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心虚
红绳是他一直佩戴着的,绳子的下面挂了一张护身符,里面装了一个小铁片,那对黑木仁来讲有着特殊的意义。
他看着这份礼物陷入了思考,拿起它的时候感觉这小小的一块装饰品有着千斤的重量。
雪莉送的吊坠是纯银制作的,若是放进护身符内难免被小铁片划伤受损。
黑木仁想了想,用细小的绳子穿过吊坠,然后将它挂在了电话上。
他每天都会看见它的。
时间快走过零点,他二十岁的生日快要过完了。
这个成年礼物,可真的令人愉快不起来。
雪莉一清早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抓过电话查看邮件,发现并没有黑木的回信后她将手臂垂直拍打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望着天花板。
雪莉在用自己与黑木仁见过的几面来揣测他的心理活动。
以黑木仁那种爱管闲事、性格开朗,有些善心并且爱和人打交道的性格来说,不应该不回应自己的祝福的。
雪莉多躺了一会儿人也清醒了不少,她看了眼不到六点半的时间,心想着今天要不多赶一点进度,明天就能抽出一中午的时间和姐姐吃一顿饭。
一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就会再次想起黑木仁来,是他给了她们这处像是避风港湾的地方,使得姐妹两人的见面不再局限于琴酒的首肯。
雪莉甚至有时候在想琴酒看起来也不是不好说话的样子。
果然还是刻板印象吧,他那张脸往那儿一摆,能流畅不磕巴的说话都很费劲了,更何况是去请求他事情呢。
要是早些遇到黑木仁的话,她会不会能活得更加轻松些?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雪莉完成了洗漱和早餐,顺手给姐姐去了一封明天约见的邮件后,便投入了工作当中。
黑木仁照例早上去糖果屋上班,一开门就看见阿奈夕纪今天早到了,正笑眯眯心情很好的在给自己冲蜂蜜水喝。
注意到黑木仁进来,她举起手中的杯子晃了晃,道:“老板要来一杯吗?” “好啊。
”黑木仁笑笑,和往常无异。
阿奈夕纪去做蜂蜜水,黑木仁就见她在柜台内忙活,一时之间店内有些安静。
“给。
”阿奈夕纪将蜂蜜水放在黑木手边的桌面上,黑木仁说了句谢谢后才仔细观摩这杯加了不知道多少蜂蜜味道一定甜到腻的蜂蜜水。
“心情这么好?”黑木仁见阿奈夕纪自己喝的那杯也是一样的,有些纠结的不知道该不该把这黑暗饮品往嘴里送。
“是有点好事。
”阿奈夕纪捧着蜂蜜水甜滋滋的喝着,像极了捧着蜜罐的小熊。
她的心情是真的好,昨天在处理了那个小尾巴后她详细的打听了一下最终的结果,也猜到了炸弹没在指定位置爆炸很可能是黑木的出手,但结果最终是好的嘛。
她的计划失败了,黑木仁的计划也失败了,但是宫野明美真的死了,四舍五入就是她赢了。
阿奈夕纪再也不用看见宫野明美那张笑脸了。
黑木仁像是猜不到她心中所想的,浑浑噩噩过完这一天才想起来今天是成人节,刚过完二十岁生日的他应该去神社拜谒。
现在想去也有点迟了,他也没那个心情,和阿奈夕纪说了句去找琴酒便将剩余工作交给了她。
阿奈夕纪心情很好的不在意这种小事。
黑木仁突然去找琴酒是因为波本给他传的邮件,邮件上说雪莉刚刚离开r018实验室,并且和人打听了琴酒的所在。
琴酒在科研部的总基地,也就是r011基地,也不知道他去那里做什么去了,但被雪莉堵个正着就是了。
黑木仁赶到的时候整个基地廊道静悄悄的,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安静的聚集在一起,没有一点声息。
他穿过白色的区域,一脚踏入了正中央。
和琴酒对峙的正是雪莉,哪怕雪莉背对着他他也认出来了。
琴酒先看到的黑木仁,对于他的到来琴酒明显的皱了下眉表示不赞同,但黑木仁已经到这里了自然不会轻易避让。
“琴酒。
”他打破对峙的局面,试图使这里的气氛轻松一些,“找你有点事。
” “波特,找人也要分先来后到吧。
” 雪莉神色淡淡,回头一瞥中露出的愤懑让黑木仁心虚的躲开了眼神。
“组织对于叛徒的处理方式你是第一天才知道吗?” 琴酒也没有想接黑木仁话头的意思,只是在最初分给他一个眼神后就不再理他。
“姐姐做了什么就让你认定她是叛徒?”雪莉丝毫不怕,或者说是她本身的愤怒让她忘记了畏惧。
“提出脱离组织的,全都是叛徒。
”琴酒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解释得够多了不想在一个死人上再浪费时间。
琴酒掏出手枪指向雪莉,黑洞洞的枪口让人天然的产生畏惧。
“足够了吧,做你该做的去。
”他冰冷的杀意充斥在这片区域。
“该做的?”雪莉凄惨的笑了起来,她常年冷若冰霜,偶尔一笑都会让黑木仁眼前一亮,但这次的笑容不是他想看到的那种。
“我该做什么?” “要我给杀害我姐姐的凶手努力工作?让他们能去杀更多的人?” “姐姐的死我需要你们给出一个说法,在此之前药物的研究我不会再继续,更不会允许你们拿这款药物来杀人。
” “暂停研究?”琴酒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他的耐心终于被磨没了,在谁也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将枪口贴在了雪莉额头上,将她推到墙上。
“琴酒!” “我看你也和你那愚蠢的姐姐一样,不知死活。
”琴酒右手压着雪莉的肩膀不让她反抗,左手拿着枪依旧对准她的额头。
“那你开枪啊……” “琴酒。
”黑木仁终于反应过来上前,手按在琴酒压制雪莉的右臂上,“缓一缓,琴酒,给她些时间,她会缓过来的。
” 人在愤怒的时候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但是过了这段时期冷静下来后多半会做出理智的选择。
黑木仁相信雪莉的理智,但她低估了姐妹两人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情感。
“波特。
”雪莉愤怒却又冷静,她已经不在乎琴酒对她的杀意了,她只想问一件事。
“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我的邮件?” “我……” 黑木仁被问了个正着,他一瞬间失神被琴酒甩开了手臂,又看见雪莉那双好看的冰蓝色的眼眸腾起的水雾。
“我心虚。
” 眼泪终于划过脸颊滴落在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