行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