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修真小说 > 赘婿丹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九衍烈炎阵!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九衍烈炎阵! 炎狱城! 这片火焰世界中的唯一城池。
从炎尊的口中,洛无书知晓了关于这片世界的一些讯息。
在当年,炎尊也只是误入这片世界,从仙迹山得到了一些机缘。
当年,这片世界的主宰级势力,正是炎狱宗。
而先前,洛无书在山巅遇到的那位鹤发童颜的虚影,正是炎狱宗先祖。
可惜,随着这片世界被域外邪族入侵。
炎狱宗也随之沦为了历史,包括整个炎狱城内的无数人,都死于当初的战争。
而这一切,还是因为有炎尊的存在。
否则,即便牺牲所有的强者,怕也难以镇杀诸多域外邪族,以及镇压那位天幽王。
此时,炎狱城的上空之地,有着一行浩浩荡荡的身影降临而至。
正是天葬宗之人,和以玄无极为首的天宫强者。
玄无极站在队伍中央,目光俯瞰而下,时隔无数年,炎狱城内早已没有半点生机存在。
唯有无比可怕的火焰,宛若不灭之火,使得炎狱城一直化作火焰之城。
“好恐怖的火焰!” 一些人感受着炎狱城内肆虐的火焰,甚至是忍不住感到心惊肉跳。
寻常的天尊境强者,怕是在其中生存的能力都没有。
“炎狱城!” 不少强者凝视着城墙中央,散发着火焰气息的三个大字,忍不住心生感慨。
他们皆能感觉的出来,当年炎狱城应该很强。
但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即便是很强的势力,依旧只能与域外邪族同归于尽。
“炎尊并非是炎狱城,却能为了对付域外邪族,不惜葬身于此,这等慷慨大义,着实令人敬佩。
”有人油然感慨。
望着残破的城门,以及一些被火焰覆盖,灼烧的残垣断壁,隐隐能够想象得到,当年最后一战的惨烈程度。
如果不是那些英雄,或许如今的玄界,又是一番另外的景象。
“每个时代,都会出现每个时代需要的英雄,与其感慨过去,倒不如努力修行,力争让自己做这个时代的英雄。
”玄无极开口说道。
他不否认,无论是那些死去的炎狱城之人,还是那个留下赫赫威名的炎尊,都是值得敬佩的人物。
但也仅此而已。
真正的风流人物,不会倒在敌人面前。
真正的风流人物,不会只能做到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地步。
“公子说的对!” “那些先人,虽然不错,但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月星明附和着道。
玄无极的野心,在场之人,皆是心知。
他们也相信,如果说,谁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自然非无极公子莫属。
也只有他这个名副其实的玄界第一妖孽,才有资格,称得上英雄。
其他人,不配。
玄无极目光看向天葬宗大棺主,淡声问道:“关于最先进入这个世界的那两个人,有下落了吗?” 大棺主连忙躬身回应:“公子恕罪,暂时还没有!” 玄无极淡淡摆手,“无妨,如果说这个世界会有本公子看得上的机缘,自然非炎狱城莫属。
” “而那两个人手持令牌,只要不出意外,迟早也会来到这里。
” 说完,他又看向月星明,“你先安排人下去查探一下这个炎狱城。
” “是!”月星明安排起身后的天宫强者。
对于炎狱城,他并不敢太过于轻视。
因而,派遣下去,前去查探情况的强者,皆是至尊境的强者。
当然,除了天宫强者之外,天葬宗的强者,自然也别想偷懒。
平日里,天葬十三棺高高在上,视人命如草芥。
但在天宫面前,身为棺主的他们,同样是一副低声下气,趋炎附势的姿态。
对于天宫强者的话语,更是唯命是从。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没有多久,一行人对炎狱城也是有个粗略的了解。
炎狱城,顾名思义,对于火焰一道修行者来说,应是修行圣地。
而事实,自然也是。
而且,在炎狱城内,还有一座宗派遗址,叫做炎狱宗。
炎狱宗附近,火焰之威,也更加的恐怖。
而且,诸人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炎狱宗内,有不少的怪石。
怪石之上,像是烙印着不灭之火。
而且,这些火焰呈现黑色,带着一股截然不同的阴冷波动,予人感觉愈发的危险。
一旦有人靠近,便会被爆发出来的黑色火焰直接吞没。
似乎,生人勿近。
“走,去炎狱宗!” 听完诸人的汇报,玄无极当机立断,带着浩浩荡荡的强者,降临炎狱宗。
“此地,有着很强的阵法!”很快,便有一强者说道。
他叫张煌,乃是天宫此行最为擅长阵法的强者。
“知道是什么阵法吗?”玄无极问道。
“我下去感受一下!”张煌沉吟回应,身影朝着炎狱宗降落。
以往的他,生性谨慎,并不会轻易试险。
但在无极公子面前,自然又有些不同,他不愿意错失表现自身的机会。
而且,醉心于阵道多年,不可否认,他也奢望着能够得到更为强大的阵法。
也许,炎狱宗内,就留着某种阵道传承呢? “轰!” 靠近怪石,顿时,便有一股无比可怕的黑色火焰蔓延而出,朝着张煌淹没而来。
张煌早有准备,他的周身法印涌动,瞬间出现一道防御阵法。
但即便如此,张煌依旧是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势,仿佛要将其吞没,焚杀当场。
“退!” 张煌低喝一声。
他的身影,不退反进,周身防御大阵之上,绽放出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光芒。
“轰!” 黑色火焰与赤红色火焰交织在一起,可怕波动令得不少人,皆是心头一凛。
如果不是张煌,而是他们在尝试阵法之威,恐怕已经轻易被焚杀当场了吧! 这炎狱宗覆灭多年,却没有想到,只是一座残留下的阵法,都蕴含如此恐怖之威。
张煌沉下心神,变得无比专注。
那黑色火焰,看似阴冷,但骨子里,却充斥着一股至阳至刚的霸道威势。
与一本古籍上记载的某个阵法,有些类似。
“轰!” 一声巨响。
张煌不断强行的身影终被震退。
周身的防御大阵,也被撕裂,狼狈退回到虚空之上。
“怎么样?”玄无极问道。
张煌深吸一口气,道:“此阵应该是九衍烈炎阵,但似乎又有些不同。
” “什么意思?”不少天宫强者皆不解问道。
“九衍烈炎阵原是很纯粹的至阳至刚大阵,但此阵,却透着一股诡异的阴冷气息。
”张煌沉吟道。
“能破吗?”玄无极问道,这才是他应该担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