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毛利小五郎:犯人就是你!(第二更)
若木温人也很无奈,他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的电话,情绪失控也被看了个清楚,若是不说实话的话他连脱身都做不到。
看着浩浩荡荡走过来的人群,其中还有自己的女儿的时候,毛利小五郎按下了抽搐的嘴角和额头迸发的井字。
他没有时间发火,因为四处寻找目击证人的高木警官回来了。
他还带回来一个人。
看着被警察压住不让乱动的陌生男人,目暮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高木,高木咳嗽一声便开始了他长篇大论的解释: “首先我去询问阿奈小姐的邻居,但他们对她都不是很熟悉,只知道她每天早出晚归的,有时候还一身酒气的回来,打扮得也花枝招展看着不像是正经工作……” “夕纪姐姐才不是这样的人!” 他的话被打断了,低头一看是三张愤怒的小脸。
“夕纪姐姐可温柔可温柔了,她是在糖果屋打工,才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工作!”愤怒一号步美道。
“夕纪姐姐经常会给我们好吃的,还会按照我们的口味研究新的果茶。
”这是愤怒二号光彦。
“夕纪姐姐……吸溜。
”这是想到了好吃的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的元太。
高木涉:“……” “咳。
”目暮重重的咳嗽一声,警告了孩子们不要随便插话,瞪了一眼高木让他简洁点说。
高木无辜,他只好去掉过程只说结果。
“总之我们在走访了很多家后在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商店中得知昨晚阿奈小姐曾在这里买了包香烟,等她走后有一个黑影跟了上去。
我们查了门口的监控,又经过对比排查,找到了这个人。
” 众人看过去,被抓的男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脸上写满了沧桑,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而他的故事相当的劲爆了。
阿奈夕纪曾经在一家保险公司做销售,那家公司在她离职后就倒闭了。
而她在职期间做了一件大事。
她联合医生给眼前这个男人卧病在床的母亲开了病危通知单,又骗男人她可以给母亲作保并讨要了一笔委托费,再联合公司骗取了男人所有的钱财。
被说是命不久矣的母亲没几天就能出院了,医院以当日数据出错为由象征性的赔偿了点钱,男人为了骗保金额大一点还去借了高利贷,现下家徒四壁天天有人上门催债,还被打进医院了两次。
他恨极了阿奈夕纪,便一直在打听她离职后的情况,一直让她打听到了她住址的附近。
于是这才有了蹲守和跟踪。
故事讲完后全场人都傻了,黑木仁也傻了,特别是当他听到阿奈夕纪一次足足骗了两亿日元后。
“夕纪姐姐……不会是这样的。
”步美都快哭出来了,她印象中的阿奈夕纪温柔体贴,怎么会像他口中说的那么狠毒。
目暮给男人看了几张照片,男人指出阿奈夕纪那一张,说就是这个人。
这下,大家才算开始相信故事的真实性。
于是继续听下去,当晚男人本来在那片区域晃荡着看看能不能看见本人,就看到阿奈夕纪从便利店出来,忙跟了上去。
但是天太黑她走的又快,没多久就跟丢了。
“当时的时间是零点刚过,我看见便利店零点交班的员工和她一起出了门。
” 目暮和佐藤对视一眼后问道:“那你跟丢了是什么时候?” “不记得。
”男人摇头,“但天还很黑,应该离出太阳还早。
” 眼见人交代完了要被带回局里进行再一步审问,黑木仁突然问道:“还未知道你的名字。
” 男人已然放弃挣扎道:“二村由生。
” 黑木仁眼前一亮,“电脑中那个名单。
”他提示目暮警部。
目暮也想到了这一点,连忙让人将打印出来的名单拿过来,从上往下看很容易就找到了他的名字。
“这么说来这个名单是……”毛利小五郎带着惊讶的猛吸了一口气,“她这是骗了多少钱啊……” 阿奈夕纪营造出来的形象彻底崩塌,认识她的这群孩子都有点懵,但还是能够接受现实。
他们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后集体跑来沉思的黑木仁身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安慰他。
黑木仁:“……” 他在孩子们眼中的形象到底是什么? “我看凶手八成就是那个二村了。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发表着他的见解,“他深恨着阿奈小姐,看见她独自一人走在小巷上,就用随身携带的刀杀了她。
” 黑木仁眼眸暗了暗,这是不可能的,别人不知道但他可知道,阿奈夕纪武力值高超,区区一个没有学过任何格斗技巧的普通人根本打不过她。
而且看尸体的位置以及她完全没有的反抗痕迹,表明她应该是认识行凶的人,并且完全没有想到ta会突然出手。
黑木仁陷入了沉思,而另一边同样沉思的还有江户川柯南,他已经忘记了今天来找黑木仁是要做什么的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案件。
黑木仁能想到的东西他自然也能想到,虽然没有看见尸体的全貌,但跟着他们返回现场的柯南可是看见了现场的样子,结合老实人高木告诉他的一些情况轻易的推理出和黑木仁一样的东西。
问题是他现在没有办法进行他的推理。
若是在场没有组织的人的话,他完全可以“啊嘞嘞”的将毛利叔叔带上正路,但是为了避免引起黑木仁的怀疑他要束手束脚的许多。
但有一个人却是可以反驳毛利小五郎。
若木温人将他的见解说了出来,大致内容差不多,并且认为凶手应该不会是二村由生。
“你是谁啊?”毛利小五郎这才注意到若木温人,然后意识到他是和他女儿一起来的。
“若木温人。
”温人的声音小极了,他被毛利审视的眼神吓到了,原本就是鼓起勇气进行的推理,现在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原本听到正确思路觉得很开心的江户川柯南:“……” 他忘了,温人是个怕生的性子来着。
“爸爸。
”毛利兰给他解了围,“温人是我学弟啦,目前在黑木先生的糖果屋进行兼职,也是认识夕纪小姐的。
” “这样啊……”毛利小五郎看了眼身材瘦小的若木温人,又想到他刚才说的熟人作案,又看了看一旁看起来比较壮实的黑木仁。
“那这位黑木老板不是很符合熟人的特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