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最强大皇子 > 第490章 你也配问?
啪嗒!
令牌摔在地上,莫剑典目光向着令牌上睥睨而去,眉头微微皱起。
他身边,当即便有将领寒声向着赵铮沉喝。
“大胆!”
“北盛贼人,胆敢袭击将军!”
“杀!”
话音落下,南越兵士已然冲杀到了赵铮一行人身前,手中弯刀直指赵铮。
似乎随时便要劈砍而下!
可即便如此,赵铮依旧迎着身前刀刃,赫然走上前去。
“本将就站在尔等面前。”
“本将倒要看看,尔等当真敢动我一根毫毛?”
“今天更要试试,堂堂兵圣义子,究竟有没有这个胆色!”
正如他先前所说,大盛的乱臣贼子投奔了南越之后。
纵使暗地里南越不会将他们重用。
但明面上,也绝对会许诺以高官厚禄!
否则,南越凭什么能够一举攻占大盛?
没有降兵降将,人人皆死战,莫说南越这百万贼军,便是整个南越所有人悉数出动。
也灭不了大盛!
莫剑典却不探查他们的身份,就要诛杀他们,分明是诛心之举。
现在,他就站在南越贼军的刀锋之下。
可莫剑典敢让人动手吗?
看着赵铮的反应,四周一众南越兵士脸上的愤怒愈发浓郁。
手中兵刃皆高高举起,仿佛下一刻就要挥刀砍下。
“敢辱将军,当杀!”
一瞬间,所有人蓄势待发,只等莫剑典最后下令。
林俊义等一众大盛禁军,也早已浑身绷紧。
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南越贼军。
“殿下此举,太冒险了!”
此刻,他们心中都充满了担忧。
若是眼前的南越贼军,当真不顾一切要砍杀殿下。
他们可来不及帮殿下阻挡!
此时此刻,几乎都要忍不住动手,前去救援赵铮。
可没有赵铮下令,他们万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只能看殿下赌一把!
孙骁更是一阵哆嗦,双眼不住转动,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四周。
眼看着南越贼军的弯刀,就要落下了!
“现在,抵抗是死!”
“不抵抗,更是死!”
“完了!”
他心中已在绝望嘶吼。
从深入敌后开始,他们就注定踏上了不归路!
“等等!”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莫剑典忽的挥了挥手,示意四周兵士停下。
目光上下打量着赵铮,粗犷的脸颊上勾起一抹戏谑笑容。
“你倒还有些胆色。”
“不过,本将倒是好奇。”
“你们竟然有这般胆色,如何还能成为北盛反臣?”
他早已看过地上的令牌,这枚令牌,他自然再熟悉不过。
见此,孙骁脸色顿时凝固住了。
这莫剑典,竟然还真暂且收兵了!
这家伙,居然被赵铮给唬住了?
这这……
一时间,他脑海中陷入一片空白。
刚刚南越禁军手中的弯刀,都要向着赵铮劈砍过去了。
这般情况下,莫剑典竟然还会收兵!
但四周,林俊义等一众禁军却始终神色沉凝,浑身紧绷。
他们终究还未曾脱险!
赵铮与莫剑典相互对视着,毫不退缩地咧嘴嗤笑。
“若能在北盛求得生路,我等自然不会背叛。”
“此外,我们的军师陈凫大人,也的确是我等能够效忠追随的人。”
“同为陈将军义子,若军师是莫将军你,那我等可还真不见得会投奔大越!”
“方才李戎漭都已经介绍过了我等身份。”
“可莫将军仍旧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斩杀我等。”
“是嫉妒陈凫大人所立下的汗马功劳,还是如何?”
赵铮耸了耸肩,似乎半点也未曾意识到此时的凶险。
不过,他心中也不免充满了警惕。
相比起陈凫那副文弱书生的模样,这莫剑典却是彪悍十足。
但却也是粗中有细,心思深沉之人。
陈虎象的义子,的确都有些手段!
莫剑典身躯微微前倾,饶有兴趣地睥睨着赵铮。
“本将不分青红皂白?”
“呵呵,那你倒是说说看,为何会在这攘越郡内乱窜?”
“是要前往何方?所为何事?”
自他的语气中,听不出半点喜怒。
可却始终在无形之中,散发着一股压迫感!
赵铮却并未急着回答莫剑典,而是向着一旁的李戎漭看去。
“李戎漭,这位莫将军,是何官职?”
嗯?
听到赵铮的询问,李戎漭不由一愣。
方才看着赵铮与莫剑典对峙,他的心绪也紧绷到了极点。
这孙骁和柳琮玉一行人,究竟是不是投奔大越的北盛反臣,前去武关坡,又是否真为兵圣大人的调令?
这些,其实他心中还难以确定。
“但愿柳琮玉这些人,当真没有问题吧!”
“否则,恐怕我也难辞其咎!”
但跟着赵铮走了一路,他其实也希冀这些人所说一切都是真的!
否则,他便难逃泄露粮草存放之地的死罪!
心中犯着嘀咕,又连忙回应赵铮。
“莫将军乃是陛下所册封的壮武将军!”
“从三品的大将!”
说话间,他心中不免疑惑,此时赵铮询问这些做什么?
可赵铮却是眉头一挑,斜睨着莫剑典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
又忽的眉头一竖,板起脸来。
“原来只是区区从三品的壮武将军!”
“我们孙将军而今已经被册封为了正三品的昭武将军。”
“论官职品级,还要压你一头!”
“我等此次行动,更是陈凫大人亲自调令。”
“你也配过问?”
官大一级压死人!
搞了半天,莫剑典的官职,还不如他随口胡诌出来的孙骁的官职高!
那这莫剑典,凭什么询问他们的目的?
话音落下,四周一众南越禁军脸色顿时皆是难看起来。
紧紧地瞪着赵铮,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区区北盛反臣,也敢轻视莫将军!”
这些人,已经被他们大越铁骑围困。
此刻竟然还敢如此嚣张?
莫剑典眯起眼睛,眼中光芒闪烁不定。
却是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孙骁却是喉咙动了动,一阵心虚。
“昭武将军……”
“我这昭武将军,可一点都不实打实!”
“殿下还能说得这么煞有介事?”
但现在,他也只能强撑起架势。
目光不悦地睥睨着莫剑典。
然而,莫剑典却笑了起来。
笑容中充满了莫名意味。
“你不说,本将也知晓。”
“带着李戎漭这些蠢货,你们还能去哪?”
“前往粮草存放之地,是要去偷袭粮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