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当地狱中的人向你伸出了手
麻生圭二和组织有合作,这是黑木仁在今天下午才知道的事情。
他的动向一向瞒不住情报部的那群家伙,而他这回事先又没和波本打好招呼,行踪自然就在组织上备了案。
于是交易部的人给他发来邮件进行说明,这才让他知道了月影岛下埋藏的秘密。
十二年前麻生圭二因频繁在海外往国内购入海洛因而被组织盯上,为了自保他将这份产业投入组织的名下,并且假死脱身暗中发展月影岛。
他杀了妻女是真的,妻子朝夕相处有点察觉到了他现在在做的事情,至于女儿他并没有多喜爱,放弃了也就放弃了。
他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扔在火中假装是他,接着从早就准备好的路线撤离,乔装打扮后用了组织给安排的身份继续留在月影岛上。
但毒品交易并没有停止。
组织派来人手盯着,产地越发展越大,直到如今已经有小半个月影岛被囊括在内。
他们白天照样出门社交,到了晚上则化身鬼魅穿梭在岛上的各个小巷。
打包、装运、联络,就这样一批批海洛因从月影岛发往东京本土,大部分的利益交给了组织,剩下的钱也足够所有参与进来的人喝一口汤。
因为麻生圭二掌握着国外的部分进货源,他分到的汤足有半口,剩下的半口再被参与者推选出来的代表分上一半,才会往下分摊。
每年的村长选举都是在选这个代表的人选,参与者也分几个派系出来,如果他们推选出来的代表拿到了代理的位置,那么他们就会比别的派系的人多分到一口。
他们满意了,但麻生圭二不满意。
他想这份生意本就是他的,虽然没有组织的话根本没有机会扩展到这么大,但人心本来就是贪的,他想贪更多的钱出来。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套出了组织手上的几家进购商的联络方式,自己联络后加码让他们与他合作,再利用月影岛组织的人手进行洗白后发往东京,这样一套下来进价虽然往上抬了,但分得的钱反而多了。
麻生圭二贪得越来越多,很快就引起了组织的警觉。
他杀了那个怀疑他的人,并造成了对方想要卷钱逃跑的假象。
组织信了,因为他们本就没把这个生意多放在眼里,自然没有闲情逸致去查。
就这样麻生圭二浑水摸鱼,真的让他做成了月影岛的无冕之王。
而就在这时,他的儿子回来了。
麻生圭二这些年来也有情人和私生子,但那些情人看重的只有他的钱,而私生子也没有多大的本事一个个全像呆头鹅一样。
他本不喜欢自小体弱多病的成实,成实这次回来也只不过让他多看了一眼,直到他得知成实在暗中打听他的“死因”。
麻生圭二来了兴趣,让人放出消息给他,诱导着他走到前任村长龟山勇面前,又事先给龟山注射了少量致幻剂外加一些心理暗示,等成实说出他是麻生圭二的儿子后龟山果然崩溃了。
他将十二年前参与杀害麻生圭二的事情全盘托出,又供出了和他同谋的另外三个人,然后就因注射药物加情绪激动导致心脏病突发过世了。
龟山勇最终死于《月光》的伴奏中。
看腻了奉承他只为了得到钱的那群人的麻生圭二突然喜爱上了这个多年后回来为他报仇的体弱的儿子。
于是他为他扫平了障碍,看着他设计了一整套的杀人计划,只有最后给毛利小五郎下预告信让他不是很满意。
一只脚迈入黑暗的人是无法再退回去的。
将计就计是麻生圭二所擅长的,既然他的宝贝儿子想让侦探来揭穿他,那他就帮他一把让他彻底被侦探揭露。
然后投入黑暗中来接手他这黑色产业。
黑木仁还真没想到着,他摸着下巴思考道:“所以毛利先生第二次接到的那通电话和那五十万日元都是你的手笔。
” “不错。
”黑影也就是麻生圭二承认下来,“虽然我不知道成实为什么要选这个刚破获了几起案件的不入流侦探,但做父亲的总要包容孩子的一点任性嘛。
” 黑木仁夸他真是个好父亲。
“只不过抓了我下线的下线的黑木先生也跟着一起来了是我没有想到的。
”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这么了解组织。
”黑木仁回敬他一句。
麻生圭二阴恻恻的笑到:“毕竟可是和你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谁还没点门路啊。
” 黑木仁心下叹气。
组织不光有外部人的渗透,还有内部人的出卖。
他一个偶然过去的高层人员都能在一天时间内被人卖给对方,这样的组织真的烂透了。
黑木仁不满,但却对现状没有任何办法。
别说他了,换琴酒来也是一样的毫无对策。
要不然怎么琴酒最近借酒消愁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呢。
“那么这位黑木先生,你是想替组织收回这处产业呢,还是想和他们中的某些人一样与我同流合污呢。
” 麻生圭二的声音犹如恶魔低语,在黑木耳边响起。
“如果我都说不呢?”黑木仁的声音依旧平和,没有什么波动。
“不会吧。
”麻生圭二换了个坐姿,“你不会想要端掉这里吧。
”他见黑木仁点头后就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猖狂大笑: “得罪你的同伙,又损失了钱,只为了把半个岛的人送进监狱?” “图什么啊! 你觉得你的行为很伟大高尚吗?你会得到谁的认同谁的赞赏和帮助吗?不会的。
你的同伙只会觉得你断了他们的一笔财路,而你的组织会认为你吃里扒外。
” “破案的警方呢?他们要接手社会的莫大舆论,整个东京开始人人自危人心不稳,上层会感激你吗?” “你这样做于任何人都没有意义可言,收起你那慈悲心吧,连人都杀的家伙还妄存什么善意啊——!” 麻生圭二咆哮,而黑木仁却淡淡说道: “但成实医生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父亲是这样的人。
” 麻生圭二的声音顿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