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糖果屋的不正常歇业(第一更,求首订~)
黑木仁看着酒柜中令毛利小五郎垂涎欲滴的酒瓶,很快的分辨出它们的名称、产地以及价钱,然后发现就凭这一酒柜的酒钱阿奈夕纪就能买下一个和这差不多大小的房子。
黑木仁:“……” 暂且不提阿奈夕纪为什么要在这里摆放了几乎所有款式的洋酒,他现在要怎么向警方解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员工呢? 全场识货的不止他一个,毛利小五郎别的方面不行但认酒这方面还真没输过。
他爱不释手的翻看着每个酒的名字并给出大致的价格,一看就是馋且没钱的代表。
黑木仁随着他的话语也细看了这五六十瓶普普通通的酒,想了一下刚才的摆放位置后微微眯了眯眼。
差不多全是组织在东京活跃的成员,等级由高到底排下来的。
这边目暮果然询问了为什么宁可买酒也不换个房子住或者是买辆车的问题,黑木仁总不好说这里就是给她表面身份住的地方实际上她豪车豪宅都有,只好笑笑表示自己不知道。
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直到警局那边传来消息在尸体上和电脑中都找到了线索。
尸体咽喉部分被检验出有安眠类药物残留,奇怪是的胃中没有,因此推断在阿奈夕纪被害前曾被迷晕过。
而电脑内部则记录了一些人的名字、住址和职业。
别说目暮警部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了,就连黑木仁也少有的有些懵。
“要不将这些人都叫到警局询问?”佐藤看了眼二三十人的名单。
“先调查一下这些都是谁吧。
”目暮觉得这个工作量太大了,有必要进行筛选。
在有结果之前,他们先从尸体中的安眠药物着手。
与此同时,江户川柯南无比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点。
今天没有轮到他值日,小学一年级也没有社团活动,他们星期五的课只有半天。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黑木仁套话了! 坐在他身边的灰原哀则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她本意是不太想来的,但又放心不下心情激动的江户川,怕他一不小心反被套路了,便带着坚决不能让人怀疑的心态来上了课。
灰原哀是反对江户川柯南现在就去找黑木仁套话的,虽然柯南满脸写着自信,但灰原哀想到几次他在毛利兰面前的慌乱,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
但她和阿笠博士两个人加一起都没劝动柯南,只好改迂回战术。
“比起这个,”灰原哀在柯南兴奋上头的时候泼了桶凉水,“你应该仔细想想怎样跟那三个孩子说取消今天下午的探险游戏。
” 江户川柯南一顿,的确,他和孩子们早就约好了今天下午去玩。
若是别的事情的话他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好,但若是去糖果屋的话他难免会碰到同班同学,随便一传就会让那三个孩子知道他在骗人了。
江户川柯南陷入了头痛。
好在他没痛多大一会儿,就被灰原哀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之前你说你喝下白干后短暂的变回了工藤新一的身体了对吧。
”灰原哀一边装作上课认真听讲的样子一边小声说道。
“在那之后我稍微研究了一下,觉得应该是你当天的感冒状态和白干引起了反应。
” “那你能做出解药来吗?”柯南突然兴奋,声音也稍微大了一点。
“江户川同学!”讲台上的老师愤怒了! 灰原哀:“……” 要不,咱还是别去套话了吧? 课间的时候灰原哀将话跟柯南说全,凭现阶段的研究短期内应该不会有成效,但要是从警局拿回来的那个磁盘里有相关的资料的话说不定进度会快一些。
江户川柯南已经在幻想自己变回工藤新一逮捕组织成员大杀四方的场面了。
中午放学,柯南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跑后被抓回来,接受了三个孩子的谴责后灵机一动提出去糖果屋吃午餐再去探险,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灰原哀觉得有人打掩护也能让这个大侦探收敛一点,便没有阻止。
而当他们到达糖果屋的时候意外发现今天居然停业了。
“仁哥哥今天没有开业诶……”步美的语气中充满了失望,她刚刚想了好久各种花花绿绿的糖果,现在十分想吃。
和她一样想吃的还有一堆孩子,大家围在糖果屋门前叹息着,然后三三两两的离开。
灰原哀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有些苍白,趁着三个孩子在前面表达自己的失望的时候拉住江户川柯南,低声道: “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察觉到了什么?” “有人?”柯南抓住了她话中含糊的地方。
灰原哀神色不明的看了他一眼,小声道:“他自己开的店,你觉得会让普通人插手吗?” 柯南瞳孔地震。
正当他们讨论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哎?黑木先生居然没有开店吗?” “小兰姐姐!”四个小朋友一起喊着,全然不顾刚刚说话的是铃木园子。
“不礼貌的小鬼们。
”铃木园子敲了一下距离最近的柯南的头表达了不满。
唯一被敲的柯南那个气啊! 灰原哀则是皱眉看着一路跟着来的若木温人,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躲。
“我给黑木哥打个电话吧。
” 若木温人的注意力没在孩子们这里,有些直觉的他敏锐的察觉到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黑木仁正在吃午餐,和他同桌的是目暮警部、佐藤和毛利小五郎。
由于那边还在勘察,他们只是吃了一顿普通的盒饭。
期间毛利小五郎听佐藤说了一嘴昨天晚上黑木仁还帮他们抓了一个犯人,黑木仁则是突然想到了去上学的若木温人。
那孩子心地善良,阿奈夕纪又是真心对他好的,若是知道了她已经身死怕是得受不小的打击。
若木温人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黑木仁眼神请示了目暮警部后将这边的情况粗略的说了。
本来目暮考虑到若木温人还是个学生便没有在上课的时间叫他过来,若木温人在知道后要求过来是他们预料到的,反正下午的社团活动可以请假,对于学习没什么影响。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过来的不是温人一个,而是一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