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雨夜(第一卷完)
黑木仁以为以雪莉的身份背景会有几天的缓冲时间来让科研部的人进行商议才会下最终决定的,他没有想到判决来的这么快也这么突然。
作为组织三大干部之一的审判官白兰地,主要负责科研部和后勤部的他在组织中可谓是权势极大。
他能够下琴酒不敢下的决议,能知晓朗姆都不知道的情报,能只在组织挂个名将所有的事务全扔给下面的人处理,也能过问组织所有的项目决议。
黑木仁只是零星从琴酒和贝尔摩德口中知道这个人物的存在,前者感叹他是个人物,后者可惜他是个可怜人。
黑木仁问过原因,但无论是琴酒还是贝尔摩德都拒绝回答相关问题。
黑木仁不再纠结今夜还该不该潜入警视厅,他立刻开车回去,半路上给琴酒打电话。
琴酒不接,黑木只得将注意力全放在车速上,以最快的速度开回r011,一进门就看见黑衣服和白衣服的人泾渭分明。
黑衣的代表是琴酒,所领也是督查部的成员,白衣的代表是御鹿,因为背后有人撑腰倒也显得和琴酒一方势均力敌。
黑木仁的进门让原本像是对峙的双方均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二十来号人看着他让他有点小害怕。
“琴酒,你要调查就尽情调查我不会阻碍你,但是凭空污蔑就不必了。
” 御鹿很有底气的说道,他也瞥了一眼刚进来的黑木仁,笑了笑:“钥匙虽然只有我这一份,但这里到处都是监控,若是我开门放人出去的话除非在场的人全眼瞎,机器也全坏掉,她才有可能通过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 “那你的意思是指——”琴酒一指洞开的大门,“她从里面凭空蒸发了吗?还是从那个只有小孩子才能通过的垃圾口跑走的。
” “我说了,那是你的事。
”御鹿满脸的不在乎,“走丢一个研究员而已,我们科研部还不缺这么一个半个的,能顶替她的一抓一大把。
” “呵。
”琴酒冷笑了一声,看了眼穿着白衣服的研究员们,“指你手边这些废物来进行研究,怕是永远也出不了结果。
” 御鹿眼神微眯,像是要发火却忍耐下来,反而笑眯眯的表示你随意说,认真算我输。
琴酒拿人没有办法,只得让自己手下的人掌控现场,他一把抓走黑木出了基地。
“怎、怎么了?”黑木仁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你刚才去哪了?”琴酒阴森的语气让他浑身冰凉,下意识的回答道:“警视厅。
” “警视厅?”这下换琴酒迷茫了一下,反问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本来是想偷一下卷宗的,半路看见消息后就往回赶了。
”黑木仁没有说出波本来。
“躲得到及时。
”琴酒邮件发出去后才像是嘲讽了一句。
“发生了什么事了?”黑木仁这才敢问,他有些忐忑也有些雀跃,却将这份情绪很好的埋在心里。
“雪莉跑了。
”琴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观察了黑木的反应。
黑木仁感到很意外,是真的很意外。
他设想的所有能救雪莉的招数都是缓解双方情绪再由人从中调和,只要让组织方面觉得雪莉必不可少,让雪莉压下轻生的念头徐徐图谋,短时间内就可以相安无事。
但他万万没想到雪莉能跑。
能从这个像是监牢一般的基地中跑了! 真是……意外之喜。
琴酒隐晦的看了黑木仁的反应,确信了他对于雪莉逃跑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黑木仁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个透明人,一看一个准。
琴酒收到了那位大人的回信,告知他凡是雪莉知晓的基地地址全都废弃,并且要求琴酒尽快将人带回来。
生死不论。
这边搬家搬得如火如荼,那边黑木仁被打发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只不过这回心情好的变成了他,心情有些烦躁的变成了阿奈夕纪。
趁着外面下雨店内没多少客人,黑木仁给阿奈夕纪送了一杯暖暖的蜂蜜水。
“尝尝,我多加了蜂蜜。
” 阿奈夕纪:“……” 对,她前两天是得意来着,是用这东西映射来着,是小小的打击了一下黑木仁来着。
但——你是小孩子吗报复心这么强的? 还这么损! 阿奈夕纪强忍着被甜腻齁到的恶心感,表情完美的露出了微笑。
任谁在这时看见都会觉得老板是个好老板,员工是个好员工。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彰显的气温更加的低,黑木仁难得的在室内都套上了外衣,开着外面的雨幕思考着要不要早点下班。
而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个矮小的身影艰难的在雨幕中行走着。
她身上穿着还能看出来的白色大衣,就是衣服有些长一部分拖在了地面上,雨天的话行走起来更加的艰难。
这种雨天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即便偶尔出现了行人她也会刻意避开,仿佛在躲避着被人发现。
她从黄昏走到夜晚,终于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宫野志保抬头看着别墅上书写的「工藤」二字的门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终于坚持不住倒在门口。
这里是米花町2丁目21番地,工藤新一的家门口。
而她再次来到此地,却是以这样一个狼狈的姿态。
原本她抱着必死的心服下了随身携带的自己研究的aptx4869,这个目前阶段只能致死的致命毒药,但没想到的是当她再一次醒来后却发现她变小了。
不但从手铐上挣脱出来,还能挣扎着挤进小小的垃圾口中,从里面爬了出来。
宫野志保不敢停,从黑夜走到白天再走到黑夜,一路上躲着车、躲着人,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
黄昏的时候一场雨让她本就疲惫的身体更雪上加霜,她不敢停下来歇口气,她怕一旦停下就再也起不来。
好在她终于来到了这里,这个疑似服用了药物后和她一样变小的人的家门口。
宫野志保昏迷前,听见雨幕中传来隐约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像是在奔跑。
她应该是出了幻觉吧,有谁会在这么个雨天中冒雨狂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