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资本家与社畜的天然对立关系
当黑木仁自己一个人拎着小吃回来的时候铃木园子还特别可惜的询问了安室先生的去向。
“他最近在找工作。
”黑木仁信口胡诌,“毕竟他当侦探赚不了多少钱,目前处在经济危机之中。
” 柯南想了想安室透开来的马自达,对黑木仁这句经济危机嗤之以鼻。
园子大小姐最不缺的就是钱,但她十分体谅没钱的人的苦楚,便按捺住想要撩汉的心再等几天。
“不过黑木先生你的糖果屋怎么办呢?”园子又问道。
一旁的毛利兰竖起了耳朵,她得知了一部分父亲和黑木的事情后就这样了,想说话又不敢多说什么。
“不知道啊。
”黑木仁也在想招工的问题,再从组织中派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又要操心两人的合作问题。
组织的派系虽然不是很分明,但也是有的,随便找一个的话恐怕能把你卖的连裤衩都不剩。
但要是招普通人进来的话难免有些不方便,他的糖果屋可是时刻准备着迎接琴酒的大驾的,而且藏有很多秘密,说不好就被翻找出来。
“黑木先生你那朋友不是正在找工作吗?”铃木园子眼睛闪啊闪的,“为什么不让安室先生来试试看呢。
” “他拒绝我了。
”黑木仁无奈的摊手,“他说要想做好朋友的话就绝对不能扯上金钱关系,要不然朋友间的性质都变了。
” 黑木仁疯了才把波本这个麻烦事一堆的定时炸弹放在自己身边。
铃木园子只能无奈的叹气,想着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再见到帅哥。
大家都没什么兴致,简单的吃过一口东西后便要各自散了。
现在天色还早,也不用担心孩子们自己回家不安全,黑木仁也绝了去挨个将人送回去的想法。
若木温人一直低落着,毛利兰安慰了他很久都没有什么效果,黑木仁将人拉到自己这边来包揽了这个活计,又看了看有些不自在的小兰,无奈的笑笑。
“小兰你完全还可以把我当做那个糖果屋老板的。
”黑木仁神色温柔,“我既然当初选择了放下,就不会自己再捡起来背负。
况且这件事上只有小兰你一点错误都没有,不必为此发愁。
” “可是……”毛利兰还想说些什么,黑木仁打断道:“我要恨也是恨那真凶,而他已经伏法了。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也早就放下了那段过往。
” “可是黑木先生不还是没有再用原来的名字吗?”跟着小兰一路回家的柯南“童真”的问道。
“那是因为收养我的家庭给了我这个名字。
”黑木仁低头跟他解释,“虽然他们也说过可以不用改名,是我执意要改的。
” “好了,我和温人回糖果屋一趟,回见了。
” 黑木仁拉着若木温人停下,他们的对面就是关了门的糖果屋。
“那,黑木先生,回见。
” 毛利兰温柔的冲他挥手,连带着江户川柯南也不情不愿的挥手说了再见。
黑木仁将人拉进屋内,去后厨捣鼓了一阵后端来两杯柠檬水。
他看见若木温人还沉着的脸时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道:“你居然真的在伤心。
” 以若木温人平日里表现出来的对情报的认真态度与对周边人的表里不一,他还以为温人一直在演戏呢。
“黑木哥是早就计划好夕纪姐会死的吧。
”若木温人愤愤的喝了口柠檬水。
“有想法,但还没实施。
”黑木仁也不瞒他,“她搞小动作的情报还是你给我的呢,怎么这会儿反倒是你自己过不去这个坎了。
” “是组织的人动的手吗?”若木温人不信身为组织成员的阿奈夕纪会像今天推理的那样那么容易中招。
“不太清楚。
”黑木仁并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他内心中也倾向是组织的人下的手,而且是亲近宫野一家的人。
但那太多了,而且大部分是科研部的人,这么残暴的动手方式不像他们能做得出来的。
若木温人想要调查这件事,黑木仁表示阻止。
调查组织和调查工藤新一完全是两种难度,调查工藤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万一查到了组织的什么隐秘来,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若木温人的心情好了一点后就离开了,黑木仁也不知道是否打消了他的危险想法,他为了不让温人再想这里的事情,着重提了一下米花图书馆的案件。
米花图书馆这几天都是关门的状态,听说新的馆长已经选好了,下周一就能上任,到时候黑木仁就又有书看了。
但那隐藏在外文书籍里的货还没有来源消息,黑木仁让若木温人在这件事上上心,也算分散他的注意力了。
次日糖果屋照常营业,只是少了位员工让黑木仁有些不适应,幸好今天是周六客人不像往日那样在某个时间段集中,且若木温人推了这两天别的兼职来帮他分担工作。
“招工告示写好了吗?”黑木仁趁着店里清闲的时候去后厨写写画画,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若木温人就来里面问一下。
“可以了。
”黑木仁将告示贴到了门外。
“……”温人犹豫了一下,十分艰难的看向黑木。
“怎么了?不满意?可以再往上加。
”黑木仁没看懂他的意思,递过去笔。
“别加了。
”若木温人按了按太阳穴,“黑木哥你这种要求,能达到的人都去店面做点心师傅了。
” 黑木仁的要求是:会做奶茶、果茶等一系列饮品且会自行开发经常推新;会制作各类蛋糕、饼干等小食;早七晚七共十二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等。
若木温人现在都觉得阿奈夕纪会不会是过劳死然后被伪装成的他杀。
黑木仁:“……” 他这要求……组织真的一抓一大把啊! “那要不然我还是去组织问问吧。
”黑木仁也头痛,“算了,两边一起进行吧,实在不行降低要求也好。
” 他在告示的最下方补上了一句:要求可按照具体情况实时更改。
若木温人不抱任何希望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