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毛利小五郎”的推理
江户川柯南的声音不算很大,但也没有特意放低音量,起码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听见了。
“说是这么说……”老警察看起来有些为难,见东京的长官也看着他,还是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麻生圭二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儿子一直在东京养病,麻生先生过世了他都没有回来。
倒是麻生圭二给他儿子留下了一张乐谱……” “乐谱?!!” “这么有用的消息你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东西在公民馆的仓库,仓库钥匙又在警局,目暮便派人跟老警察一起回警局去取,柯南也自告奋勇要跟着去,说着不等毛利大叔和小兰姐姐反应过来先一步溜掉。
毛利兰只能看着柯南的背影生气的跺脚。
浅井成实有些紧张,黑木仁给了他一个无妨的表情,然后笑着上前和黑岩村长的秘书平田和明攀谈。
平田才是现在最紧张的,他不久前刚刚和西本健打过照面,眼下西本健的身死说不定会和他有关系。
黑木仁就在这个时候上前,装作无意识的告诉他有东西掉了,手里一直死死的攥着那包东西的平田下意识把手从兜里伸出,立刻脸色大变。
“这是什么?”稍微关注这边的目暮立刻过来,想要查看平田手里攥着的东西。
平田见无法隐瞒了,一脸颓然的张开手。
他的手里攥着的是一把装有白色粉末的小包,有了刚刚浅井成实对尸体的报告,目暮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了。
平田和明招供了一切,他从老板黑岩手里拿货和资产家川岛交易,岛上的一部分人也是他们的卖家,其中就包括西本健。
而西本健因为知晓当年麻生圭二的真正死因,一直是从黑岩手中白拿毒品的。
刚刚西本将他堵到厕所里从他手中拿了两包海洛因走,没想到没多久人就从楼上摔下来了。
“会不会是吸食后产生幻觉自己掉下来的?” 这个猜测被大多数的人认同,现在就等本局的验尸结果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而就在此时,目暮却接到一通电话,要他们去公民馆的一楼。
是毛利小五郎。
江户川柯南在老警察那里拿到乐谱后豁然开朗,所有的案件和线索仿佛在他脑子里串联,最终形成了唯一的真相。
他跑去广播室,看见播报器的按键后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刚好在室内上厕所的毛利小五郎因为好奇跟上来,他骂骂咧咧的想要带柯南离开案发现场不要碍事,却被柯南一针撂倒。
手表型麻醉针,阿笠博士的发明,能从手表中射出一个麻醉针,能够迅速放倒一个成年人差不多半小时左右。
毛利小五郎成为最大受害人。
将大叔放倒后让他在一边睡觉,柯南用蝴蝶结变声器变成大叔的声音通过广播传达到楼下的房间内。
“咳咳。
”他先咳嗦了两声让下面的人能听见自己说话。
“目暮警部,我已经知道这三起案件是何人所做下的了。
” “三起?”目暮没等去问毛利为什么要在广播室破案而不是在这个屋里,就被他的话拐走的思路。
“是的,三起。
”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充满了自信,“在目暮警部你们还没有来之前,岛上著名资产家川岛英夫先生在前村长龟山勇的法事中途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 “但我总结了一下接下来出事的这几位,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麻生圭二的多年好友。
” “而我在警察先生那里拿来的这份乐谱,上面就记录了这一点。
” 接下来,毛利小五郎讲述了他们五个人利用麻生圭二飞往各地演出的机会往回进购海洛因并大加售卖,而十二年前麻生圭二提出不想再帮他们做这件事了,而后被四人联手杀害。
“而麻生先生除了死去的妻子和女儿外,还有一个体弱多病一直在东京养病的儿子。
” “给我的儿子成实(seiji)……”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爸爸或许已经远去了。
请原谅爸爸所犯下的错误,这份罪孽会随着大火的焚烧和爸爸远去,而我最爱的儿子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想麻生圭二信中所提到的成实便是成实(
arui)医生你吧。
至于你的姓氏,应该是你东京的养父母的姓氏吧。
” 一楼的大家看向从刚刚开始就面无表情的浅井成实,后者抿着嘴角努力保持面色自如,事实上从刚刚毛利说出当年那段事情的真相时他就快忍不住了。
“没错。
”不用毛利继续推理,浅井成实自己便开口说道:“浅井是我养父母的姓氏,而医生执照上并没有标写罗马音,我才会换了名字的读音在这里生活。
” 他的声音不是一直以来尖细女声,而是偏中性但仔细听一听感觉上还是男声的那种声音。
他大方承认自己就是麻生圭二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儿子,这让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有一些卡壳。
“你回到岛上就是为了给你父亲报仇的?”毛利小五郎问道。
“对。
”浅井成实点头,又看见逐渐向他靠近的警方,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这么说来,成实医生就是杀害两人的真凶了吗。
”目暮警惕的看着浅井成实,只要毛利小五郎那边说是,他就会立刻让手下人将人抓住。
“不是。
”毛利小五郎给出的答案出乎意料。
“诶?!” “我想成实医生是想要下手没错。
”他像是没听见楼下传来的惊诧的声音,继续说道:“但是他被人阻止了。
” “仁……咳咳,黑木先生,是你阻止了他动手对吧。
” 江户川柯南暗道好险,叫仁哥哥叫多了他差点说窜了。
“证据呢?”黑木仁并不按照他的思路走,先是拍了拍浅井成实明显紧绷的肩膀让他放松,再抬头看向声音出处的广播器。
“没有证据。
”毛利小五郎给出了完全不符合侦探素养的推理,“除了那段时间你消失了这种算不上证据的能作案的时间,再就没有别的什么能够证明我说的这句话了。
” “但是成实医生会告诉我们的吧,黑木先生阻止你后将川岛带去了哪。
” 黑木仁看向浅井成实,其余人也看向浅井成实,仿佛在猜测他的回答是什么。
“是。
” 浅井成实这般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