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黑木仁的推手
趁着警方到来之前,黑木和工藤两个人检查了一下正对门被打开抽屉的书桌。
果然,抽屉内侧有一个小的触发机关,短箭就是从这里射出来的。
工藤新一的面色一直不是很好,在警方到来后他去与目暮警部核对口供,而黑木仁则是一脸乖巧的听着那个名叫佐藤美和子的女警官对他进行说教。
“……工藤新一年纪还小还在对新事物好奇,而黑木仁你可是独立的青年人了怎么还和他一起做这么危险的事……” 黑木仁举手示意自己有话说,在佐藤美和子的威慑下喏喏道:“我只比工藤大了两岁,今年也才十九。
” “……”佐藤顿了一下,接着怒火更盛。
“那你就更不应该设身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了!工藤新一毕竟是个侦探还情有可原,你……” 黑木仁隐晦的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做毕竟是个侦探情有可原,我是个糖果屋老板我就不可原了对吧,真是好话赖话都说了。
“总之,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也不要再和工藤新一鬼混了,他一天天的不学个好,我听高木说都把若木君给带坏了。
” 黑木仁理亏的一直在点头,终于熬过噩梦般的说教后一抬头就看见工藤站在门口幸灾乐祸的冲他笑。
黑木仁很想一脱鞋拍过去,但可惜,他没穿拖鞋。
法医做了初步断定后尸体就被拉回了警视厅,要解剖来看详细的尸检报告,工藤自告奋勇一定要跟着去,而黑木仁则是在佐藤警官的威慑下赔了不是连忙离去。
车开到一半黑木仁才回味过来,不是为什么工藤新一这个比他小两岁的那么理所当然的跟去了啊?侦探自带光环的吗? 满腹委屈的黑木仁独自回了糖果屋,冲着蜂蜜酒讨来一杯芭菲宽慰他的心灵,顺便再一次接收了她的嘲笑。
“不过啊波特,这波看起来是你赢了哦。
” 蜂蜜酒迷人的笑容逐渐在黑木仁的视线中放大,停在了他咫尺的位置,带着甜腻的气息喷在黑木仁的脸上。
黑木仁面不改色的抬头, “哦?” 对于黑木仁装傻的行为,阿奈夕纪只是呵呵一笑当做没看见,让黑木自己对着空气去演他的高深莫测。
临到傍晚的时候工藤新一发邮件过来表达了这次牵连黑木仁挨骂的歉意,不过就当时在现场那幸灾乐祸的嘴脸来看,黑木仁感受不到他的歉意。
今晚没有工作,黑木仁难得的早关了店,一个人开车回了他的小窝,从冰箱里拿出一厅可乐来打开,顿时二氧化碳充斥在口腔当中。
于是他端着可乐习惯性的查看了家中今天的监控录像,确认了没有异常后去洗浴间放了热水,等待水填满浴缸的过程中翻出了琴酒扔给他的变声器和行动电话。
再怎么说琴酒也只给了他一周的时间,一周过后要是不能把琴酒要的结果给他的话,他可不敢保证琴酒会不会拿他祭旗。
所以催还是要催一下的。
“崎原先生……”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声音颤抖着,“拜托了,再多宽限一段时间吧,我一定会把钱凑齐的。
” “你知道我一向没什么耐心。
”黑木仁学着琴酒装扮的崎原贵一这个人的说话方式,“能多给一天时间已经是看在你答应的价钱上了。
” “只要五天……不不不,三天,三天我就会将说好的数目给你,一分都不会少。
” 三天,正好在琴酒规定的时间内。
“两天。
”黑木仁却不会完全按照他的计划走,“两天后的同一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再推三阻四……你知道结果的。
” “好好好……”能争取两天是两天,对面立刻答应下来。
黑木仁挂断了电话,心想果然琴酒之前的行为太狠辣了,瞧瞧自己,稍微转个弯钱不是一样能到手,还免得出手解决这种没有丝毫悬赏的人物。
一边想着什么时候给琴酒灌输一下柔和的手段方式,黑木仁一边打开他自己的行动电话。
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他好像感觉到了震动,现在点开一看果然有一封邮件躺在自己邮箱里。
是警视厅内部的卧底杉本刑事传递出来的消息:有关下午的案件,最终被定义为北岛航平为了确保自己的信息不会被泄露而提前布置好的灭口机关。
是工藤新一的亲口推理。
而在晚上的邮件中工藤也提到了,彻底结束北岛航平的后续挖掘,将他这两天搜集到的证据全上交给了警方,免得他自己行动再多挖掘出来几条人命。
黑木仁觉得,工藤现在应该是愧疚且自责的,但他真的不能告诉工藤事实的真相。
难道要他告诉工藤,那个清洁阿姨是个双面间谍,是另外一家黑色产业的人派过去监视北岛航平的,被北岛航平发现后反过来麻痹对方,最后又预设了场景将她灭口的? 黑木仁十分感谢组织的外围情报员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汇报让他在茫茫黑夜中长了双眼睛,让他能稍微看清东京这潭水,而不像那位孤单一人的侦探小子,只能靠着自己。
不过黑木仁也没想到,仅凭工藤一人再加上他小小的引导以及放水,就真的能找到北岛航平的第一个暂居地。
看起来对这位侦探的实力需要重新评估了。
黑木仁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将身体沉入水中,逐渐放松了心神。
…… 黑暗中的某间仓库中,琴酒示意伏特加再一次划去一个地方的名字,顺带将这里清理一下。
伏特加照办后回到琴酒身边,请示般的问道:“大哥,我们下一步去哪?” “港口。
”琴酒嘴里叼着烟,说话的功夫吐出一片烟雾。
“这是最后的地方了。
”伏特加憨憨的笑了笑,配上他满身的血腥气,空气渐渐肃杀起来。
“所以一定有我们想要的。
”琴酒将烟扔到地上,用鞋底碾碎,手中的伯莱塔闪烁着嗜血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