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礼物
黑木仁最初决定用阿奈夕纪作为副手的时候,看中的就是她的一段过往。
一段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在意的过往。
在初中的一段时间内,阿奈夕纪曾经和宫野明美同班,两人是最好的朋友。
宫野明美以为是她的存在才让阿奈夕纪被组织察觉到然后被迫加入组织,变成今天的这般模样。
而事实上阿奈夕纪是组织早就选中的,特意派去监视宫野明美的。
她装出来的温婉性格很快赢得宫野明美的善意,而在计划好的监视结束后顺理成章的被组织收容的她逐渐释放出本性,这在宫野明美看来便是因为她的存在改变了原本的一生。
宫野明美对阿奈夕纪一直很愧疚,所以但凡阿奈夕纪有所提,宫野明美总是会尽力去做,特别是她猜到自己不久后会被组织处决之后——她希望用自己的身死唤醒阿奈夕纪原本的善良。
阿奈夕纪本就不是善良的人,她更希望宫野明美去死。
阿奈夕纪的家庭不是很幸福,由于父母关系极差导致她幼年时期都是在打骂中成长起来的。
父母离婚后被判给了父亲的她几乎天天都要面对父亲酒后的暴行,久而久之她学会挨打与打人,开始用武力包装自己。
打架、抢劫、勒索……小学的时候就做了一系列的事情的她在一次勒索中没有控制好力道将人打死了,于是进了少管所。
在少管所因为“表现优异”被组织发掘,将背景洗白后被派到了宫野明美身边结识了她。
阿奈夕纪嫉妒宫野明美嫉妒得发狂,她不明白为什么生活已经这么黑暗了,这个少女还会这样一脸天真的笑!会帮助同学、会照顾小动物、会在她被父亲暴揍后眼中带泪的给她上药,会安慰她在乎她带着她一起融入大家。
在黑暗中待久了的人骤然接触阳光会被灼伤,阿奈夕纪在宫野明美身边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如太阳炙烤针锥穿刺般痛苦。
于是在忍过组织安排的监视任务时期后,她便逃离了这个人身边。
时隔多年的了无音讯让她以为她会忘记,可当她升上a级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宫野明美再见时,对方一眼就认出了她。
宫野明美笑着和她打招呼,笑着拉她一起吃饭,她笑得越明媚阿奈夕纪就越想撕碎她那张笑脸,让宫野明美和她一样沉沦在无边的黑暗中痛苦、迷茫、挣扎最终绝望。
从那个时候期她清楚的知道了,如果不彻底毁灭宫野明美,那么先一步被毁灭的一定是她。
她几乎毫不费力的在组织的年会上勾搭上了那个交易部的傻缺二代,从对方口中套出了宫野明美目前在做的任务。
然后利用黑木仁的身份联系警视厅的卧底杉本刑事,让他告知出警的时间。
阿奈夕纪用钱收买了医院内部的一人,让他将炸弹放进当日被征用的救护车中,然后通过杉本刑事的情报,在宫野明美被送上救护车没多久,就迫不及待的按下了引爆器。
炸弹是炸了,但是没炸对地方。
不过这不重要。
阿奈夕纪在事后得知事情结果后想到,虽然没有碎尸万段,但宫野明美被活生生的解剖在验尸台上,这一样残忍且让人痛快。
黑木仁却不痛快,他在一言不发的和琴酒告别后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思考着为什么炸弹会爆炸。
年会上波本特意给他传递的情报不会没用,他找上门去虽然在蜂蜜酒的预料之内,但她不会想到黑木仁只是一步明棋。
先黑木仁一步上来的是波本,他藏身于隔壁的房间,利用情报部独特的道具监听着他们屋内的声音。
交易部和情报部同样归组织的三大干部之一,被誉为检察官的朗姆所管,而波本今年负责东京的情报部,同源的交易部谁参加晚会住哪个房间他打听都不用打听就能知道。
有些房间内是有密道存在的,琴酒虽然能通过房卡直接进入每个人的房间,但也只能从门口进入。
而密道的存在让一些房间是共通的。
一些特殊的人住进了这种房间,他们看似没有什么联系,但全是或多或少和宫野明美能挨到边的存在,其中就有那个负责收集资金的二代小主管。
波本很轻易的听见了蜂蜜酒全程的诱导和套话,在蜂蜜酒出去和黑木仁周旋的时候他悄悄潜入,放入了不易被察觉的酒味的致幻烟。
全场都是酒味,再加上蜂蜜酒为了催眠那人也使用了致幻剂,鼻子适应了这个味道后便对此没多大的警惕,一下子就中招了。
波本在得手后给黑木仁开了门,黑木仁是刑讯的行家,只需要一些诱导便让本就处在得意状态意志不算坚定的蜂蜜酒说出了全部的计划。
黑木仁先蜂蜜酒一步控制了那个医院的倒霉蛋,将她给的炸药拆卸后将传感器连接到他手机上,这样当蜂蜜酒按下开关的时候他也能知道然后做出准备。
结果炸弹炸了,中间某一环似乎出了差错。
黑木仁想不通差错出在哪。
他连组织一直盯着的眼睛都瞒过去了!而琴酒更是给了他机会,只要能瞒过他的眼睛他就不会追究,黑木仁也的确瞒过了。
可惜出了差错,琴酒半是打击半是宽慰的夸了他一通,搞得黑木仁有点哭笑不得。
可他注定不会知道这一步的差错在哪了,无论是最终的救援失败的结果还是琴酒难得包容的态度,都不允许他再朝这件事伸手了。
那个关键的投放炸弹的人恐怕会被蜂蜜酒解决掉,而他只能待在这个屋子里一直到天亮。
黑木仁想了又想,发现终于没什么想的了,只好将目光放在桌面上。
准确来讲是桌面的礼物盒上。
雪莉寄给他的礼物。
这是他刚刚一直不敢去想的一件事。
黑木仁打开今天收到的最后一份礼物,缓慢拆卸的动作很好的诠释了他复杂的心境。
礼物盒包装得简单,黑木只要几下就拆开了。
入眼,是一款做工十分精美的吊坠,上面雕刻的是一个q版的他抱着可乐罐。
黑木仁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一直佩戴的红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