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穿越小说 > 超级赘婿 > 第697章 洗净,相见……
第697章洗净,相见…… 见两个小丫头助手离去,雪烟满脸无奈。
只是想到即将到来黑云岛的秦飞,心里也是激动又期盼。
但是,想要安全来到黑云岛,这一路也并不太安全,好在梁帅亲自率部去接应,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两人想一次即将相见,却是因为消息泄露而夭折,自己更是险些身死,这次,她总有些担心…… 不过很快,随着两个小丫头拿来医疗物资,雪烟也是快速忙碌起来,也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不去乱想。
雪烟动作很快,因为魂力的提升,伤员所受伤处以及治疗方法也是精准判断,很快又是十几个伤员被安全救治。
“雪仙子……”就在这时,身旁的助手忽然出声。
雪烟奇怪转头,就见小丫头手里有一托盘,托盘之上是一套干净的白色裙装。
雪烟一愣,就听小丫头解释道: “按照时间,他们快要回来了呢,我刚刚去询问了苦威将军,他说梁帅已经接应到九云岛支援战部,他们已经安全到达附近的淘沙岛,十分钟内必定到达黑云岛。
” “苦威将军让雪仙子准备一下,另外我还要来一套干净裙装,嘻嘻……丈夫要来了,雪仙子要不要换身衣服梳洗打扮一下?” 雪烟愣愣抬头看向棚外昏沉的天空,还有十分钟就要来了……? 她看了眼托盘中干净的裙装,迟疑一下却是轻轻摇头:“无碍,无需打扮,一会还要忙。
” 她知道,秦飞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她还要救治伤员,再干净的衣服也没有用! “雪仙子已经救治足够多,如今黑云岛暂时歇战,伤员就这些了,让其他医疗师忙碌就可以了。
”小丫头助手提醒道。
“是这样啊。
”雪烟这才想起歇战的事情:“那我的确该休息一下。
” 她轻轻点头,离开简易棚,却是没有换衣服,而是道:“带我去找苦威将军!” 明晓大人还在危险期,秦飞送来冰灵之水尚且只是半成品,还需配药炼制成丹药。
冰灵之水何等珍贵,若不能成丹,可就太浪费! 她必须要在他们到来之前,好好休息一下,并且也要找苦威将军替自己寻一处安静的地方,炼制丹药! “苦威见过雪执事!”见雪烟到来,苦威赶紧躬身问好,神色和声音皆是敬重。
雪烟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苦笑:“苦威将军怎会对我一个女流行礼?” “雪执事能救下明晓大人,于我们有再造之恩,苦威反觉此礼尚轻。
” 雪烟无奈:“听说他们马上将抵达黑云岛,想要救治明晓大人,除了冰灵之水外,我还要炼制成丹,所以,还请苦威将军为我寻一处安静的地方炼丹。
” “那便就在明晓大人养伤旁侧的石室如何?”苦威顿时明白,感激的道。
“当然可以。
”雪烟点头。
苦威亲自带雪烟到了一处安静的别院,别院四周有重兵把守,却是十分安静。
这处别院,建筑十分精致。
毕竟,黑云岛乃是黑谷以及鬼国的军事重防御岛,此时被梁云忌攻下,这些地方自然就成了他们的。
这处精致别院,明显是黑谷或鬼国招待某些大人物所建。
“雪执事,那处房间是明晓大人的暂时住处,这处石室您可检查一下。
”苦威低声道。
雪烟道:“只需安静便可。
” 炼丹一应用具都在她的纳戒,并不需要其他。
“对了,那处是洗浴室,我已命人烧好热水,雪执事可沐浴熏香休息一番,有什么需要随时可吩咐。
” “谢谢。
” 雪烟轻轻点头,犹豫一下,莲步轻移,走到院中一处石桌,想了片刻,便是快速书写,旋即将列出的清单递给苦威: “急需这些材料,不知苦威将军这里有没有?自上而下,最上面的材料是最上等,效果最好!” 苦威连忙接过:“好,我这就去找!” 言罢,苦威再次对雪烟感激的拱手,旋即快步离去。
雪烟伸手揉了揉雪额,转头看了眼身后跟屁虫一样的两个小丫头,尤其手里还一直端着托盘。
“雪仙子,趁着时间沐浴更衣一下吧,您这样一会见到丈夫,万一把我们没有把你照顾好怎么办?” “是哦是哦,我们可是想留下好印象呢……” 雪烟:“……” 她看着两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两个小丫头,又看看那件干净裙装,想到即将见到的秦飞,迟疑一下,轻轻点头。
女为悦己者容,她也不想让秦飞看到自己现在这副邋遢不干净的样子…… “好了,你们也跟随我忙了一天,赶紧去休息,万一起战事,我们又要忙碌了。
”雪烟在洗浴室门口站定,接过托盘道。
“啊?雪仙子不用我们侍候吗?”小丫头奇怪道。
“当然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再说,你们也不是下人,你们是医疗师助手!”雪烟无奈摇头。
“哦哦。
”小丫头点头,眼里闪过一道失望。
“雪仙子身材让人羡慕,本来还想看看呢……” 雪烟刚转身欲要走去,却是差点一个踉跄摔进门去。
这也好奇?你们都是好奇宝宝吗? “赶紧去休息,救治病人是件严肃的事情,定要休息好!”雪烟严厉一声。
她是天魂境,尚且感觉疲惫,这两个小丫头只是普通人,跟着忙碌一天,不累才怪。
“是。
”两人顿时点头,异口同声。
不过虽然这样说,却是并未离去,而是老实乖乖的守在门口,并向门口的方向张望。
她们的确很累,但却舍不得去睡,至少也要想见见雪仙子的丈夫再说,要不然怎么睡得着? 对此,雪烟只能无奈。
秦飞,马上就要来了…… 她走进洗浴室,观察了一眼四周的密闭,察觉无人可以窥探,这才伸手试了试水温,素手轻扬,周身的裙装飘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