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少年侦探出师不利
酒店内部的打扫阿姨一般很少接外面的工作,一是因为是酒店聘请不好在上班时间出去,二是酒店内的工作就很繁琐了,也没时间和精力去接外面的工作。
但这家酒店看起来业绩不算很好的样子,刚刚黑木仁注意到就连前台都是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才懒踏踏的站起来的,仿佛根本不是要接待客人的样子。
所以面对工藤新一这个问题,打扫阿姨点点头表示可以。
“那太好了。
”工藤新一笑了笑,少年人的稚感让他看上去人畜无害,“我有一朋友最近出国了,他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就让我住了,可以委托你帮我打扫一下吗?” 阿姨再次点头。
工藤新一接着说道:“那地方离这里不远,步行的话十分钟就到了,我给你看看地址啊……”说着便装模做样的翻找邮件。
黑木仁是站在工藤新一身后几步的,也就是正好面对这位打扫阿姨的,他扫了两眼阿姨的全身,有了大概的猜想。
“就是这里。
”工藤新一将终于“找”到的地址给阿姨看,可阿姨却摆了摆手,用手指了指眼睛,又点了点嘴巴,再次摆了摆手。
工藤的表情一下子卡壳了。
“新宿区七丁目12番地。
”黑木仁上前两步念出地址,就见阿姨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接着连忙掩饰起来,却什么都没说迅速推车走了,任凭工藤新一在身后怎么叫也没回头。
黑木仁看向阿姨走远的方向,道:“她应该是个哑巴,也不识字。
” “不过也证实了两件事。
” “嗯?” 工藤新一收起手机,走进房间示意黑木仁关门后,竖起一根手指头:“第一,她知道那间房子发生的一些情况。
” 接着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有人来警告过她,不许泄露。
” “可是她看起来不太配合,你要怎么调查?”黑木仁有些无奈,“你别是这么多天就找到这么一个线索吧。
” 工藤新一撇撇嘴,“怎么可能,我当然是有万全把握让她告诉我们。
” “哦?” 工藤新一站在窗口位置往下看,不一会便笑到,“走,我们下去。
” 黑木仁笑着跟上。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没有开车,而是远远的跟在打扫阿姨的身后,看着她小心谨慎时不时还回头看看有没有尾巴的模样,黑木仁推断道:“她有追踪这方面的意识。
” “这也是一大疑点,她只不过是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怎么会有这种意识。
” “事实上每个人都会有被追踪的意识。
”黑木仁说道,“我们有时候走路会觉得身后有脚步声,就时不时回头看或者加快脚步,这都是正常的。
但我说的她的追踪意识是,她走这一段路的时候几次回头的时间点。
” “时间点?”工藤新一疑惑。
“诶。
”黑木仁拉了一把要跟上的工藤新一,原地等了几秒后小心探出头去,这才示意继续前行。
“她刚刚一共回了五次头,都是在拐角、有遮蔽物的情况下回头看的。
”黑木仁小声说道,“这一段路是小巷,曲折的同时建筑物也相对较少,而建筑物之间的距离也会较远,也就是说她的身边有建筑物的时候,我们这边一般是没有遮蔽的。
” “那……” “这就是只会皮毛的追踪术,三两次就会露馅。
”黑木仁笑到。
“不过你也只是个店老板,为什么会这种东西?” “我又不是从出生开始就是店老板。
”黑木仁停了几秒后才继续走,“在攒下开店的钱之前,我的工作需要我身手灵敏保持警觉。
” 工藤新一有些惊讶,他迟疑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富二代来着。
” 黑木仁淡淡的笑着,提到这些也不太在意:“正相反,我父母很早就过世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自己拉扯自己到大的吧,当然,有很好的前辈带着,也有知心的朋友帮着。
” 工藤新一不知道该接些什么,相比来讲,还在上学的他才算得上是富二代,虽然与他同班同学铃木园子没办法相比。
“到了。
”黑木仁示意工藤看前面,果然,打扫阿姨停在一栋宅子前,从包中翻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这里就是北岛航平的一处落脚点。
”工藤新一介绍到,“经过我的推断,这里应该是他带着高木警官在赌场被警方控制的当晚落脚的地方。
” “所以你按部就班的找到了这个一直替这间房屋做打扫的清洁员。
” 工藤新一点点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当晚给这里送过外卖的送餐小哥,以及那家外卖店的店老板。
” 黑木和工藤两个人趴在公寓大门口,身后就是拐角,只要一个后撤就能躲起来。
等了一会儿黑木仁问道:“我们现在就在外面等着吗?” “等她出来。
”工藤新一说道,“她会回这里一定是之前北岛航平有什么交代,很可能是拿一件物品,或者是找什么东西……总之我们只需要等着她出来就可以了。
” “万一她不出来了呢?” “嗯?”工藤新一愣了一下,接着有些迟疑道:“不能吧,我特意查看了一遍整个公寓,没有特别的地方。
” 黑木仁看了眼手表,“可是都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 “兴许她年纪比较大了,走得有些慢?” 黑木仁皮笑肉不笑,“刚才走街串巷的时候可没看出来哪里慢了。
” 工藤新一沉默了,下一刻他一咬牙,转手推开大门朝里面走,黑木仁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顺带打量了一下前庭的模样。
工藤新一推门进去,地上很清晰的脚印告诉他清洁阿姨向二楼去了,于是他也跟上,在二楼右手边的房间门口听下。
工藤新一侧耳去听屋内的声音,几秒钟后转过头来对着黑木仁摇摇头,接着按下门把手推开房门。
屋内正中央躺着一个人,头冲着门的方向,额头上插着一把短箭,鲜血流了一地,眼睛瞪大了死不瞑目。
工藤新一上前去探脉搏,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
“死了。