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修真小说 > 赘婿丹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域外邪族现身!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域外邪族现身!
“不能!”
张煌摇了摇头。
如果能破,他又岂会笑不出来。
“九衍烈炎阵乃是一道极为玄奥的阵法。”
“除了阵法造诣,布阵者必须对火焰一道有着极深境界。”张煌坦言道。
事实上,他也算擅长火焰一道。
但离破阵,还差很多火候。
“可以强行破掉吗?”月星明问道。
他并不擅长火焰一道,自然不会想着以取巧的方式破阵。
张煌看了眼月星明,随后,摇了摇头。
“如果这是有人执掌的九衍烈炎阵,足以对付至尊境巅峰的强者。”
“而眼前的九衍烈炎阵,经过无数岁月,虽然不复巅峰。”
“但据我估测,依旧拥有着对付八品至尊境强者的威势。”
“想要强行破开,以我等的实力,怕还不够。”
月星明目光阴沉凝视而下,对于张煌的话语,半信半疑。
沉默半晌,他又看向玄无极,“我试试?”
“嗯!”玄无极点头,自然不愿意就此放弃。
月星明迈步而出,七品至尊境的气息,于此刻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虽身处火焰世界,但诸人却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寒意,似深入骨髓。
“嗤!”
一柄寒冰长矛于手中凝聚而生。
随着月星明的手臂颤动,洞穿虚空而出,轰向张煌先前靠近的那块怪石。
“轰!”
怪石之上,无比恐怖的黑色火焰席卷,竟直接化作一柄黑色的火焰长剑诛杀而出。
“砰!”
巨响爆发,旋即,诸人便是看到寒冰长矛与黑色的火焰长剑同时碎裂开来。
二者,仿佛势均力敌。
望着这一幕,诸人皆是面露喜色,诚然,那黑色的火焰长剑威势很强。
但似乎,并没有张煌说的那么强。
“看我一指破了此阵!”月星明看向玄无极,自信说道。
方才他确实没有保留实力,但还没达到他的极限。
话音落下,他的手中有着印法变动,气息还在不断变强,直逼八品至尊境。
“寒星诀,星燃之术!”
咚!
月星明的身影迈步而出,周身可怕的寒意席卷浩瀚天地。
这一刻的他,似在争夺着这片天地的掌控权。
他要让火焰世界,化作寒冰世界。
玄无极平静望着这一幕,对于月星明的实力,他自然是有着足够的信任。
否则,他也不会对月星明的一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凝星一指!”
月星明伸手一指。
只见天地间的浩瀚寒意,似都朝着他的手指汇聚而去,化作一根寒冰巨指,洞穿虚空,比先前的寒冰长矛还要锋锐霸道上数倍。
“应该能破吧?”
感受着巨指之威,诸人皆是目露期待神色。
他们自然也想走近炎狱宗,看看能不能在其中有所收获。
“轰!”
“轰!”
“轰!”
一股股惊人的波动,猛地涌现。
原本只是其中的一块怪石,席卷出恐怖的黑色火焰。
但此刻,却是诸多怪石一同爆发,席卷出铺天盖地的黑色火焰。
寒冰巨指镇杀而下,却仿佛只是葬身火海。
“轰隆隆!”骇人的碰撞动静,猛烈爆发。
但很快,诸人的神色皆是变得难看起来,没用,根本没用。
果然如张煌所言,想要以蛮力破之,实力还不够。
“该死!”月星明面色阴沉的吐出一道声音。
手掌一伸,冰蓝色长弓浮现,随后不断拉动弓弦。
一根根利箭,疯狂射杀而出,只一瞬间,虚空便被漫天箭雨给淹没。
但依旧没用。
还是无法真正撼动九衍烈炎阵。
月星明神色变得愈发阴沉,他能感觉,自己的实力,离破阵很近了。
但似乎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要不要一起出手试试?”天葬宗大棺主建议道。
“一起?”月星明冷哼一声,“就你这废物般的天葬宗,在九衍烈炎阵面前出手,就好比是往大海里扔下一颗是石头,连一点风浪都翻不起来。”
天葬宗之人神色皆是变得无比难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人多力量大,他们大棺主的建议,自然不会完全没有道理。
但在月星明眼中,显然,就没有正视过他们的存在。
“桀桀……”
“既然你们也拿这阵法没办法,不如一起合作如何?”
就在这时,有着阴恻恻的声音,淡淡响起。
诸人目光扫去,只见五道黑影像是凭空出现了一般,出现在了不远之处。
“域外邪族?”诸人的目光,皆是猛地一凝,带着警惕之意。
竟然会在这里域外邪族?
“这么紧张干嘛?”
为首的域外邪族,阴恻恻笑道:“你们如此多人,但我圣族,却只有寥寥五人,难道还会吃了你们不成?”
月星明的目光,同样是落在五个域外邪族身上。
尤其是为首的域外邪族,还有他有过交手。
正是先前阻拦他诛杀洛无书的那个域外邪族首领,叫做任靖。
“好久不见!”感受着月星明那阴沉的目光,任靖反倒是露出一副玩味笑容。
上次交手,他虽然没诛杀月星明,但月星明却也不太好受。
“你想耍什么花样?”月星明阴沉问道,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
上次,不仅被任靖坏了好事,无法亲手诛杀洛无书,而且,还没有在对方手中占得便宜。
今日,再次面对任靖,他自然摆不出半点好脸色。
“不要如此激动,上次那么只有你一人,都杀不死。”
“如今你身旁还有这么多同伴,自然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对付你们。”
任靖桀桀一笑,随后,目光落在玄无极身上。
“这位便是无极公子吧!”
“果然是一表人才,名不虚传啊!”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圣族,一同成为这片天地的主人啊!”
玄无极冷漠道:“滚!”
“桀桀……”任靖毫不在意的笑道:“都说无极公子乃是玄界第一妖孽,不知道与那洛无书相比起来,谁更出众一些啊?”
玄无极冷哼一声:“且不说那洛无书已是一个死人,即便没死,又何来的资格,与本公子相提并论?”
任靖一愣,“洛无书死了?”
月星明同样也是一愣,面色阴沉的问道:“当日,他没有死在你域外邪族的追杀之中吗?”
玄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