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一支烟
黑木仁预想过的格斗场见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波本只是失态了那么一下,接着就恢复正常还顺手将他的衣领抹平。
“去看过他了?” “嗯。
”黑木仁点点头,顺手从兜中掏出烟来递过去。
黑木仁不吸烟,波本也不吸,但黑木仁觉得这个时候的波本可能需要它。
波本接过烟,点燃它却没有放入口中,而是将它竖起来看着他燃烧。
黑木仁大概能理解他的心情,分别这种事情对他们这个职业来讲实属司空见惯,有时候出一次任务你的同组搭档就未必回得来了。
但司空见惯不等同于习惯,相处多年的人冷不丁的告诉你再也见不到了,这是任谁都不能习惯的。
波本自我调节得很快,他本来就不像是黑木仁这种情绪外放的性格,若是做比较的话他更像贝尔摩德一般,喜怒不形于色,没人知道他在谋划些什么。
于是他收走了黑木仁手中的那包烟,在黑木仁茫然的神色中走出小房间,将烟递给江成大河。
“没收的,可别让波特学坏啊。
” 黑木仁:“??” 江成大河默默的收起烟,然后不赞同的目光看向黑木仁。
黑木仁:“……” 波本,你好样的。
“我下回不买了。
”黑木仁果断先认怂,在波本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记他一笔。
波本离开了,临走前用手势提醒了黑木事情抓紧做,黑木不耐烦的摆摆手。
江成大河目送波本离开后才将烟盒抛还给黑木仁。
“……我是真的不抽。
”黑木仁无奈,将烟盒放在手边的桌子上,“安室这家伙总是摆我一道。
” “你俩这相处模式我也是不懂。
”江成大河顺道收走烟盒放入自己兜中,他是吸烟的,只不过不在营业的时候吸。
黑木仁笑笑。
波本是有当他哥哥的这个想法的这点黑木知道,自从两人摊牌后他便自觉代入进了研二哥哥的角色在照顾他,然而黑木并不需要他这样。
萩原研二是无人可以替代的,哪怕是波本也不行。
或者说,在黑木仁心中,他最黑暗的童年生活中相互扶持的几个人都是不能够被人替代的。
像是眼前的江成大河,像是在美国的千贺爱理,以及已经过世的萩原研二。
黑木仁承认孩童时的黑暗是他永远也不想提及的伤痛,但这些哥哥姐姐们却是他幼小时仅存的光芒。
黑木仁离开了风顺,江成大河恢复了营业,在还没有客人到的间隙,他从烟盒中敲出一支烟来。
云雾中,他方正的脸庞若隐若现。
黑木仁熟练的将刨除掉琴酒后的其余四十九名督查部成员编成七组,确保了每组成员之间的交情不至于过好也不至于过差,并且保证了每组人认识的组织成员大致都能覆盖到全体参与年会的成员。
做到这点已经是极限了,黑木仁这还是麻烦琴酒修改了几次才在周五的时候将名单给了波本,后者更是忙到连电话都没给打一个直接邮件恢复了个“ok”表示收到。
此外东京行动部的成员也申报完毕,但各地回来的成员就没那么快了,有些和黑木仁本身不对付的更是一拖再拖。
好在黑木仁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也没在着急的,又优哉游哉的坐回了糖果屋清闲了一阵。
若木温人也是周五当天回来报道的,这几天和工藤新一两个人跑遍了东京各大角落,偶遇了三次案件,被目暮邀请了两次,刷脸刷到警视厅刑事部的人见到二人组直接放行的地步了。
黑木仁不得不感叹工藤新一真是交际的好本事,并让生性腼腆的若木温人好好跟着学学。
温人学不来。
于是他灰溜溜的躲到后厨磨阿奈夕纪教他糕点烘焙,又因为这种东西糖果屋不卖,导致全都进了干吃不胖的黑木和教学过程中偷吃的温人两人嘴里。
再次捡起减肥计划的阿奈夕纪:“……” 总之温人回归的第一天便是鸡飞狗跳的一天。
邻近傍晚,卡着人流量最少的时候,帝丹高中三人组又光顾了这小小的糖果屋。
黑木仁正清点着今日的营业账目,见他们来了后便随手招呼了一下,阿奈夕纪则是早就准备好了中午铃木园子过来点的单。
“……”黑木仁抽空看了一眼裱花得美轮美奂的蛋糕和可爱的小曲奇,回想了自己吃了一下午形状扭曲的半成品,顿时心里不平衡了。
“哎。
”他故意很大声的叹了一口气,吸引了全店的注意力。
“还是当老板命苦啊。
”黑木卖力的表演着,“每天睁眼账本闭眼糖果,连混口正常吃的都困难。
” “那也没见你少吃啊!”阿奈夕纪熟练的飞过一张抹布。
黑木仁更加熟练的躲开,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没脸没皮的笑容,一边起身远离阿奈夕纪一边拍手道:“哇生气了生气了,温人你快出来看,你温柔可亲的夕纪姐姐生气了。
” 阿奈夕纪觉得这不是她的错。
想她无论是之前保险推销员还是现在糖果屋员工,都是一副温柔的邻家姐姐模样,大声说话都很少的那种。
所以一定都是黑木仁的错。
阿奈夕纪面色逐渐变换,从后厨出来的若木温人刚探头就缩了回去,吃瓜三人组原本嘻嘻哈哈的气氛也逐渐小声。
黑木仁:“咕噜。
” “那,那个……” “哎。
”这回叹气的是阿奈夕纪了,她站在原地低着头,微不可查的叹气的同时轻微的抽噎起来。
“真是对不起老板,有我这么差劲的员工。
”她用手背抹着眼角。
喂——她没在哭吧!她刚刚绝对冲他笑了!黑木仁用自己的名字担保绝对冲他笑了! 但—— “黑木先生过分了哦。
”铃木园子拿着吃蛋糕的叉子翘着餐盘,“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夕纪姐姐,明明是你惹她生气在先。
” 他只是开个玩笑! “玩笑开得太过了也不行啊。
”工藤新一仿佛知道黑木仁要解释什么。
黑木仁又看向已经过去安慰阿奈夕纪的毛利兰,只能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的朝阿奈夕纪鞠躬下去。
“十分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