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争吵
雪莉被关进了科研部的毒气室,小小的房间没有任何窗户,除了紧闭的铁门以外就只有一个不到肩宽的垃圾口。
黑木仁对琴酒的这个决定没有提出异议,准确来讲他提出了也没用,两边的人都不会买他的账。
临走之前琴酒警告黑木仁不许插手进去,他走后黑木转身来到了毒气室门口。
门口站着人,白大褂很随意的套在身上,一脸如沐春风的笑容反衬着黑木脸色更加阴沉。
“不是声称最听琴酒话了吗?”御鹿心情很好的笑着,“怎么,成年了就要脱离家里人的摆布了。
” “别以为我不敢动手。
”黑木仁没有和他耍嘴皮子的心情,他见御鹿挡着门皱了皱眉,说道:“让开。
” “真是抱歉,波特。
”御鹿故意从白大褂兜中拿出钥匙,放在手上甩了甩,“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这里。
” “你是要我把门给你拆了吗。
”黑木仁仿佛在诉说一个事实。
“来。
”御鹿让开门,“那群科学家们研究出来的新材料,就连锁孔也是,试试看。
” 黑木仁拳头握紧,他快忍不住朝他脸上砸一拳的冲动了。
虽然很想让黑木仁犯错被督查部那帮狗狠狠的教训一顿,但御鹿不是很想自己挨打,见撩拨得差不多了便识相的消火。
“反正你要拆门我不管你,祝你成功的见到心上人哦。
” 御鹿甩着钥匙背身离开,黑木仁在原地站了许久,最后看了眼紧闭着看不见内部的房门,也转身离开。
屋内,宫野志保坐在冰凉的地面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的左腕被拷在水管上,可活动范围就只有这么一个小角落。
御鹿和她关系不好,自然不会让她在禁闭期间过得舒适。
宫野志保在这个基地待过一阵,自然知道毒气室的存在。
一开始这里是用来做实验的,后来有了更先进的地方便废弃了这里,因为曾经这个屋子的用途导致没有人想要使用它,便空着它用作对违规人员的禁闭室。
这个房内原先是有摄像头的,但自从一个被关过几天的人成为了地位颇高的成员,从这里面流出一些不雅的视频后,这里的摄像头就被拆卸掉了。
当然,能够拆掉也是因为这个屋内绝对逃不出去人去。
宫野志保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即便科研部高层有父母的旧识会为自己说好话,她这次也是必死无疑。
aptx4869这款药物对组织而言似乎十分的重要,这是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慢慢细想后猜出来的。
她的父母在她尚未记事就因为火灾而过世,她是被组织专门培养长大接手这项实验的。
能够让组织等待十余年的实验,怎么想都不会是平平无奇的。
宫野志保敢拿这款药物的研发来威胁组织,以那位大人的坚决强度,她不会有第二个下场。
她也没想自己有第二个下场。
相依为命的姐姐已然不在了,她没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了。
宫野志保望向门口,发了会儿呆后闭上眼睛。
即便是死,她也不想落在组织的手里。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黑木仁的掌控。
他原本计划着悄无声息救下宫野明美后借着生日的便利去提醒雪莉这件事,让她对此有所反应但不至于反应过大。
事情一过照样还是和之前一样,等风头过去了再安排她们姐妹见面。
但从计划出了差错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导致现如今雪莉被关了禁闭,药物研究暂停,最终由那位大人决议雪莉的结局。
该死的,他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黑木仁开车在街上奔驰,虽然怒火中烧但保留了一点理智的他将油门线压在了超速内,他打算趁着这个夜晚潜入警视厅查个清楚。
警视厅没有报出救护车爆炸的消息,他们将这则消息隐瞒下来,只是报了广田雅美抢车逃跑未果后畏罪自杀,被抢的钱也在毛利侦探的帮助下寻回了。
毛利侦探! 黑木仁想到这里恢复了一点理智,他放缓了车速强迫自己从这里入手仔细想想,那张报纸上还报了什么东西来着? 对,是毛利侦探在去银行的时候刚好碰上抢劫案的发生,调查的时候发现了遗留在现场的广田雅美的证据,接下来按部就班的找到了仓库中假死的广田雅美,看着她被抬上了救护车。
该死的,他就不能多推算一步广田雅美不是凶手只是被迫的吗?! 丝毫没有意识到多推算一步就是把琴酒卖了的黑木仁愤愤的想着,再一次听到毛利小五郎的名字会是这个场面,真是气得他肝都要炸了。
黑木仁将车停在警视厅后面的小巷中,关了车灯拔了钥匙,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为等下的潜入行动做最后的准备。
在他下车关闭车门后转身,一个人影就站在他不远处的地方。
对方背对着街道上的灯光,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庞,而黑木仁此刻穿了一身的黑色,带着帽子和口罩,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是绝对分辨不出来他。
可对面那人知道他是谁,也是专门在这里等他的。
“别去,波特。
”那人道,“那是陷阱。
” 警方故意不公布案件是全貌,就是想要钓一条知道情况的鱼出来。
“那你把卷宗给我。
”黑木仁的声音因为配戴口罩的缘故显得有些闷,“把那边的卷宗给我。
” “我不行。
”对方拒绝,“我若是出动人手,就可能被警局内部的卧底知晓,顺藤摸瓜的话我的小队也……” “那就别在这里碍我事。
”黑木仁听够了他的这番话,侧过一步就要越过他离开。
波本再次拦下。
“会找到人的。
”他有些焦急,“等风头过去我就以侦探的身份在东京活跃,我会查……” “风头过去?”黑木仁重复了他的话,“那就迟了。
” “人已经死了。
”波本恨不得大声骂醒他,但为了隐蔽只能小声且快速的说道,“你现在查出个结果来又能怎样,你救不活宫野明美,反而会把你搭进去。
” “萩原若是在的话,他也不会支持你现在的行动……” “别拿研二哥哥来压我!”黑木仁突然出手让波本始料未及,“降谷零你不是我哥哥别用这种语气来教我做事。
” 被他压在墙壁上的波本也没了劝说的耐心,他一把扯开黑木的手掌低吼道:“你也给我冷静点好不好,你这个时候去毫无意义,查到了又能怎样,真的杀了这个人又能怎样,宫野明美复活不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你能保证全身而退吗? 把你自己搭进去就为了报个仇吗?” “听我一句劝吧,仇是会报的,不在这一时。
” “可我能救她。
”黑木仁低头小声喃喃着。
“什么?”波本一时没有听清。
“我能救雪莉……”刚成年的少年抬起头来,似乎是在咬着牙说话,“她和组织这么强硬的对抗是没有用的,我现在只能用幕后黑手的落网让她缓缓以备后续。
” 波本似乎愣住了,就在黑木仁以为他用这种沉默来表示对自己的放行想要离开的时候,波本有些微凉的手掌按住了他头顶的帽子。
“你还不知道吗……”他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风吹得时间长了些。
“半小时前,白兰地发布了最新决议。
” “雪莉,被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