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毛利兰:你们看上去很般配嘛
因为有未知人士盯着这里,毛利等人决定轮换守夜。
黑木仁仗着年轻身体好和若木温人值中间那班,两人为了不打扰到别的人睡觉彼此也没有交流,只是各做各的。
黑木仁在摆弄手机,玩着玩着就听见了音乐声响起,他还以为是自己误点进了音乐播放,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不是。
音乐是从广播播放器中传出来的,正是之前说过的那首《月光》。
江户川柯南一直在浅眠状态,他甚至比黑木仁反应还快,蹭的一下蹿起还踉跄了几步,开门出去直奔楼梯。
他有足够的侦探意识和直觉能判断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木仁虽然慢了两秒,但他速度比柯南快,还是先他一步到达声音的起源——广播室。
机器内的磁带在转动,而机器上面则是趴了一个人,哪怕没有开灯黑木仁也闻到了那熟悉的血腥气息。
柯南进门的时候黑木仁刚刚摸完那人的脖颈动脉,他冲柯南摇摇头。
“死了。
” 接下来,刚刚睡着没多久的毛利兰和浅井成实,以及睡得跟猪一样叫了半天才醒的毛利小五郎都跑了上来。
若木温人则是按照黑木仁的指示留在钢琴房。
“死者黑岩辰次,是月影岛现任的村长。
尸体发现时间是在今天的凌晨两点多,第一发现人是黑木先生你……对吧。
” 穿着棕色外套,常年不换一个打扮的目暮警部说道。
“是。
”黑木仁点头,又摸了摸柯南的头:“仁哥哥只是跑得快一点而已,还是柯南君反应最快。
” 柯南:“……” 黑木仁这个照顾小孩子的性格真的说不上来是好还是不好。
等鉴识人员取完证,尸体就被运回东京警视厅总部进行尸检,而因为是凌晨的时间段,极少有人有不在场证明。
反倒是因为在一起打地铺,他们这些外来人加上一个浅井成实排除了嫌疑。
经过筛选,和黑岩村长有关的人全都到了现场接受问话。
他的女儿黑岩令子有些情绪激动,一直在大声叫喊着让警方快些抓到凶手什么的。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去看警方录口供去了,黑木仁对这个没兴趣,在一旁找到了坐在长椅上的浅井成实,挨着他坐下。
“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黑木仁低声询问到,因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离得浅井成实很近,这样才能让他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这是我之前设计的杀害黑岩村长的方式。
”浅井成实十指交叉,用力按压着手背,神色间有些不安。
黑木仁稍微一想就知道了这一定是麻生圭二的手笔,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儿子这边,自然对他的计划有过探查。
“我最开始想着用乐谱来揭露我的杀人目的。
”浅井成实小声讲述着,“川岛先生那里我本来想放的是「知道吗,下一个就是你了」,而黑岩先生这里是「罪孽的怨恨在这里消除」。
” “可是刚刚出现在地上的血迹乐谱翻译过来是「你将获得新生」。
”黑木仁接上他想要说的话。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暗号?”黑木仁笑笑,“好歹也是学过钢琴的,这种简单的替换方式只要想通了就很好破解。
” “动手的人,是黑木先生你吗?”浅井成实面色平静的询问到。
“为什么会这么想。
”黑木仁歪歪头,“是因为我说了类似的话吗?” “但出于好意的话语和那种靠着鲜血的威胁又怎么能相比。
” “不要被他蛊惑了,我说过我可以……” 黑木仁突兀的停下话语,浅井成实诧异的想要询问他怎么了,就看见小兰已经走到他们身前不远,带着笑容调侃道:“黑木先生和成实医生聊得很开心呢。
” 经过昨天晚上的交流探讨,她们已经能算是好姐妹了。
浅井成实嗓音突然变细:“……才没有。
”他撇过头去装娇羞。
黑木仁嘴角微微抽搐,有点想离浅井成实远点。
虽然组织那地方女的少,适龄女性更少,适龄还谈得来的女性凤毛麟角,但他黑木仁性取向是不会变的! 毛利兰还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说着:“因为很少见黑木先生和哪个女孩子这么亲密啊,园子有一次还打趣黑木先生会不会喜欢的是男孩子呢,这么看来好像不是哦。
” 这下是浅井成实想要离黑木仁远一点了。
他虽然男扮女装,但也只是为了查清父亲当年死亡的真相,而不是他真的要变成女孩子,更不会喜欢上男孩子! 本来有着共同秘密能够相谈甚欢的两人之间氛围逐渐尴尬。
眼中是一男一女十分亲密的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毛利兰:我说错什么了吗? “咳。
”黑木仁连忙干咳一声想要转换话题,就被一个匆忙跑来的人吸引了注意。
来人穿着警服,看脸上那白胡子估计是有些岁数了,戴着小圆眼睛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目暮在训斥他作为月影岛唯一的警察怎么会比他们这些东京来的警察还要晚到,那个警员一个劲的道歉,最终还是目暮见对方年纪实在偏大了才放过他。
黑木仁眯起眼睛。
当地警察是一位老警察了,他在麻生圭二出生的时候就在做警察,一直做到了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岛上的情况了。
他指出黑岩村长和麻生圭二以及两年前身死的龟山勇、失踪的川岛英夫、发疯的西本健五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玩伴;黑岩令子的未婚夫村泽周一不被黑岩辰次认可;清水正人与被村民抵制的黑岩村长正相反,他深受村民的爱戴;又帮助在场的人确实了麻生圭二已经死了,和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丧生在了火灾当中。
然后他扔出个重磅消息:麻生圭二还有一个儿子! 当年因为体弱多病被送去东京治疗,侥幸躲过一劫现在不知所踪的儿子。
目暮立刻让人去查,而黑木仁则在大家都看不见的地方与那位警察对视了两秒。
而就在此时,一道坠物砸到地面上的声音传出来,下一刻在场的唯二两位女性:毛利兰和黑岩令子尖叫起来。
从公民馆的楼顶坠落下来一个人,虽然脸砸地导致一片血腥,但还是能从衣服上认出来他正是西本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