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生日
黑木仁的人缘一向很好,这点在他过生日当天被完全体现了出来。
先是阿奈夕纪,再是早上来买饮品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若木温人也赶在她们走前踏入了店门。
“黑木哥,生日快乐。
”他将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摆放在柜台上,有些难为情的挠挠头道:“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希望你不要嫌弃。
” “心意到了就好,谢谢温人君。
”黑木仁不在乎礼物是什么,就像他说的一样,只要心意到了就可以,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你的热牛奶。
”阿奈夕纪将杯子塞进若木温人的手中,“下次早点起好好打扮一下,头发都乱了。
” “知道啦夕纪姐~”若木温人已经跑出了门外。
门外是在等他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若木温人礼貌的打着招呼:“早上好,兰学姐,园子学姐。
” “温人小子即使升上高中也没什么变化啊。
”铃木园子致力于将他的头发弄得更乱一些。
若木温人只是把脸鼓成了包子,任由铃木园子的手在他脑袋上作恶。
“好了园子。
”毛利兰无奈,有时候她都怀疑工藤新一和铃木园子是亲兄妹,欺负人的方式都一样的。
一想到工藤新一,毛利兰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拦下闺蜜一边询问正在整理着装的若木温人:“新一还是没有消息吗?” “新一学长啊……”若木温人闻言有些犯难,“好像自从游乐园后就没再有消息吧,我托目暮警部问了一下,周边县也没有他破案的消息。
” “兰学姐你仔细想想,那天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特别的事……就是破完案后不知道看到什么就跑了,他经常这样的。
” “那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呢?” “可疑……啊,好像是有两个人比较可疑,是我们坐云霄飞车的时候坐在后排的两个人。
” 若木温人眼前一亮,“能详细和我说说吗?” 这边若木温人在套着话,那边黑木仁则开始拆礼物。
琴酒真的没有送礼物,黑木仁虽然早就被告知了但还是有些失望,除此之外就连还在美国的贝尔摩德都寄来了礼品盒。
贝尔摩德送的是一款很时尚的男士手表,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听到什么风声了才选的这款礼物。
黑木仁知道他若是不戴上一阵的话恐怕下次见面就不只是上街逛逛这么简单了,便在收到礼物的时候就换上了表。
伏特加送的是一个高档餐厅的一次性消费卡,出示该卡可以在任意时间让主厨下场做上一顿浪漫的双人餐……这是伏特加挽救了餐厅店长的婚姻后对方送的。
波本的礼物最离谱,他送了一款马自达给黑木,并且旁敲侧击的想要黑木现在开的这款佳美。
黑木仁:“……” 明明过年也二十九的年纪了,能不能成熟点? 至于像毛利兰铃木园子等熟客,送的一般是小吃食和小礼品之类的,就像黑木时常会在各种节日赠送他们糖果一样,都是些日常能看到但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买到的东西。
阿奈夕纪中规中矩的送了条皮带,若木温人则是自己手工制作的木雕——他之前有在一位木雕师傅家做工。
督察部的一群人集体送了个大买卖给黑木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太阳偏西的时候,琴酒的电话打来了。
黑木仁还剩下手边一点工作没有做完,接到电话后便将剩下的工作交给阿奈夕纪,自己则开着波本新送的车赶去琴酒交代的地方。
是一家仓库,黑漆漆的仓库仿佛无人,但黑木仁知道琴酒一定在这里。
先看到的还是伏特加,黑木仁没有出声只是招招手,伏特加给他比了个过来的手势,黑木仁屁颠屁颠快走到了才看见琴酒。
琴酒正一脸无聊的点烟,伏特加一点眼力价没有的在一旁站着,黑木仁见状连忙上前两步替琴酒把烟点上。
“这谁啊这么大谱还敢让琴酒你等着。
”黑木仁将打火机塞回琴酒的兜里,熟练的躲开烟雾。
“你的熟人。
” “我的……我的熟人?”黑木仁愣了愣,“我哪个熟人会和这……” 黑木仁话语突然顿住,他可能想到是谁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外传来: “出来,我知道你们在这里!” 是宫野明美。
黑木仁就算反应再迟钝也知道今天是什么任务了,他张张嘴还不等说什么,琴酒就先一步走了出去。
他们藏身的地点在门口的货堆后,宫野明美找人是往内部走的,这也造成了琴酒把入口堵住了的情况。
“广田雅美……不,我该称呼你为宫野明美。
”琴酒嘴上叼着烟,一脸的黑帮大佬气息。
“我有一件事想问。
”宫野明美严肃着表情,“为什么我给他们吃下安眠药后他们就咽气了。
” “哼。
”琴酒冷笑一声,伏特加在一旁更是笑出声。
“这就是我们一贯的作风。
” 冷酷、残忍、不留余地,像是黑木仁那种纯粹的分对错才是组织的异类。
“好了,你可以把钱交过来了。
” “钱不在我这里,我把它藏到别的地方去了。
” “什么?”伏特加面露凶相。
“你先把我妹妹带过来,我妹妹在哪里?我们说好的,等这件事结束后可以让我们姐妹脱离组织的。
” 宫野明美天真的话语听在琴酒耳中却是异常的可笑,脱离组织?开什么玩笑。
“这恐怕不太可能。
”琴酒朝内走了两步,“你妹妹可是组织中为数不多的头脑顶尖的人物,她和你不同,组织现在非常需要她的效力。
” “你们从一开始就在骗我!”宫野明美面露愤怒,她一向温柔,可见琴酒这番话对她有多大的刺激。
琴酒和伏特加低声笑着,两人都没把仅仅是组织外围成员的宫野明美放在眼里,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兑现什么承诺。
“好了,废话说得够多了。
”琴酒手枪对准宫野明美,“快说,钱被你放在哪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