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兢兢业业的好老板
浅井成实说的确是黑木仁阻止了将川岛迷晕准备将他推下海淹死的他,而后两人合力将川岛带到一个废弃的仓库中绑了起来。
但等法事结束所有人散场后他们再去仓库的时候,川岛已经死了。
“尸体呢?”目暮连忙问道。
浅井成实看向黑木仁,黑木仁显得很无辜的样子说道:“被我扔下海了。
” “什——” “然后又捞起来了。
” 目暮默默收回了要去抓黑木领子的手。
“将尸体推下海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
”黑木仁摊手解释着,表示着他也很无奈。
毛利小五郎不轻不重的批评了一下黑木仁这种毁坏现场的行为就将这件事揭过。
虽说柯南心里上很想依靠这一点来让黑木进拘留所蹲一晚上,但谁让他现在拿的是大叔的声音,不维护黑木的话别说别人,小兰那里就过不去。
“是的,有一个人,早就知道了成实医生的杀人计划,一路跟着他们去到仓库又在他们离开后将川岛英夫杀害,并且制造了第二起和第三起的案件……” “那个人就是……” “就是……”目暮警官下意识的跟着说道。
“——西本健先生自己。
” “什么?!” “当年为了一己私欲杀了从小到大的玩伴麻生圭二这件事给了西本健很大的心里压力,在那之后他便开始每日神经兮兮的,甚至需要靠毒品来进入睡眠,这是刚刚平田先生提过的。
” “但事实恐怕不是这样的吧。
” “西本健是被你们用毒品控制起来了。
” 毛利小五郎揭露了一个真相,当年犯案的四个人除了西本健以外都事业有成,他们把持着月影岛让这里成为一座秘密基地,当地的警察是个老糊涂,而外面的警察再深入也挖掘不到已经被他们搅成浑水的月影岛的秘密。
就像他自杀所留的遗言那样,这里是个太阳永远也不会照耀到的地方。
黑岩等人留着西本健,让他亲眼看着没有了麻生圭二捣乱的他们能将这份买卖做到多好,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去一些麻生圭二给他们的心理阴影。
西本健被折磨疯了,彻底疯魔之前他看见了麻生成实。
龟山勇死的蹊跷,他想夜间去查看一下尸体的时候看见了新来的医生浅井成实在医院里哭着,听他说了他是麻生圭二的儿子。
西本健回去想了很久,觉得因果循环下如果死在麻生圭二儿子的手里,他也算是安定了一些。
他一直关注着浅井成实,直到他确立了计划要开始实施了。
他庆幸于自己是在最后一位,能够有幸看见其余两个人先死。
没曾想有人阻止了浅井诚实杀人,并说要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审判。
西本健无法想象到这具被毒品侵蚀的身体在狱中会是怎么个凄惨模样,便想着由他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他尾随黑木二人前往仓库,杀了被弄晕绑缚的川岛英夫,又以索要毒品和川岛失踪为由约出来黑岩后杀害了他,思前想后下采取了浅井成实的作案手法并留下了写给他自己的话来作为暗号。
他还特意选在了成实医生和毛利兰刚刚值完班后的这段时间,当时两人结伴去了趟洗手间,只要辩辩总能污点嫌疑给浅井成实身上。
接着西本健在听到老警察提到了麻生圭二的儿子后选择朝平田索要毒品,再在众人面前跳楼自杀,为的就是将暗中这个毒品买卖的交易暴露出来,让所有人都得到他们应该受到的惩罚。
同时在心里给自己暗示是当了麻生圭二儿子复仇的刀,死后也能心安理得一些。
浅井成实心想他的计划难道是用广播大声说出来了吗怎么谁都能猜得到。
他朝黑木看去,黑木却面不改色的在认真倾听毛利小五郎的推理,这个由他一手设计出来的真相。
他不得不说毛利小五郎的推理其实大部分都对了,除了凶手。
西本健最终是因为吸毒过量导致常年精神异常,黑木仁稍加引导便接受不了跳楼自杀了。
楼顶的乐谱是黑木仁找若木温人放上去的,他年龄小可有可无又没有嫌疑,只要是黑木仁让他办的事他也会不问缘由的去做的。
而最终的目的则是如毛利所推理的那样,的确是揭露黑岩等人当年的罪行和现在进行着的这条线的毒品买卖。
至于第二起黑岩村长被害的案件,黑木仁推测一定是麻生圭二本人的手笔,而那血留下的乐谱暗号中那句「你将会获得新生」则是说给浅井成实的,也是说给黑木仁的。
麻生圭二认为步入黑暗的成实内心才会获得他一直以来想要的,这才是他们的归宿。
凶手是个死人,那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这么做的就无从得到验证了。
毛利小五郎给出了几点能够佐证的证据,虽然不能够称得上关键性证据,但是佐证他这套说辞却是足够了。
而东京本部传来的验尸报告的确称西本健为高空坠落而亡,体内也的确残存着海洛因的痕迹,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额外的伤痕。
而川岛的尸体在经过黑木的指引后也在那个废弃的仓库被找到,的确如他所说那样是将尸体丢入海中又捞起来的,为此黑木还是收获了一段长达半小时的批评教育。
案件似乎就这么告一段落。
柯南长舒了一口气,他很久没有碰到这么绕圈圈的杀人案件了,特别还有了组织成员的插手,让他束手束脚的。
好在黑木仁完全没有怀疑到他身上,而他有刻意的避免了让毛利大叔当众推理……黑木仁总不会能够根据广播传出来的声音听出来他是用了变声器吧! 江户川柯南觉得自己过了一关。
破案的喜悦刚刚涌上心头,却被门口的黑影吓了一跳。
“谁?!”他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刚刚那一幕被人看到了?是谁?黑木仁吗?可是他刚刚故意将没有证据的东西说出来扯到了黑木仁的身上,按理来讲他应该无法离开警方视线一步的啊。
门口的黑影动了一动,下一刻他走进屋中,微弱的灯光照清了他的面庞。
“温人……哥哥。
”柯南暗叫糟糕,若木温人的存在感太低了,虽然他也知道温人多半和那个组织也有联络,但是据灰原哀所说可能和她姐姐一样也只是个外围成员罢了,在黑木仁这个组织高层的身边毫无存在感。
所以他忽视了,才造成了这个局面。
“啊,毛利叔叔,你破完案怎么又睡着了。
”柯南开始补救。
“难道不是被你那手表里射出来的麻醉针弄晕的吗?”若木温人直接掀了他的老底。
柯南:“……” 这天没法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