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身边的警系人员加一
黑木仁看了看新推出的糖果,无奈道:“我这不是才推出一款嘛。
” 铃木园子闻言失望,她不喜欢清淡无味的这款名叫「清白」的新糖果,她更喜欢甜的、咸的、辣的等这种很重的味道的食物。
“是年底我家里有点事情,下半个月你们可能不常见我。
” “而且,”黑木顿了顿,“快年末的时候这家店要关上几天,我会提前通知的。
” “诶?新年前关店吗?”铃木园子闻言诧异,她家就干各种买卖的,但从来没听说过黑木仁这种营业方式。
“可是年前的话各家要采购的糖果应该不会少的。
”她有些担心糖果屋的业绩。
“没办法啊。
”黑木仁自己倒是很喜欢[清白],说着话便自顾自的那一个放进嘴里,含含糊糊的继续说道:“总还是家里面的事重要些。
” “可我记得上次黑木先生不是说你……嗯……”工藤新一想要说什么,但顾忌了一些东西没有明说出口。
“除了父母我还有别的家人吶。
”黑木仁无奈的笑笑,见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望向自己的目光都带着疑问,只好解释一遍:“之前和工藤君出去探案的时候跟他说过,我父母早就过世了这件事。
” “诶?”铃木园子倍感惊讶,得益于她良好的出身环境,她看人其实也蛮准的。
她对黑木仁的第一印象就是家境优渥教养良好的小少爷,却没想到居然是父母双亡自力更生的版本人设。
黑木仁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讨论,从兜中掏出年玉递给若木温人,“喏,就当是提前过年了。
” 若木温人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想要伸手却又缩回去,糯糯的道:“这不好吧黑木哥。
” “你黑木哥还不差你这小孩两个钱,快拿着。
”阿奈夕纪在一旁劝说,“不过姐姐我的那份就要等老板给发奖金了。
” “谢谢黑木哥。
”若木温人这才收下,美滋滋的道:“也谢谢夕纪姐。
” “不用谢,假期玩的愉快。
”毕竟你未来的假期时光都被安排好了。
此时的若木温人对此一无所知。
他高高兴兴的收了压岁钱,让三个哥哥姐姐拉着他出门吃好吃的,这时的他才像个15岁的孩子。
黑木仁喜欢看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常,他心情很好的望着若木温人的远去,还没来得及收束目光,一个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野。
“……小田切先生?”黑木仁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张脸的主人的姓名。
“黑木老板。
”小田切敏也走进屋内,懒散的找了个椅子坐下,“你们这里居然还卖饮品啊,给我一杯咖啡。
” “稍等,客人。
”去后厨洗了个手的阿奈夕纪声音透过布帘传到前厅,没想到这里还有女性的小田切敏也挑了挑眉。
“大主唱今天没演出?”黑木仁同款懒散的靠在自己柜台内侧的办公椅上,阿奈夕纪从后厨走出来见他完全没有自己动手给客人做咖啡的态度,不由得白他一眼。
小田切敏也正好因为黑木的问话看向他,阿奈夕纪这风情万种的白眼顿时电到了他。
“呃……”他的思绪一下子卡壳了,缓了一下才继续道:“今天演出结束了。
” “诶,蛮早的嘛。
”看着不到三点的时间,黑木仁发出了羡慕的声音。
“刚好回家的时候路过这里,我就想着来看一看。
”小田切敏也谢过阿奈夕纪递来的咖啡,“有什么推荐的糖吗?我演出中间能吃的。
” 黑木仁扫了一眼柜台,从里面拿出两款。
“一个超甜的是我那天给你的那个,要是体力不过的话这个能派上些许用场。
另外那个你试试就知道了。
” “嗯?”小田切敏也来了兴趣,捻起糖果剥开放入口中,下一秒差点直接吐出来。
“这什么——”小田切敏也声调突然尖锐,下一秒看见柜台内部的阿奈夕纪被吓了一跳的向他看了,不知觉的就又降了回去。
“怎么这么酸……”声音甚至都带着委屈。
黑木仁刚才还怕他忍不住掀桌子呢,这会儿却只想笑,但为了这大少爷的面子还是忍了下来,故作自然的说道:“精神了吧。
” “……唱摇滚乐的怎么可能会困啊!”小田切敏也小声咆哮。
“小田切先生有抽烟的习惯。
”黑木仁淡淡看向他,老神在在的说道,“而且烟瘾很大。
” “呃……”小田切敏也回想了一下,他好像从来没在黑木的面前抽过烟吧。
“看你的右手能看出来。
”黑木仁知道他在疑惑什么,“那天演出之后……嗯看得出来你是左撇子,但是日常生活中习惯了用右手做事。
” 因为他那个烦人的老爸一样是左撇子且父子两人长相相像,从小就叛逆的不想跟老爸一模一样的小田切敏也便自顾自的改了右手做事。
虽然在紧急时刻用的还是左手,但像是抽烟这种小事情全是用右手来拿的。
“你食指和中指之间有常年压迫的痕迹,颜色细看的话稍显黄色……你在灯光下看不明显的。
” 小田切敏也正随着黑木仁的话检查自己的手。
“是那天你洗手的时候我发现的。
”黑木仁一边说一边将同样的糖扔进自己嘴里,“抽烟的痕迹在水流下很明显。
” “哦……”小田切敏也恍然,但这又和这个酸的要死的糖有什么关系。
“这个糖果虽然不能帮助你戒烟,但我在这款糖里加了柠檬酸,多少改善肺部的功效。
而且其实你不觉得这种冲击性很大的味道比烟更加刺激味蕾吗。
” 不觉得!小田切深吸一口气,看向黑木仁扔给他的两款糖果,努力的笑了笑道: “各给我装一点。
” “好的。
”成功推销的黑木仁十分的愉快。
待小田切敏也拿着糖走后,阿奈夕纪凑过来好奇道:“你是怎么和他勾搭上的?” “勾搭这词有够难听啊。
” “你不知道他是谁吗?”阿奈夕纪面色古怪。
“嗯?”难道不就是一个小乐队的小主唱吗? “小田切敏也,东京警视厅警视长、刑事部部长小田切敏郎的独子。
”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