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浅井成实,或者叫他麻生成实。
虽然策划了犯罪但却叫了侦探来希望可以阻止他;虽然实施了计划但刚一动手就被黑木阻止了,并没有杀人。
他还没接触到这些黑暗。
黑木仁不想更多的人去了解、去知道、去探索,最终被黑暗卷席全身不得不坠入下来。
浅井成实是个善良的人,他的那双医生的手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杀人的。
他想要为十二年前死去的父母和妹妹报仇,却不会想到真正的报仇对象会是自己的父亲。
“即便成实医生真的如他所计划那样杀了那三个‘凶手’而后自杀,你将人救下来告诉他实情后他也不会接受。
” 麻生圭二冷笑:“一旦染上鲜血后,只会越陷越深,越发的渴求这种滋味,会逐渐被贪婪所腐蚀,会……” “你说的是你自己。
”黑木仁打断他,不等他反驳:“成实医生会想起被你出手杀害的母亲和妹妹,会假意的接受你的教导然后趁你不备杀了你再次报仇。
” 麻生圭二思考着事情的可能性,越想他越觉得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 “什么赌?” “就赌成实医生能不能在不动手杀人的前提下揭露出十二年前的‘真相’如何?” “赌注呢?” “就赌你的月影岛好了。
” 黑木仁继续道:“若是成实医生做到了,那他揭露出来的真相就要一直是真正的真相,麻生圭二这个人在十二年前就死了,而他的四个发小则是真凶。
” “你会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
至于月影岛,我希望你能和我合作,当然,我会给你培养一个你需要的继承人出来。
” “如果他失败了呢?” “麻生先生想要什么?” “我要成实留下在我身边,同时我要送一个儿子去你们那个组织,你照样要给我培养出一个我需要的继承人出来。
” “可以。
” “这么容易就答应了?”麻生圭二有些意外于黑木仁答应的轻松。
“自然。
”黑木仁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因为我有足够的自信你不会有机会。
” “我可没说我不出手捣乱。
”麻生圭二提醒到。
“我也没想着你会不捣乱。
”黑木仁压根没报这种不合实际的想法。
麻生圭二见黑木仁要走,忍了忍还是问道:“我能问一下黑木先生你为什么要帮成实吗?” 黑木仁站在门口,背对着他。
“因为看到了我自己。
”他道。
“成实医生特别像十五岁的我,拿着枪四处找人报仇,却依旧想要人救赎。
” “当年的我被救赎了,如今我也想救赎他。
” 黑木仁离开了,黑影坐在原地良久,最终叹息了一口气,用仅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 “若是当年也有人……” 黑木仁折返回公民馆,推开钢琴房的大门看见了里面打地铺的四人。
他缓缓关上了门…… “仁哥哥!”江户川柯南连忙叫到,声音大到吵醒了半睡不睡的毛利小五郎。
黑木仁见躲不过,只好打开门,露出了完美的笑容来:“你们怎么都没回旅馆?” “仁哥哥不也没回去吗?”柯南想要将别人的话堵回去。
若木温人可不会瞒着黑木仁,他道:“是因为柯南君说给毛利先生的那封信中写着【开始有影子消失】,而失踪的川岛先生只是第一位却不会是最后一位。
” “我们刚刚去找了西本健先生。
”毛利兰接着温人的话说到:“可是西本先生问什么话都不说,最后更是把我们赶了出来,没办法柯南君提议来这里蹲守说不定会有发现,我们就来了。
” 江户川柯南见真没办法瞒着黑木,索性一鼓作气问道:“仁哥哥怎么自己一个人啊?成实医生呢?” “她回医院……”黑木仁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再一次被打开。
“听说你们没回旅馆,我带了夜宵……诶?黑木先生也在?” 浅井成实拎着一塑料袋的夜宵出现在门口。
黑木仁:“……” 六个人坐下来分食着夜宵,黑木仁跑前跑后也是饿得很了,吃的动作不比任何人慢。
期间又聊了一些有关月影岛的一些传闻,比如半夜不回家会被游荡的鬼抓走,比如小孩子糖吃多了就会灵魂出窍……一些听上去十分不可信的传闻。
黑木仁倒是能窥破一二,第一条怕是这群毒贩为了更好的在夜间活动而传出来的,至于第二条应该是怕孩子误食了模样像是白糖的海洛因。
可恶,好吃的糖果都被他们玷污了! 黑木仁饭后一颗糖扔进自己的嘴里。
他们聊到前任村长龟山勇的死亡,当时浅井成实刚好来到这个岛上,第一份工作就是给龟山村长进行尸检。
他说龟山勇虽然是心脏病发作死的,但眼睛外凸瞪得很大,像是看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
还说当时这个房间好像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
说着浅井成实就走到窗户前,刚要说什么,柯南就一下子从地上跳起。
“谁?!” 一道黑影跑过去,柯南和毛利小五郎从窗户跳出去想要追人,若木温人跟着跑了两步发现黑木仁没有跟上来便停下了脚步。
“黑木哥?”他试探性的问到。
黑木仁不理会他,趁着毛利和柯南都离开的这个时间快速走到钢琴背面,蹲下身子用手摸着钢琴的底部。
很快他眼前微微一亮,稍稍用力就把一小块挡板拿了下来,里面露出了成包的白色粉末。
“这是……”小兰因为好奇走过来,看见了这个东西。
“海洛因。
”黑木仁用手垫了垫分量,“一包大概有十克左右,这里起码二十包。
” “嘶……”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黑木仁将东西放回了钢琴里,让小兰和成实不要声张,而他则是站在窗口等着毛利二人回来。
他们果然无功而返,在这黑漆漆的夜晚追人成了一项很艰难的事情,跟了没两步就跟丢了。
“仁哥哥刚才怎么不跟着出去呢?”柯南心里有些想法,他觉得黑木仁过来别有目的,说不定就是和谁碰面交易。
就好像游乐场里琴酒伏特加和那个公司老板交易一样。
“仁哥哥没柯南君反应快啊。
”黑木仁笑眯眯的摸了摸柯南的头顶,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到。
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