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摄政王妃狂虐渣 > 第694章 跳下悬崖
两人骑马回到了林子中。
元风看到楚云离回来,立刻上前禀报:“王爷,四皇子的手下已经全部处理掉了,只不过……让那个古怪老头逃了。”
老者奇怪的手段层出不穷,护卫们都没能留下他,即使戴着鬼面的男子亲自出手,也没能抓到老者。
楚云离脸色沉了沉,并未多说什么,老者的古怪他见识过,手底下还有武功高强的傀儡,在混乱局势当中想要抓住人很难。
此次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抓四皇子回京城,老者并不在任务范围内。
至于那古怪老者……
他有种感觉,往后还会见到那个老者。
“回京城!”楚云离冷声道。
“是。”护卫们应了一声,准备返回京城。
姜宁下了马,把马匹交还给赫连天,“赫公子,多谢。”
赫连天接过缰绳,看了眼姜宁,又看了眼不远处骑着马的楚云离,墨绿色的眸子中闪过异色,收回神色道:“看样子事情已经解决了。”
解决?
脑海里闪过李河宣跳下悬崖的样子,姜宁微怔了片刻,不再去想,淡然道:“是,解决了。”
“那回京城再见吧。”赫连天道。
姜宁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好。”
恰巧她也有想问的,那灰白色粉末是什么,竟能克制傀儡。
不远处楚云离见两人在谈话,骑着马走了过来。
赫连天便不再多说话,翻身上了马,道:“王妃,那么我先走一步了。”
他总算知晓为何摄政王对他态度冰冷了,是因为他靠近了摄政王妃的缘故,只不过……
他更加感兴趣的人是他啊。
赫连天内心苦笑,并未多说什么,驾马离开。
楚云离看着赫连天离开,收回视线,朝着姜宁伸出了手,“我们一同骑马回去。”
“嗯。”姜宁抓住他的手,轻松跃身上了马,两人一前一后坐着,楚云离伸出手抓住马匹的缰绳,如此一来仿佛像是把她禁锢在了怀里一样。
“驾!”
随着发出号令的声音,马匹向前奔跑。
姜宁后背紧贴在楚云离的胸膛上,能够感受到温热,还有砰砰跳动的心跳感觉。
她扰乱的心渐渐安定下来,回归了平静。
四皇子与他们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起,今日的局面也是预想过的。
微风吹过,吹动了她的袖子,她静静念了一声,“云离……”
身后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一手将她紧紧拥住,淡声道:“阿宁,无需多想,这一切都是四皇子自己的选择。”
一行人回到了京城。
楚云离先是把姜宁送回了摄政王府,之后马不停蹄的进宫,去向皇帝禀报。
皇帝听到四皇子主动跳崖的消息,并不震惊,冷哼了一声,“逆子!”
他早就不把那逆子当成是儿子了。
如果早知道那逆子心怀歹心,要下毒谋害他,那么早当处理薛贵妃的时候,就应该把那逆子一同处理掉,打发到边域。
皇帝沉下脸色,道:“吩咐梁将军,派人去搜寻下崖底!若是那逆子还活着,就抓回来。”掉下悬崖还活着的可能性很渺茫,不过还活着的话是个祸害。
楚云离应了一声。
这几日京城并不太平,掀起了一番风雨。
先是相府被抄家,再就是皇帝整理了一遍四皇子手底下的余党,朝堂上气氛沉重了许多,都怕自己受到牵连。
特别是之前支持四皇子当太子的大臣,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一日宫里的消息走漏。
六皇子听到消息后,满脸不敢置信,愣怔抬起了头,“你说什么?消息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摄政王带人追捕四皇子,一路逼到了悬崖上,最后四皇子掉下了悬崖。”幕僚道。
“那么人死了吗?”
“还不确定,不过那可是万丈悬崖,掉下去的话尸骨无存,四皇子必然是死了。”
六皇子愣怔了片刻,随后心中感到一阵畅爽。
李河宣死了……
“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起来,笑的尤为痛快,“太好了!如此一来朝堂的局势要倾向我了!没人再与我争太子之位!”
以前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李河宣,如今李河宣死了,其他皇子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被立为太子指日可待。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看样子殿下的好消息将近了……”幕僚笑着道。
这句话说到了六皇子的心坎里,感到十分舒坦。
“是啊,这些日子我为父皇分担了许多忙乱的事,这些父皇都应该看在眼里。”他有种感觉,觉得父皇对他更加重视了,这么说来岂不是要封他为太子的意思?
“殿下还不能掉以轻心,可不要忘了,宫里还有一位殿下呢。”
“小九?”
六皇子皱了皱眉,九弟李长玉是最不起眼的一个皇子,体弱多病,连皇宫都不能出,不过从小起就养在皇后娘娘身边,视如己出,就连父皇也十分疼爱宠溺他。
六皇子内心有些不舒坦,不过并未多想,“小九年纪尚小,什么都不懂,还能把他立为太子不成?就算是父皇再疼爱他,也不可能做出这等糊涂事!”
幕僚抚摸着胡须,摇摇头,道:“殿下,不能掉以轻心啊……皇上若是无此意,为何还要封楚大人为摄政王呢。”
六皇子沉默,心中有了芥蒂。
过了好一会儿道:“我与摄政王关系良好,秀容也跟摄政王妃打好了关系,等到将来立太子的时候,摄政王必定会站在我这边的。”
……
皇宫。
皇帝的内心平静不下来,因为李河宣这个逆子费了太多的心思。
“皇上,要不要去知会长公主一声?”福公公道。
皇帝抬起了头,想起来此事还没有告诉荣阳长公主,淡声道:“朕亲自去一趟。”
皇帝缓缓走到了长公主的宫殿。
宫殿里熟悉的一切让他平静下来,如同回到了十多年前,他还在被皇姐护着的时候一样。
“奴婢见过皇上。”
青书看到皇帝愣怔了一下,立刻过去行礼,紧接着进屋去禀报给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