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被人认出来了!(第三更!)
毛利小五郎话音一落,大家的目光就全集中在了黑木仁的身上。
原本正在排除选项的黑木仁一愣,反应过来后逐渐沉默。
“不会是仁哥哥啦!”率先炸毛的又是小孩子们,他们在经历了阿奈夕纪的表里不一后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明显不足,这份不足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
江户川柯南眼前一亮,他要是将黑木仁污进监狱的话,是不是就能在调查的时候窥探到组织的秘密了! 柯南神色激动,这让躲在他身侧不想面对组织气息的灰原哀表示疑问。
她的疑问并没有说出口。
“我没有时间,没有动机。
”黑木仁解释道,“那天晚上目暮警官最清楚了,我在案件结束后送孩子们回家然后回了糖果屋睡觉。
” “我可以证明的,黑木哥将床让给了我,自己睡了沙发。
”若木温人附上解释。
“那时候是几点?”目暮问道。
“呃……”若木温人一下卡了壳,“大概,不到一点吧。
” “也就是说这位黑木先生完全可以等你睡着了后再偷偷出门咯。
”毛利小五郎自信的推理着,“他回糖果屋还将床让给你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做不在场证明,要不然他也完全可以把你送回家里去。
” “而且黑木先生不是没有房子吧。
”柯南插话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家在杯户町来着。
”他睁大眼睛的模样很单纯,就是话语中指向性过强。
“那又如何呢。
”黑木仁面上看不出喜怒来,只是没有了那和煦的微笑看起来有些可怕。
“柯南君你怎么能这么说。
”步美泪眼婆娑,“仁哥哥明明那么温柔……”她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因为在她眼中夕纪姐姐一样很温柔的。
灰原哀避开了柯南与步美之间的站位,她有点受不了步美一口一口的【仁哥哥】。
她很容易代入回组织琴酒那张冷冰冰的脸。
“若木,你能证实黑木一晚上都留在糖果屋内吗?”目暮又问道。
若木温人很想说他可以,但说的太绝对的话肯定会被认为是为了不让黑木仁有嫌疑而做的伪证,便卡在了原地没有回答。
黑木仁:…… “证据呢?”他依旧不慌,还是淡淡的问道,但他此刻的状态却让对他稍有了解的几人感到不安。
黑木仁一向温顺,他从未生过气发过火,也一直笑眯眯的,即便有时候心情不好也是把情绪摆在了脸上告诉你我不开心了快哄哄我,一般孩子们多闹一闹他就重新笑出来了。
但从未有过的,他现在这个表情。
灰原哀回想,哪怕是在组织被御鹿挤兑、被琴酒用枪指着、被安排了繁琐的任务等等时候,黑木仁也只会笑着应下说可以。
为什么呢?只是因为被污蔑了他是凶手吗? “鉴识人员说被害人的死亡时间为凌晨三点到五点,发现尸体的时间是早上八点零五,而我们在凶器上提取到了不属于被害人的指纹。
” 后一点是黑木仁不知道的,他皱了皱眉仿佛料到了接下来目暮说的话。
“我们想提取你的指纹,你看……” 指纹。
黑木仁阖了阖眼,闭嘴不做声,他抗拒的态度让人看在眼里。
“黑木先生?”一直没出声但是坚信黑木仁不会是凶手的铃木园子睁大了眼睛。
毛利小五郎自认为抓到了关键性证据,上前一步就要拉扯黑木的袖子,“你跑不了了,不愧是我名侦探毛利” 他话还没说完,黑木仁突然抓住他伸来的手,接着右手朝他脸上砸去。
毛利小五郎没有想到黑木仁会突然动手,但他实战经验丰富,一个侧步躲开拳头后就要给他一个过肩摔。
格斗是黑木仁擅长的方向,他下半身用力让毛利没办法将他拎起,双手却是扯着他的一臂,想要给他摔倒在地。
毛利毫无准备下躲过一次攻击就很勉强了,黑木仁能从组织毕业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被躲开一次也是没想到毛利反应那么快。
就在毛利小五郎就要被压倒在地的时候,黑木仁一个收手后退,躲开了迎面的破风声。
“爸爸,你没事吧。
” 是小兰。
她扶起了毛利小五郎后面色凝重的看向黑木仁,惊讶于他的身手也愤怒于他的出手。
“为什么?”她问道,“黑木先生难道真的是凶手吗?”她同样不敢置信,但她找不到别的黑木仁拒绝采集指纹并向她爸爸出手的理由。
“毛利先生是不是就只会靠嘴污蔑人是凶手。
”黑木仁一字一句的将每个音咬得很重,面色冷凝,眼中充斥着愤怒。
他用力得狠了,连嘴唇都泛着白,全身轻微的颤抖着,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黑木先生!”目暮警部上前喝道,“毛利老弟也只是想让你比对一下指纹。
” “好,我给你比对。
”黑木仁嗤笑了一声,目光丝毫不避讳的一直盯着已经站起来的毛利小五郎,“真希望由毛利先生亲手送我进监狱,好团圆了我们一家三口。
” 他话说出口,在场的人都有些惊疑,就连上前采集指纹的高木都不由得收手,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小兰指着黑木仁惊讶的叫了一声。
“你,你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吭哧了半天也没完整的说出话来,最后着急的往回走了两步把铃木园子从人群中拉出来道:“他是不是之前那个,我们送去医院的那个?” 铃木园子一脸懵逼,黑木仁原本冷峻的面容微微一缓,不做挣扎的让高木采集了指纹。
“就是,就是四五年前那个浑身是伤好像被家暴过的黑色衣服的少年,你还给他垫付了医药费。
”毛利兰解释道。
她这么一说园子也想起来了,那个奄奄一息的男孩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的场面可是她的童年阴影呢,后来从医生口中得知若不是送来的及时怕是连命都没有了。
这么一看,不笑的黑木仁,五官的确很像当初那个男孩。
特别是板着的脸和那双十分冷漠的眼睛,园子不会忘记。
黑木仁心底愤怒的情绪被她俩搅和了,只余下微微一叹。
这把他认出来的时机太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