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这双手不能被染脏
今天是前任村长龟山勇在公民馆举办法事的日子,换句话说两年前的今天正是这位龟山村长过世的日子。
毛利小五郎在等待黑岩村长的接见中途在公民馆四下转悠着,当他们来到一个房间后便停下了脚步。
这个房间很大,但只在正中央摆放了一架钢琴。
钢琴上面铺满了灰尘但是房间内的灰尘却很少,像是有人勤打扫着房间却故意忽视了这架钢琴一样。
毛利小五郎走到窗户边上,感叹着窗外的海景。
黑木仁和江户川柯南则是对这架钢琴起了兴趣,两人一前一后的参观着钢琴。
黑木仁没有上手触碰,而柯南却是相对大胆的掀开了钢琴的琴键盖。
“不、不要碰啊!”门外突然进来一人对他们大喊道。
“这个是麻生圭二死亡当天演出所弹的被诅咒的钢琴啊!” 黑木仁听着这个名叫平田和明的现村长秘书编瞎话。
他一向不信鬼神邪说,更别说这种带着浓烈的劝退性质的诅咒传说,他反而觉得越是这样就越代表这里有秘密。
他站在钢琴后,在不引起人注意的前提下仔细的查看每一寸地方。
钢琴上面有很多浮灰让人不想上手去触碰,可他刚刚试探性的摸了摸钢琴下方,灰尘却没有那么多。
这架钢琴里面,多半是藏着什么东西。
柯南开始作死的弹起钢琴来,黑木仁无奈的和他们一起被请出这间屋子,在外面碰到了来参加法事的浅井成实以及和她同路的川岛英夫。
黑木仁笑着打了招呼并进行了自我介绍。
公民馆内前任村长在做法事,他们这种刚来的游客实在没理由进去,于是便一起坐在门外等着法事结束再找村长谈谈。
黑木仁见天色已经完全黑掉了,有些坐不住的站起了身。
“仁哥哥你要去哪啊?”柯南眼前一亮跟着站起来。
“太无聊了,出去走走。
”黑木仁对孩子还是有耐心的。
但这个孩子实在是太熊了,江户川柯南怎么会放弃这个跟住黑木仁的机会,一直吵着要和他一起出去走走。
“黑木哥是要出去查案的不能带你。
”若木温人给他俩打着圆场,“要不然你跟温人哥哥出去走走?” “我才不要,我就要跟着仁哥哥!” “好了小鬼!”毛利小五郎一个拳头下去让他安静,“你给我老实的待在这里不要乱动。
”他看了一眼黑木仁又连忙收回目光。
黑木仁有些心疼这个挨打的熊孩子,但毛利小五郎的做法的确让他省事了不少,于是从兜里拿出一把糖果塞给柯南算是补偿,接着便背对公民馆离开。
柯南:他不想要糖他要跟着qaq。
若是只有毛利大叔和小兰在的话说不定还真让他给跑了,但若木温人一直在一旁盯着他只要他动一下都能察觉到注视,这就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眼见着黑木仁的身影消失,柯南都没有跑出去。
他为了安全起见也没有在黑木面前使用阿笠博士给他发明的信号发信器,只好无比郁闷的在原地叹气。
黑木仁从公民馆正门离开后又绕了一圈绕到背面,刚刚在钢琴房内看过,公民馆的背面是海。
海浪拍在岸边,哗啦啦的声音听起来很治愈。
黑木仁漫步在其上,很快就看见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海边上一个瘦小的人将一个高大的人放倒,正当他要把人拖到水里淹死时,一声轻笑让她浑身绷紧。
“成实医生,这么巧啊。
” 浅井诚实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露出了森然的笑容。
“本来我还想着把你诬陷为凶手呢,现在不需要了。
” 她褪去了白天的温柔亲和,现在笑得森然冷清,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为什么?”黑木仁不是很理解,“你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敌意。
” “你是和川岛搭上线了才在这个时候来这里会面的吧。
”浅井诚实像是什么都知道了一样,冷笑道:“你在他面前故意提起有关糖果的字眼,是在和他对暗号吧。
” “川岛的下家在前几天刚被警方抓获,他觉得只是藏在书里太不安全了,刚刚想出可以制成食物运输,你这个糖果屋老板就来了。
” “你也同样该死。
” 浅井成实突然出手,黑木仁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后撤一步,躲开了她的拳头后一个近身挟制住她让她无法动弹。
“从小身娇体弱的麻生圭二的儿子可不是我的对手。
” 黑木仁松开手将浅井成实推开两步,看着对方脸色大变,更加愉悦的笑到:“怎么,现在还让我去死吗?” 浅井成实……或者叫他麻生成实也不错,站在原地恶狠狠的看着他。
若是目光能杀人,黑木仁或许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其实你误会了。
”时间不多,黑木仁不想浪费,“我不是来找川岛想做他的下家贩卖毒品的。
” “谁信。
” 黑木仁不为所动的继续解释道:“我是亲手抓了米花图书馆的老板将他送到警局,然后调查了那批货的进源才找到这里的。
” “成实医生,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要揭露这批贩卖毒品兼杀人的罪犯。
” “你知道?”浅井成实眯了眯眼睛。
“我连你的身份都知道了,你认为我不会知道十二年前案件的真相吗?” “我是特意来阻止你杀人的。
” “阻止我?”浅井成实目中带泪嘴角冷笑:“他们将我爸爸妈妈和妹妹扔进大火烧死,你却要阻止我杀他们?” “你向毛利小五郎发出预告信不正是想要他阻止你杀人吗?” 浅井成实沉默,黑木仁却笑了: “我帮你杀人好不好。
”他笑着看浅井成实变了脸色,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哪里不对。
“我帮你杀人,而成实医生你只要看着就好。
” “为什么?”他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种替人杀人报仇不求回报的人。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当我有能力的时候,那些欺负过我差一点折磨死我的家伙们全都死了。
”黑木仁温和的看他,目中带着十足的真诚。
“我的双手并不干净,但成实医生你的双手可是救过人、让小孩子不再疼痛了的,被弄脏真的太可惜了。
” 他看着依旧昏迷的川岛英夫,眼中仿佛闪烁着光。
“我会向你展示我的诚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