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都市小说 > 沈暮霍云骁免费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你的头发都白了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你的头发都白了
众人赶到医院时,梁易已经被霍云骁的人控制住了。
在褚酒酒的病房里,梁易垂头站在一旁,身边的保镖严丝合缝的守着他。
褚酒酒坐在病床上,霍云骁随手拖了一把椅子坐着,欧随也站在边上看着。
霍云骁随手挥了挥手,保镖便出去带上了门。
“梁易,欧瑾在哪里?”
梁易垂着头不说话。
欧随急着喊:“你还不说?我们都知道我哥是怎么解毒的了,你是想看着我哥死吗?”
梁易沉声道:“霍先生,我受院长嘱托,这件事决不能告诉任何人。”
霍云骁冷声道:“现在不是你忠心的时候,既然我找到了你,就一定会从你嘴里问出欧瑾的下落。”
欧随激动的上前拉住梁易的衣领:“说啊!我哥人呢?是病倒了吗?你说出来我们才有可能救他啊!”
梁易的头越垂越低,声音都在颤抖。
“病倒?”他扫了褚酒酒一眼,道:“你想的太简单了。”
他这些天独自保守着这个秘密,每天都在承受欧瑾可能会死亡的风险,心理防线已经在逐步崩溃。
欧随紧紧的攥着梁易:“说!快说啊!”
欧随目眦欲裂,情绪俨然在失控的边缘。
梁易一把推开了欧随,喊道:“在疗养院!在山里的私人疗养院!”
霍云骁立刻起身:“出发。”
欧随急忙跟上,褚酒酒也已经换下了病号服准备出门。
路过梁易的时候,褚酒酒停顿了一下,问:“他,是真的病了吗?”
梁易扯着嘴角笑了笑,说:“褚小姐,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我知道这是院长的选择,但是请原谅我此刻实在没法平心静气的跟您对话,因为我准备追随一生的上级现在命悬一线。”
“命悬一线”这四个字好像一下子击中了褚酒酒的心脏。
她的身体晃了晃,快步走出了病房。
众人前往山中的私人疗养院。
这里确实不好找,也很不引人注意,而且梁易切断了所有的网络信号,霍云骁也很难追踪他,除非他真的将滨海市的地皮一块一块的翻过来。
梁易带着几人走到房间门口,深呼吸几口气。
“霍先生,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推开门,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房间里,只安放着一个恒温仓。
恒温仓周围连接着无数仪器,各色电线露在外面,好像禁锢着里面的人。
霍云骁和欧随快步走过去,看见了恒温仓中的欧瑾。
苍白的毫无生气的脸,斑白的两鬓,紧闭着的没有一丝苏醒征兆的双眼。
睫毛在他的眼下投下一片阴影,孤寂寥落。
他看起来不再是从前那个优雅又潇洒的欧瑾,他虚弱、苍白、毫无生命力,像个濒死的老人。
霍云骁脸色铁青:“连线焦野,梁易,我需要你和焦野汇报关于这场手术的每一个细节。”
梁易点头:“是,我知道了。”
霍云骁将几乎滑坐在地上的欧随拎起来,厉声道:“起来!你现在要是崩溃的话,我只能把你关起来,还是你要和梁易焦野一起挽救欧瑾的命!”
欧随扒拉着恒温仓的边缘,勉勉强强站住。
他微微弯着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似乎在抢夺空气一般。
良久,他哑声道:“骁哥,别把我关起来,别关我,我想陪着我哥。”
霍云骁看了一眼身后的褚酒酒,从他们进来开始,褚酒酒就一直没有出声,甚至没有任何动作。
他带着欧随和梁易走出去,将这里的空间留给了褚酒酒。
房门关好,房间里只剩下了欧瑾和褚酒酒两人。
可褚酒酒甚至不确定,欧瑾是不是在呼吸。
这男人像是躺在了冰棺里等着下葬似的,唯有旁边的心电图显示他的心脏还在跳动。
褚酒酒仍在心中抗拒着这个想法,她仍在潜意识里呢喃着:“不可能......”
她主动了那么多次,挽留了那么多次,欧瑾一次一次的羞辱她,离开她,和她划清界限。
欧瑾是不爱她的,此刻他应该在国外出差,甚至在万花丛中潇洒挥霍,怎么可能为了她这个狠心离开五年的女人放弃自己的生命?
可她的脑中不受控制的想起那些被她忽视的、或以为是梦境的画面。
吃饭时恍一抬头对上欧瑾匆忙躲避的眼神。
拍照时欧瑾灼热的几乎烫伤她的目光。
半昏睡时那落在她脸上的恍若梦境般的抚摸。
意识昏沉间男人坐在床边呢喃祈祷的模糊画面。
还有将她揉进骨血的热烈、抵在墙边的深吻、浴室中几近失控的拥抱......
那些藏在记忆中微不可查的细节此刻都变成了尖锐的利刃,一层层剥开她的防备。
每一帧流转的画面都在揭示同一个答案。
他爱她。
爱到无法自拔,爱到不惜性命,爱到只要能让她活下去,他甚至可以不让她知道这份爱。
他由着褚酒酒恨他,怨他,伤害他,远离他,甚至很有可能放弃他们的孩子。
他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褚酒酒这个人。
褚酒酒猛然想起某夜睡意昏沉间,仿若做梦似的,看到欧瑾坐在床边,抚着她的小腹。
她听见模糊的声音呢喃,活下去。
她以为欧瑾在拼尽全力放弃她,可事实上,欧瑾所求仅仅是让她活着。
她明明看见了,她明明听见了,可她已经对欧瑾死心了,所以她忽略了。
如果不是霍云骁和欧随几人执意寻找,她就真的离开滨海了。
欧瑾当真把这场戏做的很好,终于让她彻底相信他不爱她,让她放弃这段感情提起信心重新生活。
可是如今真相揭开的时刻,这场戏的后劲像是宿醉后的头痛,成千上万倍的报复了她。
欧瑾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都不如此刻让她觉得痛不欲生。
如果说她从前后悔过五年前的离开,那么现在她后悔的是五年后的重逢。
她合该死在异国他乡,就不会让欧瑾那样意气风发的男人为了她走到如今这一步。
褚酒酒的手落在恒温仓上方,一寸寸的描绘欧瑾的眉眼。
一滴泪狠狠地砸下来。
她的嘴唇连带着声音都在颤抖:“欧瑾,你的头发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