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凡弃婿 > 第1039章 阎罗真身!
第1039章阎罗真身! 叶修天对此犹若未闻,他才不会管这些人的生死,他要趁着苏渊没有完成晋级之前,不惜代价将其彻底抹杀,以绝后患! “苏渊,你还不认输,你自己想死,别连累我们!”秦皓对苏渊怒吼道。
叶修天完全有实力,也有资本杀了他们,更可悲的是,就算叶修天杀了他们,事后昆仑不会拿此事对叶家发难。
因为,叶修天并不是对他们动手,而是对阎罗动手,他们死了,只怪他们无能,这太窝囊了。
苏渊眼神漠然,轻吸口气,体内澎湃力量徐徐运转,在他的眼里萌生出强烈的战意。
让他对叶家认输? 对害死父母的仇人认输? 笑话! “孽种,今天我必杀你!”叶修天狂笑声落下,整个身躯镀上绚丽的琉璃光芒,宝光四溢,气势达到顶峰! 下一刻,天空涌现密集的剑气,如滂沱大雨般,茫茫一片倾斜而下,顿时将整个武派笼罩! “糟了!”龙泉看着这一幕,心如死灰。
叶修天杀伐果断,他没有一丝保留,直接发挥出最强实力,这剑雨无差别攻下,每一柄剑气都可轻易洞穿极境大圣,如此茫茫多的剑气,整个武派,连同武派方圆数十里之地,都将彻底被摧毁,彻底不复存在! 幸存的外围势力们骇然不已,有些人想要逃跑,但看着笼罩整个天地的剑雨,完全是有心无力。
这根本来不及跑! 无数道恐惧目光下,面对茫茫多的剑雨,镇压山岳般的气息出现,八座天残碑虚影浮现,占据八个方位,形成巨大屏障,将无数剑雨抵挡在外! “这是天残碑?!”秦皓望着八座天残碑镇压天地,不禁失神惊呼,天残碑不是被毁了吗?为什么依旧存在? “不对,这不是天残碑本体,而是更倾向于一种本源力量……”秦皓作为天残宫宫主,对天残碑自然极为熟悉。
“区区的天残碑,也妄想阻挡我的攻击?”叶修天不屑一笑,一手指天,嘶吼道:“绝杀剑,落!” 咻—— 天空被渲染为琉璃彩色,绝杀剑拖着长长的尾迹,宛若坠落的流星般划破空间,笔直的,重重的刺在屏障上! 屏障表面浮现无数的裂纹,仅仅僵持半息功夫,便顷刻间土崩瓦解。
被阻隔的无数剑雨失去束缚,再次倾斜而下! “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底牌!给我死!”叶修天反掌用力一按,绝杀剑光芒暴盛数倍,在无数道骇然目光下指着苏渊! 彻底完了! 龙泉袖袍一抖,一枚高级空间玉出现在手中,虽然现在逃走不仗义,但牧沐对洛神宗太重要了,也决不能受到半点伤害。
正当他欲要将空间玉捏碎时,牧沐却道:“苏渊哥哥他的气息在快速暴增……” “什么?”龙泉微微一怔,猛然感知到苏渊体内溢出的可怕气息,带给他的压迫感,甚至输给族里一些太上老祖! 望着临危不乱的削瘦身影,苍老面上布满骇然,难道他……成功了?! “已经放弃抵抗了吗?”叶修天望着苏渊没有任何躲闪,脸上讥笑越发浓郁,什么执掌因果生死的阎罗,还不是被他随手灭杀? 就在他有些得意忘形时,苏渊双眼陡然睁大,整个人的气息顷刻间消失了! 没错,消失了! 这是叶修天最真切的感受,但眼睛却告诉他,苏渊还在那儿! 不等他想明白,苏渊脚下轻轻一踩,主动迎上暴掠下来的绝杀剑。
随苏渊动身的刹那,似乎牵动整片天地! “其他人是生是死,我不在乎,但这里有我的兄弟,有我的朋友,岂是你一句说就杀?!”对比漫天的剑雨,苏渊身形宛若蝼蚁,但他所释放出的气势,似乎让这无可披靡的剑雨,变得疲惫无力。
苏渊左右手散发出黑白两色光芒,一股极端的毁灭性力量,在他的双手之间悄然溢散! “破!”苏渊探出的阎罗手用力一握,旋即众人看到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铺天盖地的剑雨陡然凝固,转瞬间湮灭消失。
而具有极端强悍的绝杀剑,同样被凝固在半空,剧烈颤抖起来,表面绚丽的流光迅速暗淡,并变得失去威力。
苏渊一把抓住绝杀剑,表面流光再次爆发,欲要反扑,却在苏渊气息压制下,再一次被扑灭,彻底变为一把古朴无质的长剑。
“你做了什么?!”虚空中的叶修天猛然感觉自己与绝杀剑之间的联系迅速削弱,至止最后被切断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还我绝杀剑!”叶修天咬牙切齿,愤怒到极致,猛地手臂一抬,漆黑能量在掌心凝聚,伴随着毁灭性气息向苏渊一掌拍下去! 这一掌似乎要将天击碎! 见到这一幕,苏渊神色漠然,陡然变化手印,自体内释放出宛若惊天骇浪的特殊力量,以他为中心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
叶修天释放出的掌威,也顷刻间消失了。
没错,消失了! 没有一丝丝涟漪,就这么凭空不见了! 无数道惊恐目光落在苏渊身上,见他衣摆、头发无风而动,看似气息毫无波动,却在无时无刻透散出凌驾在生死之上的超然气势! “我眼睛怎么了?” “什么情况,天黑了?” 猛然间,所有人感到异常,他们眼前世界变了,失去了所有色彩,便的只剩下黑白两色! 仿佛被老式印刷机冲出来的相片,鲜活的世界,变得一片死寂。
经过短暂的交流,众人猛然意识到,是苏渊的气息影响着这一方天地,使之变成只剩下空寂的黑白两色。
“阎罗真身。
”苏渊吐出的声音与他完全不一样,仿佛来自荒古,又仿佛来自天外,灵魂揪动,使得所有人气息被镇压,叶修天的脸庞上,缓缓被浓郁的震撼所充斥! 伴随着这道声音缓缓散开,大地与天空分别散发出黑白两色光束,集中在苏渊身上,一尊充斥着无上威严的老者虚影,缓缓诞生在苏渊身后,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对于世间的一切审判的力量! 阎罗身后浮现一座巨大的青铜高椅,他缓缓坐下,生死因果轮回气息,弥漫在整片天地! 隐藏在暗中的七郎见到阎罗身影,立刻双膝跪下,高呼:“恭迎阎罗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